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16集:返襄阳,太傅庙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纵横江湖三十馀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柰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下面落款为:“剑魔独孤求败。”

    寻了一处山谷,翻开独孤九剑的剑谱,第一页的内容就是这几行字,话语不多,字迹不大,虽然已在山洞中瞧过一次,但江晨还是忍不住的为之叹服:这逼装的,真是绝了!怪不得,一直到了笑傲江湖的时代,武林中还流传着独孤求败的传说。

    有点文化的人,都不难从这几行字中遥想独孤求败当年的风采,一剑在手,横扫天下,无人可阻其锋锐!这是何等的威风?何等的霸道?做人能到如此地步,真可说得上是不负此生了,似这等英风霸气怎能不令人心神往之?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如果想要名传天下、名流千古,一定要先想个内涵又霸气的名字?如独孤求败;再者,需得有一份霸气的墓志铭,这一点,也要向独孤求败学习;最后,当然也要有一点私货,比如,留份武功秘籍,留点神兵利器,再不济,留点金银财宝也是可以的。

    江晨看着绢册出神良久,过了半响之后,沸腾的心绪方才平复下来,随之,小心地将剑谱翻开至第二页,上面记载的便是独孤九剑的总诀式:“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虽只短短三千余字,却已经道尽了诸般剑法的玄奇奥妙所在。

    “嗯?果然不愧是当世最为精深奥妙的剑法,确实非同凡响,当然,也亏得我谋得了裘千仞的一身武功,否则,这剑法便是再高明,再奥妙,我若是看不懂,那也是白搭。”江晨心中忍不禁一声感叹,随之,便开始着手参悟修炼这套剑法。

    这剑法虽然只有九招,但每一招,都隐藏着无数变化,练到极致,破剑、破刀、破枪、破鞭、破索、破掌、破箭以及最后的破气!单拿破剑式而言,虽只一式,但其中于天下各门各派剑法要义兼收并蓄;虽说无招,实际上却是以普天下剑法之招数为根基,因而其变化之多端不逊于天下任何繁杂剑法,至于最后的破气式,更是讲究神而明之,存乎一心,其玄妙之所在,非得下苦功参悟方可得。

    江晨此时一身武功已经非同小可,不逊于当世几位最顶尖的武学宗师,独孤九剑虽然有千般变化,万种玄妙,但只要他稍加参悟修炼,都一一闪现,前后不过短短数日的时间,他已经初步的掌握了这门玄妙剑法。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虽然学会了独孤九剑,但也跟铁掌功和登萍渡水一样,在运用之上还十分生疏,唯有经过长时间的刻苦练习乃至于经历过生死大战,他才能真真正正的达到运用自如的境界。

    想了这些,他也不打算先回襄阳了,却是想要将独孤九剑好生磨练一番,不说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起码也要能够做到运用自如,不然的话,自己只会眼高手低,与人动手,那危险的可是自己,反正,如今才临近八月,距离丐帮英雄大会召开的时间还有两三个月,他一点也不着急。

    当下,江晨就在菩斯曲蛇汇聚的山谷附近,寻了个清净的幽谷,此处林木茂盛,山泉潺潺,确是个清修的好地方。他也不讲究,随便砍了几颗树木,搭了个简易的草棚,便开始练起剑法来。

    裘千仞作为一代武学宗师,虽然最拿手的是轻功和掌法,但于剑法也颇有研究,正所谓,一法通万法通,纵然不能达到绝顶境界,但放眼武林之中,也绝对属于上乘一列,有此根基,他修炼起独孤九剑,自然是精进迅速。再加上不断地猎杀菩斯曲蛇,服食蛇胆,内家修为增长,也是丝毫不慢。

    山中不知岁月,也不知过去了多少时日,这一天,江晨如往常一般演练剑法,他也不拘泥于招式套路,将裘千仞记忆之中的几路剑法并独孤九剑拆分的七零八落,但运剑行招之间,非但不显凌乱,反而给人一种天马行空一般的其妙,最后,他将这所有的剑招,化繁为简,简化归一,最终只剩下一剑。

    “九九归元,一剑破气!”

