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红楼]大老爷的网红之路 > 第24章 大老爷万万没想到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这里是晋jjwxc江文学城红楼大老爷的网红之路的作者一世执白。恳请大家支持正版,每天欢乐小剧场等你来看。

    如果从鸟瞰图上看毓庆宫,它的整体布局是一个在中轴线上夹道生存的工字型。

    事实上这东宫的确像看上去一样紧凑,也没什么地方种植物

    当然了,当御花园都只有屁大点儿没什么看头的时候,又能对东宫的植被覆盖率有什么指望呢

    因此司徒徵现在临窗躺着,也对窗外的风景视而不见。他在阳光之下,若非那双让人不敢与之对视的眼睛,简直像是一尊脆弱却又精美到极致的玉人,神的杰作

    只是此时他却是微眯着眼睛,专注地听着在从隔壁传来的背书声。

    在他被圈禁的十年中,一直都是他一人教育司徒璟。

    既是师,又是父。

    如今父子两人终于脱离了那个三进院,抬头看到的天空变成了工字形之后,他们改善的远非居住环境那么简单。他那心存愧疚的父皇在加封了司徒璟为郡王后,也没有强求他去御书房和同龄的小皇子们一起读书,而是单独给他找了一个老师。

    他在知道这位老师是谁之后倒觉得他父皇的确是用了心的

    前科探花林如海。

    贾赦的妹夫。

    这的确是一个既简在帝心,又绝不会引起他反感,且又满腹经纶的妙人。哪里还能找到更好的人选呢

    虽然师徒名分已定,可为司徒璟的病体初愈的身体着想,这正式授课的日子便被拖延到了现在。

    李二饼瞧着他那一身简单白色常服斜躺窗前,目光悠长,又看上去神色暗淡地模样,心里也跟着提了一把劲。

    他当然知道殿下在担心小殿下呢。

    说起这个,他自己还一肚子担心。虽然知道他家殿下大才,可这教学生就未必能比得上隔壁那位探花郎了。他也没读过多少书,不过能看写几个字罢了。也不知道他家小殿下和同龄人比如何

    他家主子眼里心里只那么一个奇葩,又没了太子妃,将来就算是再续娶估计也只是一个摆设,估摸着也不会再有其他小殿下了。因而他们小殿下的功课如何,圣人心里都存着考量呢。

    可他不想让殿下忧心,想了几个话题,最终还是选了最有可能被回的那个,道:殿下,您说那些东西

    那么多金子金子金子金子金子

    他的老天爷啊简直要吓死他了好吗虽然他知道贾赦从来都是一个败家玩意儿啊,但是他从来不知道这货还是一个金娃娃啊擦咧,那么多金子,他家殿下要是经营个几年

    他当时差点晕,现在想想还一颗心扑腾扑腾个不停呢。

    司徒徵果然转过目光看向他,唇瓣含笑道:放着,过些日子我自然有办法挪走。

    李二饼不说话了。

    他也不知道那些东西是贾赦怎么放进去的,而且也不想知道他家殿下打算怎么把东西给弄走,只是他怎么都瞧着殿下那虽是笑着的,可眼里却是

    怒

    杀气

    贾赦今天的日子不怎么好过,非但是他,连贾政不管心里怎么别扭,仍旧在工部告假在家中帮他应酬客人。

    甚至连大仙贾敬因是贾家族长,这时候也来招呼一众客人。

    而女眷那边负责应酬的仍是王氏为主。对她来说虽然贾母已经放话让她和贾政搬出荣禧堂去,可毕竟没明白地说让她交出管家权。既如此,那她当然还是这荣国府的管家太太,这府里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事情仍是她当家做主

    而这次众多客人虽然是为了贾赦和邢氏来的,可她却拿出了全部本事来,她要让这些命妇们好好看看,那邢氏哪里能跟她比

    邢氏虽然一下变成了超品夫人而志得意满,可在贾赦许给她的几个嬷嬷到之前,她对应酬这些命妇仍是心虚不已,只得依照着贾母的指点言行。

    南安太妃还是第一次这么正式地打量邢氏,不止她,周围的老封君和夫人们也都是如此。却见她虽然一言一行都带着几分怯意,可举止间倒也不算小家子气,且对贾母言听计从,看上去颇为顺从。

