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24集:丐帮大会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郭襄那里出来,江晨不由得一声苦笑,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之中的主叫无敌模式?就连自己,也不得不将自己费尽心力得来的独孤九剑教给了郭襄。想到这里,他不禁暗做决定,非得想办法捞回本钱,否则岂不是丢了自己穿越者的脸面?

    次日英雄大宴续开,郭襄房中竟然又摆设英雄小宴,江晨索性日日到场,势要把送出剑谱的损失给吃回来,当然,这期间却也着实是交了不少的武林怪客。黄蓉早便吩咐厨房精心备了菜肴,让女儿招待客人,郭芙这几日尽在盘算丈夫是否能夺得丐帮帮主之位,对妹子的怪客丝毫不曾放在心上。至于郭破虏,则忙着潜心修炼武功,他得江晨指点武功,如今正是勇猛精进的时候。

    如是数日,英雄大会中对如何联络各路豪杰、如何扰乱元蒙后军、如何协助城守,均已商议妥善。群豪摩拳擦掌,只待敌军到来厮杀。郭靖见群豪齐心,虽然喜慰,但他久在元蒙军中,知道元蒙大军兵势之强,决非数千名江湖汉子所能抵御,心下总是不能无忧。

    这日三月廿四,大会已毕,排定午后推选丐帮的帮主。群豪用过午膳,纷纷赶往西大校场去,江晨终于也安奈不住,随着人流前往,只见校场正中巍巍搭着一座高台,台南排列着千余张椅子板凳。

    这时台下已聚了二千余名丐帮帮众,尽是丐帮中资历长久、武艺超群的人物,品级最低的也是四袋弟子,这二千余名帮众分归四大长老统率。丐帮原来鲁、简、梁、彭四大长老中,鲁有脚升任帮主后新近遇害,彭长老叛帮,为慈恩所杀,简长老年迈病死,现下只剩下一位梁长老,成为首席长老,其余三位长老均系由八袋弟子递升。帮众按着路军州县,于东南西北四方围着高台坐地,丐帮祖传规矩,不论大会小集,人人席地而坐,不失乞丐本色。

    丐帮职司迎宾的帮众肃请群豪分别入座观礼。耶律齐、郭芙夫妇,武敦儒、耶律燕夫妇,武修文、完颜萍夫妇等因系小辈,又是一半主人身份,坐在最后一排;各人十余年苦练,均自觉武功大有进境,暗自盘算,如何在数千英雄之前一显身手。

    江晨虽然年轻,但因是郭芙、郭襄两姊妹的救命恩人,又是客居在此,再加上一身武功着实高强非凡,黄蓉虽然心有顾忌,但还是与郭靖一起,将他请上了客座的上席,命人奉上茶水点心,好生招待。

    少顷,群雄来得差不多了,黄蓉便即宣布比武开始,丐帮毕竟是天下第一大帮,这些年民不聊生,行乞者甚众,再加上守卫襄阳,更有许多少年英侠加盟,因此实力鼎盛,高手也是众多,这一番争斗下来,看得人眼花缭乱,江晨武功已经极高,这些所谓的丐帮高手,也未必能入他的法眼,但看他们争斗,却能极大的开阔眼界,增加自己的经验,因此倒也看得很是尽兴。

    不多时候,武敦儒、修文兄弟便已给人打下台来,紧接着,朱子柳的武侄儿、泗水渔隐的三个弟子、丐帮中的四名八袋弟子、六名七袋弟子,均已先后失手。台上耶律齐已连败三名好手,正施展周伯通所授七十二路空明拳,和一个名为蓝天和的四十余岁壮汉交手。

    这时,场中一阵纷乱,却是郭襄、大头鬼领着杨过的神雕来到了场中,耶律齐经过一番苦斗,终于击败了对方。适才二人这一场龙争虎斗,蓝天和掌力威猛凌厉,台下人人有目共睹,但耶律己齐居然将他败于无形,凡是稍有见识之人,再也不敢上台挑战。

    耶律齐是郭靖、黄蓉的女婿,与丐帮大有渊源,四大长老和众八袋弟子都愿他当上帮主。他又是全真派耆宿周伯通的弟子,全真教弟子算来都是他晚辈。凡是与郭靖夫妇、全真教有交情的好手,都不再与争。只有几个不自量力的莽撞之徒才上台领教,但都是接不上数招,便即落败。

    梁长老见状,正欲奉耶律齐为帮主,忽有探子来报,奇袭邓州新野的两路蒙古大军被不明之人伏击,全军覆没,正商议之间,便听得远处传来一阵阵狮吼虎啸、猿啼象奔之声,群雄纷纷大惊失色,唯有郭襄心中一喜,叫道:“史家兄弟来啦!”

