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竞技 > [红楼]大老爷的网红之路 > 第27章 大老爷万万没想到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时间段回到接孩子之前

    大老爷很纠结啊,这进化液到了,怎么给送到东宫啊

    用爱鸟送显然不行啊毕竟他用鸟送东西从来都是送到圣人的眼皮子底下。

    打着送药的名头送过去要是打着送药的名号显然也不行啊,那个白术肯定会验啊

    那就亲自送进宫

    可是封侯之后,内务府无法还没将他的新朝服给送过来呢。再说了他现在连早朝都没去过一次呢,就急吼吼地去东宫这也太打眼了他就是用屁股想,也知道圣人肯定会不高兴

    想来想去,都成不了事儿,大老爷可是愁坏了

    这时候突然听人来报说宫里来了太监,等人来到面前一看,好嘛熟人而且是来的恰到好处的熟人

    李二饼先是给了他一个看上去阴测测地眼神儿,而后缓缓地对他拱了拱手,道:恭喜了哈,荣安侯

    这不尽嘲讽之意满脸不屑之情让大老爷直接挑眉挑眉,呵呵了声,对这位如今名头是亲王府总管的四品太监的一礼就这么受用了

    小样儿,大老爷我能怕了你不满也给我憋着去

    李二饼眼角抽了下,倒也没在这点上纠结下去,毕竟他都是一个当奴才的。

    他板着脸道:殿下让我来拿东西,你快点去准备好,咱家没那么多功夫在你这里耗着,等等就走。

    大老爷负手而立,慢悠悠道:哦,原是如此。

    别看面上这逼装得能给100分可心里却哈哈哈哈可得瑟着呢他怎么就忘了上次太子问过他什么时候到呢这人果然还是那么靠谱,真省心当然了,还是老爷我眼光好,这么好一人全心全意都是我想想都要美上天

    李二饼看着他这德行就有点运气,他其实很想问问他家殿下您到底是什么破眼光,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人

    俗称,贱人,总能气死你那种。

    可他不敢qaq

    他以前对贾赦的态度也没这么恶劣殿下当初身边的大太监不是他呢那位模样俊俏的大太监可是直接当了贾赦的替死鬼啊

    那时候他每天晚上都要惊醒几次,而后每每摸着自己的脸,恨不能穿回自己孩提时代,冲自己的老子娘脸上都狠狠地亲上几口,都是你们把儿子生成了这样,才没让儿子枉死啊

    当然了,也从那之后李太监就变成了一个非颜控协会会长他对贾赦的不待见,一来的确是因为觉得他配不上自己的主子,这毋庸置疑啊事实上在李太监的心里,这整个大雍朝的人就没一个能配的上他们殿下的。

    之前的太子妃那颜值和太子站在一起,还真的有点不太协调呢。

    二来么,呵呵他贾赦让他那么多兄弟当了枉死鬼,还不能让他有点意见啊这哪门子的道理

    贾赦对这两点其实都是心知肚明的,对这李二饼其实还是有那么点客气的,不过他是谁啊他可是自持司徒徵眼里心里就他一个,曾经作死作活的作神呢

    当然了那是年少轻狂,可大老爷现在智商和情商有所提高了吗呵呵。

    李二饼刚要催,就被贾赦赌了嘴,贾赦直接指着书桌上的一个玉匣子道:这些,你全部搬走吧。

    哈

    李二饼瞥他,那表情就像是看神经病一样。

    他的目力好着呢,这么远一看,都是一些羊脂玉瓶,有大有小,难道殿下让自己来取这些他还当是什么好药材之类的呢,再不济写点信给他主子也行啊他才不会告诉面前这货,他主子没事儿的时候还会将他的信拿出来看看,更无趣的时候,还会用左手写临摹他的那手破字

    贾赦见李二饼这一脸轻蔑,也不多做解释老爷我何必跟一个太监废话老爷我只用跟你主子交代好就成了

    对,就这些,拿走等等,我写封信。大老爷说到这儿直奔书案,迫不及待地打算邀功

    这么好的东西,老爷我虽然和儿子一人都吃了点,留给了女儿又留给了小儿子,还留给了邢氏可想想她这些年也是受了一肚子气的,当赏她的了咳咳,还给儿子交了束脩,这么算起来是挺败家的

