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46集:八卦,冲突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报啦,看报啦,咏春大战洪拳,争夺港岛武术界第一高手之名,弘扬国粹,今天的报纸免费啦……”

    第二天,整个港岛所有媒体都在争相报道昨天的擂台比武,而且,因为江晨的暗中操控,各大媒体在报导之时,把咏春拳夸的神乎其神,更重要的是,这些报纸完全都是免费的,不拿白不拿。

    于是乎,很快,整个港岛,上至权贵富商,下至普通百姓,几乎人人都拿到了一份甚至好几份报纸,且不说这个时代的人比较质朴和单纯,见得多了,自然而然也就信以为真,一时间,咏春拳就在港岛就成了家喻户晓的存在。

    “恭喜轮回者江晨,完成附属任务二:发扬咏春,使得咏春拳之威名传遍整个香港,获得内家拳八卦掌的修炼功法,并附带明劲、暗劲、化劲、丹劲四个境界的修炼心得........”

    “附属任务三开启:在华洋拳赛的擂台上,以中华国术击败西方拳王龙卷风,任务完成,可以获得洗筋伐髓一次,全面提升修炼者的天赋资质;任务失败,大病四个月,智商下降一点。”

    谋算了这许久,终于完成了第二个附属任务,江晨接收着来自轮回腕表传递过来的信息,还来不及流露出几分信息,随之,脑海之中便是被八卦掌的修炼功法以及心得给塞得满满当当的,好半响,他方才渐渐清醒过来。

    一门传承完整的功法,岂是小可,江晨也是占着这是轮回发放的任务奖励,并不会给他带来任何伤害,否则,换做其他人,早就被这庞大的信息洪流冲破了脑袋,即便不傻,估计也得愣了!

    话说,他所接受的这一套八卦掌,位列三大内家拳之一,与当世诸多名家都大不相同,名为‘八卦心流’,共有八式:乾狮吼神岳、坤麟返道躯、震龙平云托、坎蛇顺江势、艮熊背修身、离鹞卧心眠、巽凤掣风轮、兑猿抱灵石。可谓变化精妙,威力非凡。

    功法尚在其次,关键是这一套八卦掌附带的修炼心得,包括明劲、暗劲、化劲以及丹劲在内,全都祥述的一清二楚,让他对于内家拳的领悟,一下子就达到了当世顶峰,往后修炼,即便没有师父,他也一样可以飞速精进。

    不过,真要让他做背叛师门的事情,他却是不肯的,一来,他当初是真心诚意拜入叶问门下的;二来,他为人处世,自有属于自己的底限;三来,借助叶问的存在,他可以更好地接触武术界,而且,修炼的道路上,能够有一个适合的人与自己谈武论道,这本身就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如此种种累加一起,江晨找不到背叛师门的理由,甚至,为了让叶问的修为能够更进一步,在他消化了八卦掌的信息,完全凝练化劲之后,不仅亲自上叶问家登门拜访,还打包送了叶问一根五百年的人参。

    野生人参本就是大补之物,更何况是五百年的老参,绝对称得上是罕世难求的珍宝,其药力之强,足够将叶问之前的暗伤全部修复。因着知道叶问与张永成的夫妻感情极好,他更是不惜多送了一根百年老参。

    倒不是江晨厚此薄彼,只是,这人参虽然大补,不过,也要看服用的人是谁,像是江晨、叶问这样的武道高手,不仅本身根基雄厚,承受能力也强,自然能够随意的服用大补之物,但若是根基不足,强行服用,只会虚不受补。

    叶问显然是识货的人,见得这般珍贵之物,连忙推辞:“阿晨,你这份礼物未免太过珍贵,我真的不能收。”

    江晨笑着道:“师傅,你觉得以我现下的眼力,难道看不出来,你身上有暗伤,而且,师母的身体也不好,她又怀有身孕,你就算是不为自己,为了师母和孩子们,也该收下这礼物。”