    太妃又想到大家都说这人是泥塑的一般,平日里就是个摆设,对贾赦极为奉承,对贾母毕恭毕敬。今日一见,倒也和传言相符。倒也不算个坏地,一个填房,又哪里能要求跟太傅之女相比呢

    她对贾母笑道:老姐姐,我倒是觉得你是个有福气的,俩儿媳妇一个事事顺着你,一个儿媳妇事事帮着你,我看你这生来就是躺在福气窝里的,就没半点不顺心的。

    贾母被她夸得不禁笑道:说得跟您就不是躺在福窝里一样,王妃哪里不是依着你,听着你,顺着你

    南安王妃佯装哀怨道:这儿媳妇啊,果然还是人家家里的好,瞧瞧这互相夸的,早早的可没这样呢。

    那北静太妃就跟着笑道:这话有理,可见这两个都不是诚心的,要真是诚心的早就聘回去了,还用等现在夸人家家里的

    众人皆笑。

    北静王妃看了一眼在贾母不远处含笑地贾敏道:有一条妹妹刚刚忘了说了。她看向南安太妃,你只夸了她儿媳妇,可没夸她一手放在心肝上的亲闺女啊。亏得我们俩当年还争得眼红脖子粗地,那么多年的交情都没让她把女儿聘给我们

    贾敏瞬间红了脸,就差像是姑娘家一样赶紧捂了脸遁走。

    就是就是当时我家王爷还跟我抱怨呢,说荣国公不够意思,这么好的一姑娘居然便宜了林家的。南安太妃也跟着摇头不已。

    周围的夫人们但凡是年纪年长的,又不是外放回京的,都知道这两人说的并非打趣的话。当年这两位可是在各种场合,各种夸贾敏,动不动就道若是当了我儿媳多好我啊,就是缺了这么一个贴心闺女呢,最后却是没了动静。

    如今想来不是没有动静,而是被拒了吧

    待贾敏和林如海的婚事传了出来之后,她们才明白,原来这压根就是没打算嫁勋贵

    说起来贾代善当年简在帝心,乃是圣人心腹的心腹,又对圣人有救驾之恩,不是在边疆镇守,就是手掌皇城安危。如此权柄,又是国公,他的女儿纵是嫁给皇子也是能嫁得的。

    只是当时太子已有太子妃,贾代善一片忠心,如何能站队选林如海自然是一个极佳的选择。

    贾母笑道:可不是我不许给你们,只是这事可是我家老爷昔日定下来的,当时我可心疼着呢,如今见他们夫妻琴瑟和鸣,我那是一个高兴。

    只可惜,你闺女什么都好,就是没下蛋呢。

    南安王妃心道。

    贾敏和林如海已成亲快五载,两人虽是琴瑟和鸣恩爱至极,那林如海还连个通房小妾都没有,足可见对贾敏如何可恩爱如斯,俩人偏偏没孩子啧足可见这世事啊,不可能都是顺心如意的

    在场的人当然都知道这点遗憾,可也没人会傻乎乎地在这个日子里触霉头。尤其是眼下圣人明显要回转心意,而瑞德亲王是要继续当亲王还是再次一步登天,全看他的心意。在这个门槛上,她们来贺一是因为他们这些勋贵昔日都算的上是瑞德亲王这边的,怎么也有些旧情。二来,这瑞德亲王可没有王妃呢

    今天来的不管是哪位太君,哪位夫人,都带着家里族里模样最标致,个个像花儿一样的姑娘呢

    就算是没有适龄的,也都带了膝下的小女儿,而贾敏更是最受欢迎的人物谁让林如海一下变成了安信郡王的老师呢这小郡王成婚虽然还要过上几年,但是拉关系的事儿,赶早不赶晚呢。

    等来贺的客人一个个都被送走,都已是下午,大老爷醉醺醺且特没形象的一边进屋一边解着衣裳。

    原本嘛,他身边都是有伺候的,可现在不同了。某人那醋吃得他回来当天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家中所有小妾都给打发了身边但凡长的好看的丫鬟全丢给邢夫人了

