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红楼]大老爷的网红之路 > 第15章 大老爷万万没想到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虽然不是皇帝,但是大老爷这几天也过起了抄家致富的日子,很是得了十几万两银子的好处于是大老爷那是一个心情畅快啊,养了这么多年的硕鼠不就是留着现在宰的吗

    对此,论坛上倒是议论纷纷,十几个专家狠狠地掐了一架争论大老爷他到底想干啥。

    一派认为大老爷这是要憋大招呢,这是没钱花了才会这样,穷奢极侈是没好下场嘀这妥妥是be的节奏啊

    另一派就呵呵了,将大老爷夸得天上地下少有,各种智商过硬

    饶是大老爷脸皮如此之厚又如此之人,在看到那各种匪夷所思的赞美时也少不得觉得这群人脑子有病

    他贾恩侯从来都是一个顶级纨绔,什么时候有他们说的那脑子这到底是夸大老爷他呢,还是夸自己的脑补呢

    不过这场远古历史内讧,哦,内部德比为大老爷又攒了不少人气,大老爷看了下这一周的直播累积的余额,好嘛,差不多够买他心心念念的小宝贝了,而后果断剁手,再果断中断了直播

    自从学会了饥饿营销这词儿之后,大老爷就变得懒惰多了,呵呵。

    说起来中断也不是没原因的,毕竟虽然君告诉他那些金子已经平安降落到他给的地标,但是他可不放心啊那么多金子堆起来都是一座山了好吗虽然自觉自己找的地方够宽敞也够隐蔽的,可谁知道有没有个意外

    就算是没有意外,那个长毛的太子有没收到他给的信儿可别真折腾死在里面

    因此,大老爷很烦。

    琏萌萌就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这种烦躁,虽然不知道亲爹到底是犯的哪门子的疯,但是他早见怪不怪了。不但如此,还放了心呢他爹不抽,那还是他爹吗

    原装的爹在等到第三天突然见到了他的心肝小宝贝一直玉爪海东青

    大老爷见到鹰之后整个人就放松了起来,心里那是一个美滋滋,原本暂停了两天使得无数人在他微博下哀号的直播也重新开始。目标嘛,当然是那只鹰隼之王

    果不其然地,这只就算是在他们这儿也是无价之宝的傲然王者一出现,某鸟类专家直接在微博上发图,并道: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王

    又一专家更是直接刷起了有生之年系列。

    可是大老爷一点也没想到的是接着也不知道怎么就演变成了谁黑了那个男主

    大老爷啧啧了下,想黑就黑啊君可是跟他报告了好多入侵失败的呢╮口╰╭。

    贾赦这鹰也让贾琏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围着手上架着鹰的贾赦上蹿下跳,嘴巴里也一直叫嚷着哇,真的是海东青啊啊啊啊啊,好想摸摸它怎么办然后星星眼的看向贾赦。

    他老子呵呵,你是不是不想要你那手了

    贾琏的嘴又挂起了拖油瓶,但他深知海东青的厉害,须知这等猛禽想要它凶猛无比,可是从来都不给吃饱的,要是他那小手摸上去得,他死心

    可说是死心,眼珠子都没离开过这鸟

    自打贾琏出生以来,贾赦还从未见过他这般,心里那是一个得瑟的恨不得升天,偏偏还要装逼:都跟你说过你老子我可是纨绔里的纨绔,那可不是一般能比得,等你再大了要是寻到了好的,我就教你熬鹰

    爹你真好贾琏瞬间抱腰袭胸

    大老爷放飞了海东青,让它自己转悠捕食去,手摸上了贾琏的软毛,不客气地揉搓了两下,心道,既然金子到了,那他的进化液应该也能到吧

    不过最近花钱的确是有点厉害啊,他那酒楼的确是要想办法筹办起来了毕竟整天让人围观打赏大老爷还是有点别扭的,这自己干买卖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且再说回前几日,退朝之后,圣人对戴权道:那边怎么样了

    戴权苦笑,不大好。

    圣人瞬间就皱起了眉,给了戴权一个恶狠狠地眼神,你这老东西也会给朕打马虎眼了什么叫不大好话说半截什么意思太医是怎么说的

    白术到的时候人已经昏过去了,当下就开了方子抓了药,他让奴婢跟您说,二爷他怕是撑不住了。戴权低声说。其实他知道的东西虽然多,但是他们这位圣人向来是只问他想知道的,不想知道的一概不问。