    可是剩下的不全都给他和璟儿了嘛

    这大头他可都是交工了,没再留私房钱呢

    想到私房钱,大老爷他灵光一闪,放下笔对李二饼道:你给我等着。

    啥要打架吗李二饼斜他。

    接着他完全就再次刷新了对贾赦的认知

    这到底多疯

    有病吧

    谁来拉走他

    我出来一趟是圣人都知道没错,可我要是抱回去这么多账册子回去,这圣人要怎么想啊

    偏偏这人还恬不知耻地跟他得瑟:这些可都是老爷我这么多年的家产,我想着总是要交给他才安心,账本什么的我也懒得让你拿走,现在哪能让他看这些个,你把这些房契田契带走。

    哪怕是被这人用一整个私库的金子刷新过对他财力的认知,可眼前看了这么一大堆纸,也看的李太监简直忍无可忍

    你到底以为我们殿下多穷啊用你养吗那可是亲王爵好吗再说了我们东宫的私库里的好东西多了去呢用你跟我显摆我们殿下不用你养懂不懂事

    贾赦心道,私库里多少东西我当然知道,那都是老爷我挑剩下的玩意儿好吗别当我不知道你这货整天看爷心里不顺眼,也不想想看,要不是那些长得好看的都倒了霉,你小子又是一片忠心地,能出了头

    可他最近的确得了不炫会死的病,自己亲爱的又不能随便发星网上,这整个大雍知道他和太子关系的,似乎也就一个贾敬,一个面前这货了,他不在他面前炫,还能炫给谁

    因而,大老爷居高临下地瞧着这曾经是个土肥圆如今是个矮瘦子的太监,拉长声调缓缓道:私库啊还真别说,我这有个册子,你拿给他看。

    李二饼依然是一脸快来看神经病的脸。

    都是私库里曾经的好东西,我赏鉴的差不多了,把册子拿给你主子,让他拿过去给璟儿瞧瞧有什么喜欢的我再想办法给弄过去。

    李二饼:

    殿下到底有多宠幸这矫情地贱人啊

    没奈何,最后李二饼带走了羊脂玉匣子一个,死沉;书信一封,挥挥洒洒地写了三四张纸;外带还有一匣子的各种财力证明;一匣子的册子。

    看到那一匣册子的时候,李二饼那心啊,虐得不要不要的难怪戴权那老东西之前总是在在他面前探口风呢,说什么私库里的东西是不是少了啊之类的。

    他当时还以为这老东西是监守自盗了,如今这太子的私库重新回到他们手上,他心里怕了当时他还琢磨着要不要请示主子,还是等主子身体好点再说可现在看来,这哪跟哪啊这绝对是那老东西眼红贾赦呢

    对,忙成狗一心一意要催肥两个主子的李太监如今还没有对过私库的账册呢,以及,他不识几个大字,咳咳。

    李太监就这样心情沉重地走了。

    想当然耳,李太监身为一个曾经并不太得志的太监,是不会骑马的,如今也是乘车而来。也幸好,否则贾赦还真要头疼他怎么把这些东西给带回去。

    他屈尊降贵地亲自将李太监给送出了门,李太监虽然心里一直对这位都是各种瞧不上,但是这待遇李太监还是非常受用地

    看着他笨拙地上了马车,接着扬长而去地出了荣宁街,大老爷这才算是卸掉了心头的一块石头。

    可还有一块儿呢那些东西,不管喝了有多尴尬,他都要喝掉啊qaq

    他可是在信里快撒娇一千一万次了,就怕万一这男人遇到和他一样尴尬的情况之后,直接拒绝服用那他的一片心,岂不是要碎成渣渣

    老爷他一直都是在虐狗的,拒绝被虐尤其是被自家亲爱的虐

    于是当李太监回到宫门口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人想要检查下这位大太监出宫之后拿了什么东西回宫。

    可光有心有什么用啊这位出宫的时候他们就想搜搜看地,可谁让人家一下子就拿出了一面令牌啊,见令如见圣人,那还搜个屁

    如今也只能被当成屁一样,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任由李太监在掀开帘子刷脸成功,而后马车直入宫中

    待他的马车刚入宫不久,戴权就到了御书房跟圣人打小报告去了。

    要是往常,戴权肯定什么都放肚子里,圣人不问他就不说。可谁让圣人现在像是要将以前的喜好一举推翻,变成好奇宝宝,下令只要是瑞德亲王的事儿,不管大小一概不许瞒他呢

    主子想说,戴权其实也乐得八卦的。

    毕竟啊,一个人知道了那么多还要闭紧嘴巴没人分享,这很难受

    陛下,那李二饼已经回来了,听着守门的人说,看这车轱辘的印子像是带了东西。荣国府的人说是贾赦亲自将人给送到门口的,带了仨小箱子。

    戴公公如今对贾赦没啥好感。

    为啥呢

    当然是因为这位太走运了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啊最重要的,还是财力惊人

    戴公公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小金鱼,这贾赦虽然送了一百五十万给他们陛下,但是手里握着的太子赏赐他的东西就不只是这数儿了好吗公公他曾经掌管私库钥匙的时候,每每看到那账册就想蛊惑圣人抄了这人的家啊