    郭靖生恐野兽伤人,连忙让武修文调了两千弓箭手过来,弓弩手刚布好阵势,只见万兽山庄史家兄弟驱虎象狮豹等猛兽列阵到来。群兽猛恶狰狞,不断发出低吼,然行列整齐,竟是丝毫不乱。校场上群雄个个见多识广,但陡然见了这许多猛兽,亦不免心中惴惴。

    当史氏五兄弟手中各提一只皮袋,走到郭襄身前,躬身说道:“恭祝姑娘长命百岁,平安如意。”的时候,江晨知道,郭襄小姑娘已经彻底的陷入了一个不可自拔的爱情漩涡之中,这一生,都再难脱逃得出!

    随后,当史家兄弟说出袭击邓州新野的蒙古大军是神雕侠杨过率众击杀的时候,群雄不禁为之称贺,紧接着,西山一驱鬼又悉数登场,带着众人看了一场绚丽无比的流星雨.......我呸,是烟花!而且,还是相当高端的烟花,但见满天花雨,组成“恭祝郭二姑娘多福多寿”十个大字,十字颜色各不相同,高悬半空,良久方散。

    随之,忽听北方远远传来犹如闷雷般的声音,一响跟着一响,轰轰不绝,只是隔得远了,响声却是极轻,只黑夜天空,却隐隐泛起了红光。

    好嘛,烧毁粮草,这分明是自己之前用剩下的招数,但江晨却不得不承认,虽然他曾经大开杀戒,闯下“黑衣修罗”的森森名号,可惜,他毕竟独来独往就一个人,终究难比杨过浪迹江湖十六载,结下了无数的江湖英豪,而杨过,也确实当之无愧是装逼界的达人,自己拍马也赶不上啊!

    在旁人看来,杨过这一连番的所为,只是为了给郭襄庆贺生日,自然是让郭襄出尽了风头。但群豪稍作庆贺,随即丐帮梁长老便就借机宣布推耶律齐为丐帮帮主,这个时候,何师我终于上场了!

    只见他身披一件宽大破烂的黑衣,手持一根酒杯口粗细的铁杖,满头乱发,一张脸焦黄臃肿凹凹凸凸的满是疤痕,背上负着五只布袋,原来是一名五袋弟子。丐帮中本乏相貌俊雅之人,但这人更是奇无伦。

    何师我一上场,旋即冷笑道:“第一,打狗棒尚未夺回。第二,杀害前帮主的凶手还没找到。这两件大事未办,便想做帮主啦,未免太性急了些罢?”这几句话理正词严,咄咄逼人,只说得耶律齐无言以对。

    毕竟是以武论英雄,终究还是打过算数的,这一回可是跌破了许多人的眼界,何师我的武功极高,耶律齐与他交手四五十招,也没有占到一分一毫的上风,这时将近戌时,月沉星淡,高台四周插着十多枝大火把,两人相斗的情状台下群雄都瞧得清清楚楚。

    激斗正酣之际,何师我突然使出“大风袖”功夫,将高台四周的火把尽数吹灭,随即两人在黑暗中一记硬拼,何师我仗着独门兵刃暗算了耶律齐,将他打下擂台,自己也被耶律齐身上的软猬甲刺伤,看来两人旗鼓相当,但耶律齐被击下台,这番交手显是输了。

    郭芙大不服气,叫道:“这人暗使奸计,齐哥,上台去跟他再决胜败。”

    耶律齐摇头道:“他便是以智取胜,也是胜了,何况纵然各拼武功,我也未必能赢。”

    何师我昂起一张黄肿的丑脸,说道:“在下虽胜了耶律大爷,却未敢便居帮主之位。须得寻到打狗棒,杀了霍都,那时再凭各位公决。”众人心想,这几句话倒说得公道,眼见他虽然胜得暧昧,但武功究属十分高强,听了这几句话后,丐帮中便有人喝起采来。

    何师我站在台口,抱拳向众人行礼,说道:“那一位英雄再赐教,便请上台。”

    因他击败了耶律齐,是以,四面询问了一周,也不见有人上台,心下正自得意,却在这个时候,恍惚之间,一道黑色人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擂台之上,随之,只听得一声淡然话语,响彻周遭:

    “在下江晨,特来领教一下未来丐帮帮主的武功。”

    “他果然是有重大图谋的。”见状,黄蓉心中一惊;“这个江晨武功之高,只怕当世少有敌手,他若当真想要争夺丐帮帮主之位,谁能阻止得了他?”这边想着,不禁看向了自己的丈夫郭靖,但郭靖却没想这么多,一双眼睛只盯着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