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我要做大明星 > 第50章 那一世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傅奇冲过来,一把抱住卢冲:“冲哥,我通过一试了!”

    “激动啥呢,”卢冲一把将他推开:“还有二试、三试呢,淘汰率更高,三试过后还有高考呢,等过了三试、过了高考,咱们再这样,行不?”

    一试淘汰率高,二试、三试淘汰率更高,他们又不像李丫朋、黄小鸣那两代内地偶像小生那样开挂的。

    李丫朋二试时,上台表演,他不擅长歌舞,只好讲故事,讲完以后又朗诵了“床前明月光……”

    老师问他懂不懂五线谱,李丫朋爽快地说:“会!”老师坐到钢琴前准备为他伴奏,一看要动真格的,李丫朋赶紧改口:“算了,我还是清唱吧。”

    口试时,老师问他懂不懂围棋,没想到李丫朋竟然反问老师:“你懂吗?”老师说不懂。李丫朋追问:“不懂怎么能向我提问呢?”

    难怪这货将来会有一个“深井二号”的微博号,年轻的时候二的出奇,也就是他了,换做别人这么二的话,早就被老师刷掉了。

    不管是北电、中戏还是上戏,每年都有一两个类似黄小鸣、李丫朋之类的学生,几乎是被破格录取进去的,卢冲这一届已经有了一个黄小鸣,他非常确定,自己不可能是第二个黄小鸣,所以接下来,他要努力发挥,在自己的强项上发挥出百分百的光芒,只希望这些光芒可以掩盖住他的缺点,能让老师网开一面。

    第二天,到达二试的考场,卢冲惊讶地看到,他居然跟陈昆一个考场,而主考官居然还是崔老师。

    二试,考集体小品、台词、形体、声乐。

    集体小品的题目是《公交车》,每个考生都在努力扮演他们在公交车上的样子,或摇摇晃晃,或者晕车,陈昆比较聪明一点,他干脆扮演了一个公交车司机,坐在那里,不断地转方向盘。

    卢冲经过片刻的迷茫,马上发现到一点,现在的公交车可不同于二十年后的无人售票空调车,现在的公交车还是有人售票的,甚至售票员里还涌现出李秀丽那样的劳模。

    所以,他二话不说,拿起书包,斜跨在腰间,在考生中挤来挤去的,不断地嚷着:“东直门到了,有到东直门的乘客做好准备了!车上拥挤,大家体谅点,同志往里面走一点,里面还有很大空间。哎,有位大爷上车了,有人给大爷让个座吗,哎,谢谢您了……”

    崔老师和其他老师相视一笑:“这孩子真聪明,反应真快,不过他演的这个售票员应该不是咱北平的,忒文明了。”

    台词,其他人还是中规中矩地朗诵名人的诗歌、散文,抑或话剧段落。

    像陈昆,便朗诵了莎士比亚《汉姆雷特》里面那个“生存或者毁灭,这是一个问题……”效果很好,非常适合他忧郁王子的形象。

    卢冲自从那首《见与不见》之后,吊足了大家的胃口,如果他这一次中规中矩地念别人念过的烂俗诗,老师们恐怕打不了什么高分。

    他想了一下,想起那首比《见与不见》更动人心弦的《那一世》,便双手合十,朗诵出来: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月,我轻转过所有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细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

    在朗诵这首诗的时候,卢冲盘腿坐下,双手合十,气韵沉稳,眼神却有星动,恰如其分地扮演了一个眷恋红尘的藏僧。

    陈昆惊呆了,从来没有听过这首诗,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有韵味的诗!

    郭小东惊呆了,这么好的诗怎么可能是这个小家伙做出来的呢,可他完全没听过,想起上一场卢冲做的《见与不见》,跟《这一世》一脉相承,都有佛理在,但这小家伙比自己还小四岁,怎么会通佛理,太不可思议了!

    其他考生也都目瞪口呆,他们见过很多颜值高的人,却从来没有见过颜值高且才华也这么高的人,这才华简直秒杀他们一大群啊!

    那些老师都没有震惊的表情,因为他们都沉浸在《那一世》描绘的场景中。

    过了好一阵子,崔老师才醒悟过来,饶有兴致地问道:“这首诗是你做的?”

    “是的,”卢冲毫不脸红地说:“是我做的。”

    二十年后,对于这首诗的出处,有两个争议,一种说法是六世喇嘛仓央嘉措写的,这首诗已经流传了三百年,另一种说法,《那一世》其实是朱哲琴专辑《央金玛》里边的那首《信徒》的歌词,作词者是何训田,1997年才发行。

    重生之后,卢冲发现,这首诗根本没有流传,也就是说,第一个说法是不成立的,而现在是1996年,朱哲琴专辑《央金玛》还没有发行,他可以毫不脸红地说这是自己做的。

    为什么会有那个争议呢,原因很简单,《央金玛》专辑中另有一首由七首仓央嘉措诗歌拼合而成的《六世仓央嘉措情歌》,粗心的听者难免混淆二者,而著名的杂志《读者》在刊登文章时也弄混了,把这个错误认识散布开了。

    卢冲在台词这一项是满分,表演上也增加了一点分数。

    崔老师把卢冲叫到面前,小声提醒道:“卢冲,我建议你,尽快把那两首诗寄给《诗刊》,不然被某些人提前寄过去了,就麻烦了。”

    卢冲点点头:“多谢老师的提醒,考完以后,我就去《诗刊》投稿。”

    如果何训田老师制作朱哲琴专辑《央金玛》时想要那首歌,卢冲绝对会完全免费提供,当然免费提供的前提是,把那首诗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果被现场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提前用了,到时候就算想把这首诗歌还给原著,都不可能了。

    第三项考察形体,不限舞蹈,体操、武术也可以。

    卢冲这才松了一口气,总算避过自己最不擅长的舞蹈,不过他可不学黄小鸣那样,上去打一套广播体操。

    轮到他上台,他打了一套军体拳,嗯,得到兵王严青的搏击能力时,也学会了他的军体拳。

    这套军体拳打得虎虎生风,颇具动感和美感。

    崔老师和其他几个老师纷纷点头,这要比那些上来耍武术套路的还要精彩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