    修炼渐入佳境,江晨猛地一剑破空,神而明之,却是独孤九剑的最后一招,破气式,剑锋所向,顿时在前方山壁之上划出一道数米长短的沟壑,让人一见便觉触目惊心,剑痕之上,甚至隐然还有一股剑意透出。

    “嗯,潜心苦修至今,这一套独孤九剑才算是大成,今后要做的,就是逐渐的将所有剑招都忘掉,然后摆脱独孤求败的剑意影响,方才能够成就属于我自己的剑法。”江晨心中思量着,对自己此番修炼的收获却是颇为满意。

    他的内功修为之高,已经达到四阶中期,比之郭靖、杨过、金轮法王等人都要强上一筹,先前因铁掌功威力不足,所以,即便他的铁掌功造诣已经胜过了原来的裘千仞,却也未必能够胜得过郭靖、杨过、金轮法王这些绝顶高手,但如今他练成了这门这独孤九剑,一切就大不相同了!

    独孤九剑本身就是一门及高深的剑法,已然达到剑道的一种极境,江晨通过学习独孤九剑,反推出独孤求败当初的武功境界,剑法造诣自然是与日俱增,纵然还未能登峰造极,但也可以运用自如,再加上破金剑削铁如泥的锋锐,已经足以与杨过、郭靖、金轮法王这些神雕世界的绝顶高手匹敌。

    武功剑法修炼有成,江晨此行的目的可谓是已经圆满达成,当即决定返回襄阳,当然了,在返回襄阳之前,他也不忘记四处转了一圈,恰好,让他在半路上遇到了一支元蒙大军的运粮队伍,这才知道,元蒙已经灭了大理,还军北上,另一路兵马自北而南,两路大军预拟会师襄樊,一举而灭大宋。

    这一次元蒙事先筹划数年,志在必得,北上的大军由皇弟忽必烈统率,南下大军由元蒙皇帝蒙哥御驾亲统,精兵猛将,尽皆从龙而来,声势之大,实是前所未有。

    正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元蒙数十万大军侵袭而来,所需粮草自然非同小可,所以,运粮队伍早已提前开拔,将粮草运往一些固定地方囤积。对此,江晨没别的话可说,当即拔剑开杀。

    剑冢一番奇遇,不仅让他学得了独孤九剑,更让他内功外功大增,再加上破金剑锋锐无比,一支上千人的运粮队伍,不过短短小半天时间,就给他悉数杀了个干净,这批粮草,则被他分给了附近的百姓,让他们逃往南方。比起喜欢屠城灭村的元蒙,虽然南方的宋朝也是昏庸无比,苛捐杂税一大堆,到底还能勉强活命。

    “这个该死的时代!”江晨口中感叹着,心中的杀意更甚,手中的长剑更利,索性专门截杀元蒙的运粮队伍,粮草能分发给百姓就尽量分发,不能分发的就当场烧毁。当然如果遇到其他该杀的人,他的剑下,也同样半点不留情面,于是乎,很快,就有无数人在传:黑衣修罗又出现了!

    一番大杀,以鲜血铸炼的剑法比先前更利,江晨这才往襄阳返回,因他转道去了趟绝情谷,抓了几只带字的蜜蜂,路上又遇见一些不平之事,回程难免多费了不少时间,直到这一日,他到了岘山脚下,看见了一间山庙,虽然只是一间普通的山庙,而且早已废弃,还布满灰尘,只剩下几块破烂的门板和一尊被蜘蛛网铺满的神像,但这间山庙的名字却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羊太傅庙。”

    江晨站在羊太傅庙前想了好半天,直到好半响之后,他才终于想起,貌似鲁有脚那个倒霉蛋便是在这里丧生于霍都之手的。后来郭襄还到这里来祭拜他,遭遇尼摩星,被杨过大大暗中出手相救,而且,后来化名何师我潜伏丐帮的霍都也是杨过大大一手策划揭穿的,可谓是让杨过做足了人情,抢足了风头。

    也不知道鲁有脚那家伙挂了没有?江晨心里嘀咕着来到了襄阳城中,只听见城里传的沸沸扬扬的,说的都是丐帮帮主鲁有脚昨晚被奸人陷害、惨死于“羊太傅庙”的事情,他不禁有些替鲁有脚感到悲哀,本来还想救他一命的,现在看来是用不着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救不了鲁有脚,不还有个郭襄吗,尼摩星,算你倒霉,本大侠新近练成了盖世武功,正好拿你来试剑!

    当下,他在襄阳城里吃了个饱,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又在兵器铺里重新给破金剑配了一副上好剑鞘,这才来到寺庙的神像后面躲了起来,心想:“也不知道,获取尼摩星这家伙的内力,再加倍强化一下,能不能让我再升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