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4集:武林风现场版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声赔命,掀起双方激斗,史孟捷抖手之间,一对精铁判官笔当即怒刺而出,凌厉肃杀,直扑大头鬼而至。

    几乎同时,史仲猛手持烂银点钢管,以一敌二,和催命鬼的地堂刀、丧门鬼的链子枪相斗。大力神史季强和老妇人吊死鬼手中的一根长索相拼,他力气虽巨,但吊死鬼的长索软绵绵的无着力之处,但听他吼叫连连,空有一身神力,却是无法施展,史伯威欲要相救,却给两鬼死死拖住。

    另一边,面对史孟捷凌厉快攻,大头鬼手中的八角铜锤却是难以招架,红衣红裙的俏鬼连忙提刀上前相助。

    雪地之中,双方分成四团厮杀,大雪纷纷而下,一时难分胜败。

    西山一窟鬼中尚有四人未曾出手,对方却只剩下金甲狮王一人空手掠阵,但见他靠在一头雄狮身上,病奄奄的有气无力。这一仗一窟鬼以众敌寡,显是占了胜势,但史氏兄弟只要纵声一呼,群兽咆哮而上,一窟鬼不免立时从上风转为下风。

    江晨看着这场现实版的武林高手大pk,不由得热血沸腾,郭襄见到群兽环伺,心中害怕,又记挂着要见神雕侠,叫:“大头鬼叔叔,别打了,你们人多,便胜了也不光彩。是你们得罪了人家,还是陪个不是罢!”但众人斗得正欢,却有谁来理睬她。

    双方激斗良久,长须鬼和史伯威始终旗鼓相当,老婆婆吊死鬼的长索招数变幻多端,化成一个个大圈小圈,史季强稍不留神,险些给她绳圈套上了颈项,幸好他力大招猛,吊死鬼也有顾忌。大头鬼和俏鬼一刚一柔,相辅相成,但史孟捷出招奇快,常言道一快打三慢,三人团团而斗,史孟捷浑没落了下风。但听得大头鬼雷震般的声音轰轰而吼,俏鬼却是阴声阴气的说笑,意图分散敌人心神,史孟捷却是充耳不闻,依旧凝神接战。

    西山十鬼本来每人各有姓名,但自“西山一窟鬼”的名号在江湖上大响以来,十人索性舍却真姓名,各以一鬼为号。十人的长相行事原本皆有奇特之处,十兄弟相互说道:“江湖上的好汉叫咱们为鬼,咱们便居之不疑,且看是人厉害,还是鬼猛恶?”

    如那讨债鬼,本使镔铁牌,只因他再细微的怨仇也必报复,从来不肯放过一个小小得罪他之人,武林中送了他一个外号叫作“讨债鬼”,他听了反而欣然,索性将兵刃铸成帐簿之形,在每张铁片上用尖刀划了仇人姓名,务要报仇雪怨之后,帐簿上才一笔勾销。

    眼见催命鬼和丧门鬼敌史仲猛不过,他连忙出手相助。烂银点钢管是件奇形兵刃,铁帐簿的形状却更奇特,五张铁片相互撞击,当当作响,催命、丧门、讨债三鬼合斗史仲猛,情势才渐见有利。

    千百头猛兽蹲伏在地,围成一个密密的圈子。西山一窟鬼放眼只见黑暗中到处闪烁着一点点绿油油的眼睛,均知纵然将史氏兄弟尽数打死,要冲出兽圈却也艰难之极。那老妇吊死鬼只想用绳索缠住大力神史季强,但教擒住了他,便能逼令史氏兄弟召回群兽,让出道来。但史季强的武功本在吊死鬼之是谈何容易?笑脸鬼叫道:“二姊,我来助你。”从腰间抽出兵刃,向史季强扑去。

    史季强正斗得焦躁,见笑脸鬼扑上,正合心意,叫一声:“来得好!”青铜杵猛向他头顶盖下。笑脸鬼侧过身子,横过双鞭一挡,噗的一声,双鞭登时折断。笑脸鬼大骇,一个打滚,翻过出去。砰的一响,青铜杵击在地下。笑脸鬼伸手入怀,抓了一把毒粉,不待站起,已扬手向史季强撒去。史季强陡见眼前出现一股淡红色的薄雾,心中一怔,脚步摇晃,立时摔倒。吊死鬼长绳卷处,已套住了他的双腿。

    史伯威、史仲猛、史孟捷三人见大力神失手,都是又惊又怒,苦于被群鬼缠住,无法分身来救。郭襄叫道:“你们干甚么?诡计伤人,算得甚么好汉?”她对交斗双方谁也不帮,但见笑脸鬼这一招太不光明,忍不住出声指斥。便在此时,忽听得身旁一声低吼,金甲狮王史叔刚缓缓站起身来,低沉着嗓子喝道:“放下我四弟!”