    圣人放下主笔,起来活动了两下才在软榻上坐下,任由戴权亲自帮他捏肩。

    他的规矩素来是这御书房只让戴权一人伺候,其他人都近身不得,因此在说话上也没什么忌惮,道:还知道贴补东西,不错,要是朕给了他一个爵还换不回来点东西,朕还真想收拾他

    虽然觉得儿子好的天上地下独一无二谁都比不上,就是自己在儿子面前那也是朗月面前黯然失色的星星一颗,但他这可星好歹是帝星哼

    具体是什么东西还没打探出来,不过荣国府的说其中一个匣子像是很珍贵,是个玉匣子,被李太监亲手给抱着上马车的,其他那俩都不大戴权使劲儿上眼药。

    他心道,圣人怎么就知道这是给殿下好处的

    指不定是其他什么呢

    玉匣子啊,估计是绝世难找的好药材了。圣人长叹了一声,想想儿子被自己折腾的那身子骨,心里悔不当初啊。

    他怎么就像是被猪油蒙了心一样呢当时不管看儿子浑身上下哪里都不对,只看他一眼,只要他不低头,就像是那针尖儿在刺他的眼一样。

    药材他能有好药材戴权心道,这要是能有好药材吊命,当年贾代善能死他儿子能死他媳妇能死呃,他媳妇当然是不能跟太子比了

    差不离,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搞到手的,估计也是这两年吧。不是这样的好东西,又哪里需要玉匣子呢亏他是个有良心的。自认见多识广的圣人摆摆手。

    他这些天一直没敢再踏足毓庆宫,怕的不是其他,就是再看到儿子骨瘦如材地模样。他现在已是每天晚上不见一下白术,听一下他这一日的状况都夜不能眠,如何还敢再刺激自己他又不是嫌活太长了

    看圣人说得如此笃定,戴权缓了缓道:那匣子还挺大,是不是问问看白术

    他一心为了圣人,当然第一个想法就是如果真是绝世难找的好药材,是不是也能分出来给圣人一份儿

    圣人知道他的心思,只是不允他有这心思,道:他那身子是这些年被朕给常年折腾出来的,纵然是神仙妙药也不是一两日能补回,朕这身子,你还不知道想要长寿也非一日之功,那一两样药材又能当个什么事儿还是说朕富有四海,还要贪图自己儿子的救济药材

    戴权被训地哪怕在他背后也是连连请罪,道:奴婢知错了,断然不敢妄行。

    圣人对戴权显然也是非同一般,转移话题道:那几个小子还安分吗

    这句音调格外阴沉,以至于戴权虽然瞧不见他的脸色,但也知道肯定是好不到哪儿去的。

    依然照实说了,三皇子最近每日都来宫里请安您是知道的,除此之外就是纳了柳侍郎家的一个姑娘。

    户部侍郎柳诒征

    正是。

    圣人哼了一声,朕前些天就觉得他们两个有点眉眼高低的,琢磨着像是这么回事。那柳诒征怕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那小子的手里,算了,反正不碍得。

    五皇子最近还是老样子。

    圣人对自家老五在起初的时候也是一个怒其不争,又打心眼里觉得他这样也没啥,毕竟不产掺和进来也不错。可问题是装的不像啊之前露出来了狐狸尾巴再缩回去就能让他以为那是错觉

    呵呵

    老四呢他还算安分

    四殿下怎么说呢,最近一直都沉迷佛经,也不曾去见过瑞德亲王。戴权对这位四皇子也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毕竟这么没存在感的儿子,也是绝了。

    圣人眯了眯眼,朕不信他没问题,给朕从瑞德那儿抽两个暗卫过去,日夜给我盯着。

    戴权干脆地应了。

    圣人这才道:剩下的几个朕懒得过问,要是他们有什么动作记得第一时间回禀我。

    戴权笑道:自然是不会瞒着您的,倒是瑞德亲王似乎有点不太放心林如海,哪怕病体难支,但是每日还是要抽出一刻钟来和林如海讨论学问,您到时候不如去听听

    他自然是不想让圣人觉得自己的身边的儿子没一个好的,变成彻头彻尾的孤家寡人,且原本就挺重的疑心再升级,索性就找了一个他肯定会感兴趣的事儿。

    圣人琢磨了下,笑了。

    那璟儿是阿徵亲自开蒙,我儿子的人品学问绝对是没问题,我倒是觉得这不是阿徵信不过林如海,怕是这位探花郎有心请教去了。

    戴权对他这副寡人的儿子就是这样酷炫的作风丝毫不以为奇,也不插话,手上的动作也丝毫没停。

    不过去看看倒也不错。朕本来想打发林如海到江南收拾那烂摊子顺便给甄应嘉添堵的,可要是真能把小家伙给教好,能让阿徵省点心,朕也就不可惜少了一把好刀了。

    戴权在圣人身后微微一笑。

    圣人想要刀,又什么时候会少

    圣人想要天伦之乐,却是错过时机再也难寻。毕竟,他们那位前太子可不是一般的冷心冷肺。

    其实戴权也想过,要是扪心自问自己是几位年长的皇子会怎么做

    大约,可能,最多也只能做到四皇子那样既不落井下石,免得圣人将来后悔发落自己,像如今对待其他几位皇子一样;也不会再凑上前去,谁又知道这位仿若是天神下凡的皇子什么时候再被废弃

