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我要做大明星 > 第49章 一试通过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到酒店后,其他人都去看一试的榜,准确地说,是二试的名单。

    只有卢冲、曾莉还留在酒店。

    卢冲把曾莉放到床上,柔声问道:“你觉得怎么样,腿还疼吗?”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这腿伤会影响曾莉明天的二试,毕竟不是谁都有黄小鸣教主那样的运气,拄着拐杖进考场,打一套广播体操,凭着一张“300分”的脸,就进了北电,中戏那边似乎没有那么儿戏,如果曾莉明天落榜,输给林伟峰十万块是小事,曾莉以后的职业生涯要是受到严重影响,就不太好了。

    其实,卢冲过度担心了,中戏也曾经很儿戏的。

    王天后的第二个前夫,李丫朋考中戏时,穿着运动服,背着大挎包,装着篮球,就进去了,初试时是才艺表演,李丫朋比较爱面子的,有着很強的自尊心,在那儿站着特别不好意思。老师让唱歌,他说不会;演个小品,不会;给讲个故事,也不会!老师问他是干嘛的,李丫朋老实的说陪朋友考试。后来,老师说:你太无视考场纪律!李丫朋赶紧唱了一首《恋曲1990》,结果唱到一半忘了词。

    虽然这样,李丫朋还进了中戏,据说这是中戏招生历史上的著名笑话,也算是中戏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典型吧。

    曾莉这小妞运气一直不算太好,不能指望她的运气。

    “赶快好起来吧。”卢冲下意识地,伸手给她按摩腿部伤口,一边按摩,心里一边强烈地盼望,赶快好起来吧。

    按着按着,曾莉觉得越来越舒服,最后居然说:“腿一点都不疼了。”

    卢冲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揭开伤口的包扎,一看,居然差不多痊愈了,腿上原来的青肿也消失了。

    曾莉一脸崇拜地看着卢冲:“冲哥,你简直太神了,你按着的时候,我就感到有一股热流从你的手掌往我的腿上跑,好舒服,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好了,你简直是神医。”

    卢冲想起来了,租书店老板后来提及过,那天闪电打中他以后,闪电就消失在他身上,根本没有往其他地方扩散。

    卢冲后来觉得很不可思议,据说,闪电的的平均电流是3万安培,最大电流可达30万安培;闪电的电压很高,约为1亿至10亿伏特;一个中等强度雷暴的功率可达一千万瓦,相当于一座小型核电站的输出功率;闪电的温度,从摄氏一万七千度至二万八千度不等,等于太阳表面温度的3~5倍。如果被闪电击中,很有可能,在很短的时间里,被强大的电流烧成黑炭,甚至灰飞烟灭。

    可奇怪的是,不只是卢冲能在雷电后得以生还,根据记载,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在被雷电击中以后生还。

    有个叫Roy-Sullivan的退休森林管理员,曾经被闪电击中过七次,闪电曾经烫焦他的眉毛,烧着他的头发,灼伤他的肩膀,扯走他的鞋子,甚至把他抛到汽车外面,结果还是生还。

    有个叫做Tony-Cicoria的美国男人,原来是专攻骨科的医生。有天夜晚,他不巧被闪电击中了,但是他却完全没有事,而且还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症状,他开始强烈的喜欢优美的钢琴声。尽管在被闪电击中前他对音乐完全没有一点研究,后来的他却成为了一位专业的钢琴演奏家,并在全美举办多次演奏会,也写了好多首曲子,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有一个叫做Edwin-E.Robinson的62岁老男人,本身耳朵就有问题的他,之前因为一场车祸使得双眼也跟着失明了。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他被雷击中了。神奇的事情却发生了,他居然恢复视力,而且不需要再靠助听器来听声音了!

    上面那三件事情都是真事,如果他们的是真事,那像卢冲这种被一个闪电击中,闪电把灵魂带到二十年前的身体里,也是有可能存在的了。

    那闪电改造了卢冲的身体,给他带来了奇异的超能力,还带来了强大的恢复能力,不但能帮自己恢复,也能帮他人恢复,也是有可能的。

    卢冲很快就想通了,也就不再自我迷惑了。

    他温柔地看着曾莉,笑着说:“我在给你按的时候,心里一直在说,赶紧好起来,赶紧好起来,心诚所致,金石为开,我这一念,果然就好起来了,赶紧下床走两步。”

    “走两步……”看曾莉走的婷婷袅袅的,轻松自在,没有一点儿毛病,他就赶紧闭嘴了,就怕再多说几句,就说出《卖拐》的节奏,把曾莉忽悠瘸了,那就罪不可恕了。

    曾莉看腿伤大好,心情大悦,走着走着就跳了一支舞,旋转跳跃,一不留神,倒在卢冲面前。

    这丫头是故意的吧,卢冲又不能不扶,赶紧伸出手,扶着曾莉的腰。

    卢冲一只手托着曾莉纤细的小蛮腰,曾莉半躺在卢冲的怀里。

    曾莉盈盈双眸脉脉含情地看着卢冲,长长的睫毛眨了眨,随后眼睛慢慢地闭上,粉嘟嘟的樱唇水灵灵地翘起。

    在这个时候,就算卢冲再吊丝,也知道该怎么办。

    他撅起嘴巴,俯身下来。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该死的敲门声忽然响起。

    卢冲和曾莉全都气急,又无可奈何。

    曾莉站起身,躺回到床上。

    卢冲打开门,袁荃、刘欣悦站在门边,全都一脸复杂的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我正在给曾莉按摩腿,”卢冲怨怼地看着她们:“有事吗?”

    袁荃很快调整好心情,笑着说:“是好消息,我和曾莉都进入二试了。”

    刘欣悦也笑着说:“同样是好消息,卢冲,你和我都进入二试了。”

    卢冲顿时松了一口气,过去的几天时间里,他一直在担心,自己会因为稍微出格的表现,会在一试中被老师刷掉,没想到居然通过了。

    可二试,难度更大,除了台词之外,最重要的是形体,如果老师让自己跳一支舞蹈,那以自己僵硬的没有律动感的身体,岂不是马上要滚蛋的节奏。

    哎,担心那么多干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