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聊斋]神级催眠师 > 77.第 77 章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陛下,他是在污蔑臣吴有贞踉跄两步,下意识辩解:这道士虽是臣引荐的,可臣并未与他勾结啊

    污蔑那道士不容他辩驳,口中发出张扬一阵讥笑,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盒来,漠然道:陛下,可还记得这个

    他把那木盒打开,高高举起,让所有人都能够看清。

    木盒里面盛着几粒丹药,有一丝莹白色的温润光辉在上面流转。

    有内侍走上前来接过那木盒,递到了圣上眼前。

    圣人默不作声了。

    他当然记得。他三年来服食的丹药都是这个。

    一想到这里,他脸上又闪过一丝夹杂着惧怕厌恶恐慌的神情,蓦地站起,甩袖一挥,将那木盒哗地一下掀翻在地。

    拿走拿走圣人失态地惊叫道。

    道士反缓缓地笑了,慢腾腾地道:陛下,你看清楚了,吴首辅叫我炼的,究竟是灵丹,还是毒药

    他话音一落,便见那滚落在地的丹药上面,那莹白色流转的光芒仿佛蒸法了一般,升腾出淼淼雾气,不多时,竟有丝丝缕缕的黑水从那丹药上面流出,腐蚀得那坚固的地砖印记斑斑。

    简直骇人听闻。

    圣人脸色大变,几欲晕厥过去,脚下踉踉跄跄,猛地跌坐在御座之上,惹得殿上一众群臣惊呼。

    大大胆他趴伏在御座的扶手上,喘着粗气喝道。

    却不知到底是在喝那呈上了丹药的道士,还是在喝吴有贞。

    陛下,臣冤枉啊臣从未与这道士有过来往,也是被蒙在鼓里的,丝毫不知这丹药竟是毒药啊吴有贞跪倒在地,叩首道,然后猛地抬头指向老道,厉声喝斥:来人,把这胡言乱语的妖道给本官抓起来,立即杖毙

    来人哪

    吴有贞越来越嘶哑的呼喊声在大殿回荡,难听刺耳。

    然而却没有人动。

    肖彧皱了皱眉,冷声叱道:吴首辅,陛下尚且未有旨意,你又何必着急眼下元妙真人被寒铁所缚,根本无从逃遁,何须用抓

    有人看了这半天,也大体上明白过来这个中关窍,立即上前附和:没错。吴首辅这么急着杖毙了证人,莫不是要杀人灭口

    你吴有贞瞠目结舌,却是话到嘴边,无从反驳,脸色已是难看至极。

    却见那道士反不慌不忙地淡淡一笑,道:你被蒙在鼓里那你敢不敢让陛下派人到你的府上走一遭,看能否搜查出什么意外之物来

    你这妖道吴有贞咬牙切齿,内心悔极当初没早一点识破红玉秉性,以至于今日让她反咬自己一口。

    然而此时他话未说完,便被一道冰冷的声音打断了。

    够了

    圣人扶着一旁内侍的手,缓缓坐正了身子,把同样冰冷的视线投向吴有贞。

    他已经忍耐到了极限。现在,他只感到愤怒,自己竟像是傻子一样被吴有贞玩弄于鼓掌之上

    吴有贞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道士底细三年前,来宫中谒见的方外道士那么多,吴有贞却偏偏不遗余力地引荐这一个

    当时他未有所察觉,然而现在想来,自这妖道被引荐到他跟前来,其他的道士一个两个统统都没了下落,岂不古怪

    再有这三年来,自己每每对吴有贞说不见这丹药有所效用,吴有贞是怎样回答的他说他与那道士交情甚笃,也常常得道士送与灵丹品尝,已用了七八载时光,可谓是功效甚佳,如此,自己才听信其言

    没想到这丹药竟是如此这般的功效服用几年,形同痴傻吴有贞这是要他彻底变成傻子,好听从他的支配

    现如今,身体的病弱不堪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这期间也不是没有请过太医,可太医却是与吴有贞一样说辞,现在想来,莫不是这太医也被吴有贞一同收买了