    史季强昏晕不醒,吊死鬼用长索连他手臂也缚上了,忌惮他力气太大,怕他突然醒转后崩断绳索,又点了他胁下穴道,叫道:“你驱开畜生让道,我们便放人!”眼见史叔刚双目凹进,满脸蜡黄,走路摇摇晃晃,显然患病不轻,对他毫不在意。

    江晨心有筹算,知道这是刷好感度的时候,当下连忙出声叫道:“喂,这位大哥,你有病在身,万万不可动手。”

    郭襄也道:“是啊,还是大家和谈吧。”

    史叔刚向江晨、郭襄二人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多谢!”脚下却不停,仍是一步步走向史季强,笑脸鬼向吊死鬼使个眼色,分从左右抢上,要连这痨病鬼一起擒住。

    两人扑到史叔刚身边,四手探出,猛听得史叔刚一声低吼,左手在吊死鬼肩头一拍,右手在笑脸鬼背上一托,两人只觉一股巨力突然压在身上,都是脚步一个踉跄,险些摔倒,急忙提气跃开,幸好史叔刚并未追来。一时间,两人相顾骇然,都吓出了一身冷汗,想不到这个痨病鬼竟如此厉害。

    史叔刚俯身解开四弟的穴道,轻轻一拉,已将吊死鬼的长索拉得断为数截,但史季强中了毒雾,始终不醒。史叔刚皱起眉头,喝道:“取解药来!”

    笑脸鬼道:“你收回众畜生,我自将解药给你。”

    史叔刚哼了一声,摇摇晃晃的向笑脸鬼走去。笑脸鬼不敢和他正面为敌,快步闪开。史叔刚似因身上有病,纵跃不得,仍是有气没力的向他走去。站在一旁的四鬼同时跃上,笑脸鬼也回身而斗。史叔刚出掌甚缓,但掌力甚是沉雄,五鬼团团围住了,你刺一枪,我砍一刀,却不敢近身。笑脸鬼怕毒倒自己兄弟,也不敢再放毒雾。这时候,只听得史伯威一声大喝,群兽齐声怒吼。

    西山一窟鬼虽然见过不少大阵仗,当此情景却也不禁胆战心惊。群兽吼声未绝,已纷纷向西山十鬼扑去。郭襄“啊”的一声呼叫,吓得脸色惨白,江晨也为之大吃一惊,一头猛虎几乎都要扑到他身上来了,幸得史家兄弟抛来两顶皮帽,戴在头上。群兽久经训练,一见二人戴上皮帽,便不向二人扑咬,转头攻击十鬼。

    猛虎、豺狼、豹子、人猿、黑熊……诸般猛兽对十鬼或抓或咬,西山十鬼奋力杀毙了七八头恶兽,但一来史氏兄弟从旁牵制,二来猛兽实在太多,片刻之间,十鬼人人受伤,衣衫碎裂,鲜血淋漓,眼见立时便要命丧当地,无一能逃出猛兽的爪牙。

    郭襄见三头雄狮向大头鬼一人围攻,他手中的八角铜锤已掉在地下,右臂被一头雄狮咬住不放,全仗左手运掌成风,勉强支撑,抵挡着另外两头雄狮。郭襄想起他带自己出来,见他如此狼狈,心中不忍,当下不加思索,除下皮帽,扬手挥出,安在他头上,头大帽小,形相极其好笑,而且摇摇欲坠,戴不安稳。史氏兄弟操练群兽之时,头上均戴这种特制的皮帽,畜生无知,那里分得清友敌,一见大头鬼戴上了皮帽,登时转身走开。这边厢四头花豹却已将郭襄围住。

    这时史叔刚正在抢夺长须鬼手中的钢杖,免得他伤兽太多,听得郭襄呼救,回头一看,不禁一惊,只因相距甚远,不及过去解救。但说也奇怪,四头豹子竟不向郭襄抓咬,绕着她边嗅边走,挨挨擦擦,情状居然十分亲热。郭襄吓得呆了,见四头花豹实无恶意,一怔之下,想起母亲和姊姊均曾说过,自己幼时吃母豹的乳汁长大,看来这四头花豹嗅到自己体气有异,因而引为同类。她又惊又喜,俯身搂住两头豹子的头颈,另外两旁头花豹便伸舌舐她的手背和脸颊。郭襄只觉一阵酸痒,咯咯的笑了出来。史氏兄弟驯兽以来,从未见过如此奇景,无不又惊又喜。

    大头鬼虽因皮帽而暂得免祸,但见兄弟姊妹九人个个难逃困厄,怎肯一人独生?他西山一窟鬼并非正人君子,平时所作所为也是旁门左道的居多,但相互间义气深重,当下抓起皮帽,向红衣红裙的俏鬼掷去,叫道:“九妹,你快逃命罢。”

    那俏鬼接住了皮帽,立即掷给了长须鬼,叫道:“大哥,你先出去,将来设法给我们报仇便是。”

    长须鬼却将皮帽抛在笑脸鬼头上,说道:“十弟,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你大哥活不到这么久了。”他十人竟是谁也不肯要这件救命之物。

    便在这个时候,猛听得头顶清啸冷冷,有人朗声说道:“西山一窟鬼不守信约,累得我空等半晚,却原来在这里和群兽胡闹!”

    江晨闻言,身子猛然为之大震,心中更是忍不禁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喊:“次奥!杨过大大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