    可颜控大老爷可不想让身边多几个容貌不堪入目的丫鬟,就直接选了几个模样还过得去的小厮,可大老爷除了对人之外,还是笔直笔直地,完全没让男人近身的打算,于是这脱衣的活儿,大老爷就得自己干了。

    不过今天他喝的特别多,走起路来都是左摇右摆,差点左脚和右脚打架,要不是还有小厮搀着他,他早就不知道摔几次了。等终于躺倒了床上打发走了小厮,大老爷他迷迷糊糊地上了星网。

    对,大老爷昨天和今天在恼羞成怒之下,都没开直播。

    不过不开直播倒也能看看微博嘛毕竟网瘾中年也不比网瘾少年的控制力好到哪里去。

    可这么一看,大老爷他揉了揉眼,再揉了揉。

    卧槽

    还真是没看错啊这个神人是谁啊

    大老爷看着面前这个司徒璟简直吓尿这特么怎么回事儿,老爷我明明检查过图片才发的啊啊啊根本没一张图带眼睛的都没发上去啊,这谁发现的难道君终于被黑了

    他那点酒劲儿都快给吓没了

    颤歪歪地让君给打开评论,等仔细看了几十条之后,他总算是发现了罪魁祸首是某位太太将司徒璟的脸,短毛太子的眼,贾琏的身体给拼起来的

    简直神技啊

    大老爷虽然已经努力在适应星网上的一切了,但还是不妨碍他动不动就惊讶一番或者惊叹几声。

    补全版的小皇孙居然让我满足了此生最大遗憾,感谢太太顺便赦大老爷,我觉得你家小皇孙肯定没这么萌不然还藏头露尾的哼

    卧槽我看到了什么我都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太子殿下幼年照啊赦大老爷,啊啊啊啊啊,这样的小皇孙和琏萌萌好配啊啊啊求琏萌萌现实里的照片,跪地求,最好的军装照嘤嘤嘤嘤

    我默默地存了图,我老公小时候肯定是这么萌

    嘤嘤嘤嘤p的可真好,我也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太子殿下幼年照啊

    萌琏萌萌和太子版小皇孙萌的不可自拔啊同求琏萌萌军装照,大老爷你最好了,看在人家跪求你的份上去让琏萌萌拍一张嘛赦大老爷

    我居然萌了一对拉郎配的cp可还感觉如此带感,于是赦大老爷

    大老爷:

    网友们不但在他的评论下努力的求啊求,而且还有人p了短毛版的贾琏和短毛太子版的司徒璟的亲吻照

    大老爷:

    老爷琢磨着,这图看着,似乎好像大约有点带感啊1

    老爷他还真不知道自己短发也如此之帅呢,他要是生在这个年代,那妥妥也是帅得拉风啊

    大老爷虽然刚刚被吓得酒劲儿散了不少,可随着心情地平复,还是受制于酒精毕竟这就是最好的背锅侠啊

    然后大老爷开始干了一件事儿

    一件很重要的事儿

    大家还记得大老爷曾经利用君的功能,让记忆回溯,最后变成图片吗就是抱着琏萌萌哭嚎那一次。

    于是大老爷又按照记忆中,把自己和长毛小太子当年的图片给搞了出来

    俩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被太子鄙视了一脸啊,可叹的是他当年太傻,居然还一脸懵逼看不出来啧让大家都看看这货到底是什么德行哼

    俩人第一次打架的时候,他的脸上满满的手指印,身上还有好几个脚印儿可他也不是吃素的没看到太子脸上的黑眼圈和红鼻子吗哼

    俩人第一次偷跑出宫看花灯,大老爷那一年可是赞助了一个超级大的龙凤花灯啊,可是灯王

    不过这怎么看,自己的小脸儿都被映地红扑扑地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儿自己在宫里淋雨后换衣服的照片怎么也被弄出来了哦哦,原来那厮也在换,啧,明黄色小兜兜了不起啊

    大老爷翻着翻着,终于翻到了一张照片,简直要镌刻到灵魂深处的那种难忘

    司徒徵第一次亲他。

    少年静敛地眸光之中似乎蕴藏着笑意,而他则是真一脸懵逼双眼瞪圆被啃到嘴肿。

    大老爷盯着图片良久,良久。

    久到什么时候昏睡过去,也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