    越想到深处,怒火和寒意更是彼此交替着翻腾上来,圣人撑着座椅的手都在微微地颤栗。

    欺君罔上,谋害君主,吴首辅,你好大的胆子

    之前有多倚赖这位肱股之臣,眼下他就有多愤怒

    怒到极致,他抬手便将几案上的茶杯拾起,砰地一声扔了出去。

    哗啦一声脆响,碎瓷片飞溅了满地,声音震得群臣齐齐一惊,心下恻然。

    不,朕看你早就做腻了首辅了来人,把罪臣吴有贞押入大牢,另责令锦衣卫即刻将吴府抄查,不得有误

    是殿外立即涌入一队身着飞鱼服的守卫,不由分说便将吴有贞死死摁住,刀剑相抵,带了下去。

    吴有贞尤在挣扎,竭尽全力辩解:陛下,这妖道是在血口喷人,故意害臣,陛下切勿听了小人谗言啊

    他那一贯镇定倨傲的神情已经荡然无存,反被一种难看至极的扭曲面容所取代。

    令人摇头侧目。

    殿上一众大臣看着这副场景大快人心者有之,暗自庆幸者有之,然而更多的却是如释重负。

    面上忿色犹在,心中荡气已出。

    不过无论怎样,已经没有人理会他了,御座之上,圣人筋疲力尽地瘫坐在那里,目光空洞而漠然。

    只有红玉冷冷一笑,在吴有贞经过之时,用只有他一人能听到的声音道:你且到阴曹地府去哭诉吧。

    她此时此刻苍老的眉眼中方流露出一丝不明的恨意和爽快。

    孟仁被这狗官发配,半道上又被人谋害而死。而她也被孟珩的幻境折磨得灵气大失,心智时时有失控的危险,再难借由修为得道。

    既如此,便拼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

    她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

    谁也没料到烜赫一时的内阁首辅吴大人就这么被打入了大牢。

    恍惚一夜之间,那吴大人手下满城威武之至来回巡逻搜捕的士兵们都如霜打了的茄子一般,避嫌的避嫌,夺职的夺职,如丧家之犬。

    之前一同上书弹劾吴有贞的官员们更是恍然,没想到吴有贞真的被扳倒了之前他们屡次向圣上弹劾揭发吴有贞种种罪行都得不到半点回应,这次却一举将他打入尘埃。

    有人纵观了整个事件后,心思百转,通晓缘由,不由喟然长叹。

    一部分归功于此番即便是吴有贞手下党羽,竟也仗义执言,同心协力揭露吴有贞种种罪行,恳求圣人明辨忠奸,向上施加了压力,让圣人无法在百官面前堂而皇之地包庇吴有贞。

    而另一部分的原因却是个中关键。

    圣人可以容忍吴有贞贪污受贿欺压百姓,却独独容忍不了自己的权力地位乃至性命遭到挑战。

    这便是自古以来,种种罪行,唯谋逆欺君之罪,最不可翻案刑罚最为残酷的缘由。

    如同龙之逆鳞,触之则万劫不复。

    非借由这一点,是不能触动本朝的君上的。

    天下何尝是百姓的天下,不过是君王一人的天下。善恶忠奸又何尝因百姓的得失而有所分辨,不过是君王制定的服从于他一人的准则罢了。

    吴有贞府邸被抄家之后,共计抄出黄金百万两,白银千万两,另有金银珠宝无数,地产当铺无数,家产相当于本朝数年的财政收入。查出官员来往收受贿赂的账单十数册,细细翻看后愕然发现,竟然囊括了朝中大半的官员。

    而那道士所指证的,虽因吴有贞做得极小心,可也终是查到了蛛丝马迹。

    吴有贞的书房里藏着一个暗道,由那暗道进去,竟然别有洞天。那是间密室,密室里并无金银,却摆放着一个未点燃的巨大铜炉,那铜炉里塞满的不是草药,却是腥臭的血水,混杂着仿佛人的器官一样的东西。

    让即便是训练有素的锦衣卫也不禁好一阵恶心呕吐。

    炼丹炼丹,原来炼的是人

    将这几样证据递上去,只听闻圣上勃然大怒,而后更是连着十多天都未能下饭,病倒在床,形容枯槁。

    紧接着,对吴有贞的判处旨意便下来了。

    凌迟处死,株连九族,秋后问斩。

    向吴有贞施过贿的官员也都一时被降职发配,一时间京城已是变了个天。

    然而没想到的是,眼看着一切都尘埃落定,中间却又出了个岔子。

    吴有贞逃狱了。整晚都没人发现动静,直至第二日狱卒例行供饭时,才蓦然发现那狱中人已换了副面孔。

    却是李代桃僵之计。

    大理寺连忙层层上报,着人去追。一番追查下来,才发现人似是已潜逃出京,一路往南面的虢州方向而去了。

    慌忙之中不得不向圣人伏首认罪,然而这头还没叩下,便又听消息传来虢州郕王肖睿竟亲自前来,把潜逃在外的吴有贞押了回来。

    不但把人送回来,还一同送了好些金银财宝虢州特产,又连连在乾元殿上叩头不止,以表忠心。

    郕王缉拿罪犯有功,自是全须全尾高枕无忧地回了领地,只这前吴首辅的刑期,却是要提前了。

    肖彧闻知此事,恍然大悟,看向庭中与厘默笙陆行远取笑玩闹的少年,不禁又是好笑又是赞叹地摇了摇头。

    他快步走上前去,伸出手捏了捏少年脸颊,道:怪道你前日一直笃定说,吴有贞他逃不远的,还叫我心安,原来竟是早已算到郕王会有此一举吗

    厘默笙陆行远见肖彧过来,心下会意,可又不甘被孟珩玩弄取笑,愤愤不平地瞪他一眼,方不声不响地退至一旁,自去找那些个新来的小妖们解解气。

    孟珩给了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坐到石凳上翘起腿来,一手撑在石桌上支着腮,一手向肖彧勾了勾。

    问那么多做什么,你只要知道但凡跟我孟小爷作对的,都没有好下场就成了。孟珩笑意流转,眉眼间半是漫然半是狡黠的神情看得肖彧沉醉,而你么,把我伺候好了,小爷我自会保你衣食无忧。

    这一番说辞更说得肖彧哭笑不得,心里跟猫抓了般,瘙痒难耐。

    他几步上前,一把握住少年手指,低头轻轻吻啄,而另一手,则早已把少年拦腰抱起,放置在自己的腿上,自己则顺势往石凳上一坐,手不安分起来。

    孟珩低低一笑,抽出手指伸手一勾,按下肖彧的头,把唇凑了上去,恶意咬了一口对方,哑着声音道:吻手多没意思,往这儿吻。说话间颈部微仰,露出衣领内一片白皙肌肤。

    春色惑人。

    肖彧眼神一暗,不待孟珩有所反应,便将他径直抱起,疾步往房中走去。

    然后便砰地一声,将这一室旖旎春光关在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