    想要破镜重圆,毫发无损,哪里可能。

    所以啊,那位四皇子当真了不得。

    李太监到毓庆宫回禀司徒徵的时候,他便在书房中练太极。

    他文武双全,再加上病有大部分是因为饥饿而体虚,好好调养了几天能下床之后,他便不听李二饼的劝阻,开始慢慢练起了太极。等身体再好一些,便打算练五禽戏。

    虽是身形孱弱,却腰杆笔挺,下盘立稳,不求其他,意聚神凝,拳无杂念。

    李二饼一瞧见他在那儿双手抱圆,心里就开始唉声叹气。

    其实吧,这种时候他还是挺想念贾赦那贱人的,毕竟那人最少总是能劝动他家殿下

    可瞧着他家殿下又因拳意而面容平和,甚至唇角微现笑意便也不好打扰,等他好容易收拳就忙道:殿下,奴婢回来了,荣安侯还让奴婢给您带了好多东西呢,您看这玉匣子,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司徒徵回眸看了他一眼,道:今日难得,你倒是对他尊称了起来。

    在那三进院的时候,李二饼可是没少给贾赦起一些不堪的外号,只是不敢在他面前放肆,都去污染司徒璟去了。

    李二饼嘿嘿笑笑,装傻充愣。

    他又不傻,在殿下的面前说他宠在心肝里能和小殿下并列的人,他还嫌殿下宠他吗

    须知床头风这东西,可是天下第一等杀人于无形的杀器哪怕贾赦吹不了枕头风,这不是还能写信告黑状那人绝对能干出来这么无耻的事儿

    司徒徵缓缓收了拳,这才接过他双手递来的信,拿拆信刀去了火漆就抽出了四页纸。

    照旧,第一张满是甜言蜜语又夹杂着点抱怨李二饼,司徒徵扫了一眼便直接略过。

    第二张大约写的是他封侯后的日常,比如把儿子终于塞给了贾敬,又打算把当初他得的好东西给璟儿啊,顺带写明了自己将那些进化液的安排。

    第三张中就非常心虚地说明了自己已将所有的小妾啊通房丫头啊全给处理了,指天发誓啊,天打五雷轰啊之类络绎不绝。

    顺带发誓自己给邢氏进化液实在是觉得她有点憋屈,最近虽然因为他封侯也跟着扬眉吐气了,但是看在在她还要帮着养那俩的份上,给了她一个进化液云云。

    而第四张则是十分紧张地慎重再慎重地写明了自己和贾琏的副作用,比起第一张欢脱,第二张得瑟,第三张紧张无比,第四张则明显是带着羞耻地自暴自弃

    且还罗里吧嗦地一定要让他喝喝看,说他的确觉得身体舒坦很多云云,且绝不是心理作用,就差没在纸上给他跪下抱着大腿求他张嘴了。

    将后面四页纸淡定看完之后,他才将目光落到第一张上,从吾爱徵徵这四个欠抽的字开始,到最后一个字都一字不落地从头到尾看了三遍,这才将信收了起来。对李二饼道:他今日看上去气色如何

    李二饼完全没想到自己还有回答这么虐狗话题的一天他垮着脸努力回想了下,认真回道:看上去精气神都不错,黑眼圈儿都没了。

    之前贾赦虽然还是人模人样的,但因为常年夜生活丰富又酒色都沾,免不了让人有一种色厉内荏啊外强中干啊的感觉,可今天看上去格外地挺拔,甚至原本都没张褶子的脸瞧上去又年轻了几分儿,若不是习惯装逼,贵气逼人,估计带着贾琏出门溜达都能让人怀疑这是哥俩,而不是父子俩

    不过这样的大实话话,他会说

    司徒徵墨眸中带着了然,将东西都带过来。

    李二饼不情不愿地亲自将仨匣子分三次抱了过来,然后眼巴巴地被他家殿下赶了出去,当门神看门去了。

    司徒徵看到玉匣的时候眼角微动,眉宇间也像是舒展了不少,等将匣子打开之后,看到四排玉瓶泾渭分明地摆放整齐。

    那大的大约也就两个拇指那么大,他直接抽了一个大的,打开了瓶塞,轻轻嗅闻了一下,就毫不犹豫地喝了一瓶,然后再一瓶,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