    比如昔日太子被参与宦官那点事儿。

    圣人不问他也从来不提,只当自己是个瞎子,聋子,哑巴

    圣人丢下御笔,冷冷道:吩咐下去好好让他养病,这次让他彻底养好了。

    那声二爷倒是让圣人心里跟着泛了酸,又带了苦这是他第二个嫡子,当时他是多么渴望他能立住,能长到三岁,又是怎样奢求他能成年,能继承大统。

    问题是二爷是真的不太好了,白术又让去了五个太医呢。戴权说着已是不敢抬头看圣人的表情,他怕他看到之后心里撑不住。

    他虽然念着元后的好,可他眼里心里也就只有圣人一个主子,顺水推舟的事儿他不介意为之,雪中送炭却永远不会。哪怕诸位皇子之中,他算是看着太子长大的,也哪怕他一个太监都觉得太子是天命所归,将来必为一代明君,可那又与他何干呢

    只是现在听到他不好,想起昔日的那些情分,也忍不住想要落泪。

    他都如此,何况圣人

    硬生生把儿子给折腾到这个份上的圣人

    良久之后,他听到圣人干涩道:等入夜,朕要去看看。

    戴权赶忙点头,然后忙不迭地去安排这事去了。

    圣人向来惜命,没有那爱好白龙鱼服的喜好,这些年也从来没有私自出过宫,他并不担心有人突然刺杀,只是打探圣人行踪的却永远不会少。这事他得瞒着

    入夜之后圣人果然在地道中秘密出宫,又坐了轿子到了那个三进的院子。

    谁让太子当年一直都住在东宫呢被废了之后先是圈禁在东宫,可每每圣人打探太子如何,戴权照实说月下独饮亭下看书下棋半日或与皇孙玩耍等等后,圣人往往会暴怒。

    时间多了,圣人也懒得再打探,似乎非要儿子低头一样,就将他秘密软禁在这间小院。

    说是秘密软禁,可周围所有人家全是禁军,又有谁不知,谁不晓可圣人要玩这样的把戏,他们也只能都当聋子瞎子罢了。

    圣人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间小院,无视跪了一地的禁军,直接让戴权带着去了后院。

    白术身为太医院判已有十几年,在今日早晨亲自给太子把脉之后就知道圣人今天肯定会到,完全不意外地带着五名太医跪下行礼,见过圣人。

    圣人却是一眼看到了对他到来视若无睹的那个床边的小小身影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孩子,也是所有皇孙中唯一一个名字不是他所起的孩子,他的嫡长孙,司徒璟。

    太子最像他的一条就是子嗣艰难。他下面最大的弟弟三皇子有了三个女儿两个儿子的时候,他还一无所出。

    又像有洁癖一样从来不理会他赏赐下去的美人,和太子妃恩爱甚笃,因而这也是为何会有人参他好男风

    而无嗣也是圣人当时坚定自己废太子的理由之一。毕竟他在这事儿上曾经也劝过,甚至还要给他找两个好的赐俩侧妃,可他心依旧

    可谁刚被废了没半个月,太子妃差点流产。

    当时他焉能回头

    这孩子已经快十岁了吧,看上去却是瘦瘦小小,比他最小的那个也快满十岁的小儿子看上去矮了快一头。

    房间中虽点燃了蜡烛,但比起灯火通明彷如白昼的宫中,这间屋子看上去是那样的暗淡,以至于让他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可哪怕如此,他也知道他的长相

    戴权说得对,这孩子,像他爹。

    真像啊,简直和他记忆中的小人一模一样只是这小人却是看也不看他,对跪着的太医毫不在意,一双眼睛里只有床榻上那个看不真切的人影。

    圣人觉得自己的心有点闷,有点疼,他摆摆手,懒得理会更没力气责问那些太医,他想亲自去看看他的儿子

    病床上的男人脸颊微凹,双眼下方一团青黑,下巴尖刻,满是青茬。

    如此地瘦弱病态又狼狈

    圣人有些不敢置信,这哪里是他容貌俊美哪怕珠玉都无可比拟的儿子他转眼看向戴权,像是要让他确认一样,可戴权只是低着头,怎么也不敢对上他的眼

    他一个踉跄上前,哪怕知道有五个太医在这儿他的儿子死不了可是他却慌了,慌得一颗心都是在绞痛着,不顾戴权的搀扶,他一手撑着床沿,一手摸上了儿子的脸。

    胡须粗糙刺手,而下一瞬就有一个小手将他的手用力拍开,你放开我爹

    圣人将目光移到瞪视自己的孙子上,被他眼中的怒气唬了一跳,可让他却可悲地发现他居然是在庆幸的庆幸他孙子看他的眼神里,并没有痛恨。

    幸好,幸好他还小

    也幸好他还没学会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