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41集:见众生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恭喜轮回者江晨,完成附属任务:三个月内,学会一种国术,至少达至初成境界,获得加倍扩充腕表空间一次,现在已开始........”

    “腕表空间加倍扩充完毕:大小为四立方米,可按照轮回者的意愿,随意更改长宽高,可储存没有意识、且大小不超过空间极限的物体,可以通过完成特定的任务扩充空间大小,可将空间里的东西带出轮回世界..........”

    “附属任务二开启:发扬你所学会的国术咏春,使得咏春拳之威名传遍整个香港,任务完成,可以随机获得一门内家拳的修炼功法,并附带明劲、暗劲、化劲、丹劲四个境界的修炼心得,任务失败,大病两个月。”

    时间飞逝,转眼之间,便是三个月的时限到来,有着一代宗师叶问的细心教导,再加上江晨的先天根底,随着他努力修炼,终于将咏春拳修炼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不单掌握了明劲的自如运用,暗劲也已经领悟,甚至就连化劲,也被他摸索出了一些。

    这期间,黄粱等人因不满江晨压在他们头上当了大师兄,所以先后向着江晨发起挑战,至于挑战结果,呵呵.........不管是心服还是口服,总而言之,现在的黄粱等人,一个个的全都张口大师兄,闭口也是大师兄。

    好吧,武力虽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但往往却是最直接、最简单的办法,江晨有着自己的目标,自然不想把时间浪费到不该浪费的事情上,国术是与古武完全不相同的修炼体系,他想要在十二年内,通达内外真谛,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好在,附属任务二让他看到了更进一步的希望,虽然有叶问的传授,但若是能够得到获得一门内家拳的所有传承,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件再好也不过的事情。毕竟,叶问虽然是一代宗师,但也不过化劲修为,距离更高一层的丹劲,所知有限。所以,对于黄粱时常带人来拜师的事情,他是乐见其成的。

    同样,对于叶问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坏事,虽然,江晨给的学费很多,但是,他也不可能就靠江晨一个人的学费过活,徒弟越多,自己的收入也就越多,妻子和孩子的生活自然也会跟着水涨船高,越来越好。

    只可惜,叶问这人涵养太好,他从来不会主动跟徒弟们要学会,亏得有江晨每个月都主动上交,否则,他家都快揭不开锅了。

    “该收学费了。”这天中午,叶问的妻子张永成来送饭的时候,有些不满的跟叶问提了一句:“阿晨每个月虽然给的不少,可是,咱们要吃饭交房租、还要给孩子交学费,也剩不下多少。”

    张永成本是一个大家闺秀,叶家也很富裕,所以,自从她嫁给叶问之后,从没有担心过家里的经济问题,一家子和和美美的在佛山过着小日子,自在舒适。但可惜的是,战争的来临却生生的将这种平静打破了,硬生生的将一个大家闺秀给逼成了整天为材米油盐算计的家庭主妇!

    作为叶问的大弟子,江晨也算跟张永成认识,因得知道,他是叶问弟子之中天分最高、学问最好、学费又交的最多的一个,所以,关系还算不错,有时候,也常常会教江晨一起吃个午饭什么的。

    “知道了。”叶问低着头吃饭,有些不敢看妻子。

    “你每次都这么说。”永成低着头轻声道,声音有些埋怨。

    叶问顿时尴尬的笑了笑,对于叶问来说,妻子那有些责怪的语气,绝对称得上是天大的事了,只能含糊着答应道:“一会就收……一会就收……”

    平心而论,叶问的学费其实并不高,但是他的徒弟之中,除了江晨之外基本上都是贫苦大众,每个月赚的钱并不多,再加上每个人都要生活、都要养家,使得叶问每次跟这些贫困的弟子收学费的时候心里都有些过意不去。

    但张永成既然开口了,他也没有办法,旁晚关门的时候,他只好硬着头皮叫住了正要离开的众徒弟,搓了搓手,脸上流露出了几分尴尬神色。

    江晨一看,哪里还不明白叶问这是想要收学费了,当下,便就抢先出声道:“师父,是不是该交学费了,给,这是我的学费。”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递向了叶问。

    其实,江晨早在拜师的时候,就在信封中封了一千块钱,足够好几年的学费了,完全不必再交,但他每月还是按时交学费,只是纯粹的想要帮助叶问一家,他计算的很好,给的钱不多不少,刚好够叶问一家还完欠款、然后舒舒服服的生活。不是江晨小气,只是,升米恩斗米仇,给的太多,虽然不至于会让叶问跟他这个入室大弟子结仇,但对叶问这样的国术宗师来说,无疑是一种侮辱。

    黄粱等人眼见着江晨开口,顿时明白过来,纷纷从兜里掏出钱,递到叶问的手里。

    叶问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江晨,这个弟子不但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给自己送上了一笔钱,而且学拳的时候也非常认真,进步极快。不但如此,更懂得人情世故,知道在自己尴尬的时候挺身而出,当真是难得之极。

    “师父……我……我只能先交两块,我妈她生病了……”徐世昌的脸上泛出一抹难色,有些尴尬的摸出两张皱巴巴的钞票,递向了叶问。

    叶问一听,当下忙将徐世昌递钱的手推了回去,一脸关切道:“既然你母亲生了病,那就先给你母亲看病吧,学费的事,下个月再说。”

    看着师兄弟们都交了学费,自己却拿不出钱来,徐世昌多少有些脸红耳臊,但是,想到母亲的病情,他到底还是将钱收了回来,紧紧握在手中。虽然,对于很多人来说,只有微不足道的一点,但对他来说,却是他的所有,所以,他很用力、很用力的握在手中,他握住的,是自己的尊严,更是母亲的生命。

    不远处,江晨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中不由得为之一阵感慨,虽然他也曾落魄过,可是,终究未曾有过像徐世昌这样的艰难,一个才二十岁不到的青年,或者说少年,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困苦磨练。

    这一刻,江晨忽然知道自己欠缺了什么,这是他生命中缺少的感悟,武之道,不管是古武还是国术,修行者所见,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穿破生死,江晨自问见过自己,历经襄阳大战,看着漫野战火,无尽厮杀,山河破碎,也面前算得上是见过天地,唯有众生,他始终看得不透。

    今朝一瞬恍然,眼前众生在望,江晨心神震动,忽有所感,于是,便在与一众同门下了天台之后,叫住了正要离去的徐世昌,二话不说,直接从口袋里摸出一叠钱,塞到他的手中:“徐师弟,之前听说你母亲生病了,我这个做师兄的别的也帮不上太多,一点心意,希望你不要推辞。”

    “这........这不太好吧。”徐世昌虽然有所意动,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做人准则,连忙推辞道:“我怎么可以要师兄的钱?”

    江晨心知这个时代的人多很硬气,当下连忙笑着道:“那就算是我借给你的,先给你妈妈看病,等你以后赚了钱再还我就是。”说话间,他不由分说的将手中的那叠钱塞到了徐世昌的手中,随之转身而去。

    “师兄!”看着江晨渐渐走远的背影,徐世昌的声音有些哽咽,眼角,更是隐隐有泪光浮现。

    在叶问的一众弟子之中,江晨的天资功夫是最好的,但这位大师兄的人缘却不怎么样,因为,如今叶问的弟子,大都是黄粱引介来的,大家都与黄粱交好,几乎抱成了团,若非江晨的功夫实在太高,估计他们早就拜请黄粱做大师兄了。

    虽然,江晨靠着强大的武力让他们都不得不称其为大师兄,但众人谁也不是心甘情愿,徐世昌也是如此,但今天,徐世昌的这一声“师兄”,却是叫的真情实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