    “这.......”叶问一阵迟疑,却见厨房内妻子张永成那挺着大肚子还在忙碌的身影,只得无奈应声道:“也罢,我礼物我就收下了,不过,往后你切记不可再破费了。”

    “好。”江晨应了下来,心中暗道可惜,他本来还想送叶问一个武馆的,看来现在是不成了,不过,到也没关系,相比于这些身外之物,还是人参更适合叶问,毕竟,这能够让他和他的家人获得健康。

    叶问对自己收下的这个开山大弟子越来越满意,与江晨谈武论道的时候,自然是毫无保留,而江晨也不仅仅只是一味的听,许多时候,会与他争相讨论,言语之间,多有新意、深意,两人渐渐向着亦师亦友的方向发展。一旁,张永成在忙碌中看着师徒二人谈笑风生,也不禁为之温婉一笑。

    不过,这世上的事情,莫过于福祸相随,这边,叶问和江晨师徒二人忙着谈武论道,教场那边却是出现了变故,一帮人堵住了通往天台的楼梯口,在街道上大肆闹事,为首之人,赫然正是之前与黄粱有过冲突的郑伟基。

    却原来,就在叶问拒绝交会费后,郑伟基就一直琢磨着要给叶问一个难看,再加上这几天的报纸竟然都在大肆报道叶问和洪震南的交手情况,哪里还忍得住?当即纠结几个师弟领着一帮手下,就来堵叶问的门,将想要跟叶问学拳的人都赶走。

    天台下的动静颇大,自然惊扰到了天台上正在练拳的黄粱等人,纷纷凑到阳台上,眼见着郑伟基竟然将来学拳的人都赶走了,不由得为之大怒!

    黄粱本就和郑伟基有怨,被郑伟基等人如此挑衅,登时就红了眼,抄起一个花盆就往下砸,旁边的师弟们见黄粱的动作,纷纷有样学样,抄起花盆就往下砸去,郑伟基等人连忙闪身躲避,一时间整条街道上鸡飞狗跳、乱成一团。

    “基哥你看!来了几个学咏春的人!”就在这时,一个小弟眼尖,看到了两个咏春派的弟子,连忙将两人指给郑伟基。郑伟基适才差点被黄粱等人砸到头,心里正火,看到咏春派的弟子想也不想,上前就开打!

    且不说武功上的差距,郑伟基一方是有备而来,人多势众,咏春派这边却只有两个人,就算手再多也不够打,是以,双方刚一交手就被一顿痛打。天台上,黄粱眼见着己方的人被打,二话不说,当即就冲了下来!

    此时此刻,叶问这个师傅和江晨这个颇具威严的大师兄都不在,身为二师兄的黄粱,他的言行自然而然就是一众咏春派弟子的标杆,眼见着黄粱冲了下去,一众咏春派弟子也都跟着冲了下去。

    本就是来闹事的,郑伟基当然不怕打架,当下口中便是一声大喝:“给我上!”喝声未落,他已然先行扑向了黄粱,先前败在黄粱手上,一直是他心中的一根倒刺,如今再遇,自然要重分胜负。

    “怕你不成!”黄粱本来性子冲动,眼见着郑伟基向自己冲来,当下毫不示弱的迎击而上,与他噼里啪啦的打在了一起,两人都是各自门派之中颇有些资质的弟子,个性自负,如今冤家路窄,自是少不了一番好勇斗狠。

    领头的都干起来了,剩下的人自然也不可能站在一旁干看着,于是很快就冲突升级,动起了手,双方加起来足足五六十个人,在街道上打得不亦乐乎,一时之间,整个场面变得混乱不堪。

    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黄粱、郑伟基等人打得起兴,旁边街道上的小摊和商店顿时就遭了殃。

    “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货摊被掀翻了,柜子被推到了,招牌被砸啦了,惹得周遭邻居纷纷避散。

    偌大的街道上,只剩下两帮发了狂的人,正在疯狂斗殴,等到叶问和江晨两人闻讯赶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