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我要做大明星 > 第25章 催人泪下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只爱情鸟已经飞走了,我的爱情鸟她还没来到,我爱的人已经飞走了,爱我的人她还没有来到,”唱着时下最火的《爱情鸟》,林伟峰斜眼看着刘欣悦,看到她对卢冲一脸娇羞的样子,忍不住心头火起,忘了刚才刘欣悦对他的警告。

    林伟峰忽然想起来,一个多月前,当时他还没有转学走,元旦晚会上,有同学起哄,让卢冲上台唱歌,卢冲扭扭捏捏的上了台,唱了一首小虎队的《爱》,唱得没有一个字在调上,难听得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想到那一幕,林伟峰眼睛骨碌一转,唱完《爱情鸟》之后,把话筒递给卢冲:“冲哥,听说你唱歌很好听,来,给大家唱一首吧。”

    卢冲这次过来,主要是跟曾莉、袁荃搞好关系,唱不唱歌的很无所谓,便推开话筒:“你唱得更好,还是你来唱吧。”

    林伟峰挤眉弄眼地说道:“冲哥,你跟欣悦关系那么好,今天她生日,你不给她唱首歌,说不过去吧!”

    其他那些人也起哄道:“唱一首吧!”

    刘欣悦似乎忘了元旦晚会上骇人听闻的声音,她还满怀期待地说:“卢冲,你就唱一首吧,随便唱一首吧,只要是你唱的,都好听。”

    卢冲瞥了一眼林伟峰,这小子也太浅薄了,看他撅屁股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还不是因为自己在一个月前的元旦晚会上唱小虎队的《爱》出丑了,他就以为自己五音不全了。

    若是在几天前,没有遇到吴美霞之前,卢冲肯定是死活不唱,绝对不中林伟峰的圈套。

    现在嘛,遇到吴美霞,剥夺了她的歌技,现在卢冲的歌技至少有80分,唱功没法跟趋近满分的张天王、王天后相比,但完全可以跟时下流行的那些歌手相媲美,比如孙玥、林一伦、高风、邰真晓。

    卢冲把话筒拿在手里,想了一下,说道:“我唱一首郑志华的《生日快乐》。”

    这首歌跟郑志华的《水手》《星星点灯》比起来,有点生僻,卢冲还担心这家歌厅找不到伴奏带,没想到,居然找到了。

    淡淡忧伤的前奏慢慢响起,林伟峰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嗨嗨,大音痴卢冲等下一开嗓,保证让大家目瞪口呆。

    “你的生日让我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朋友……”卢冲开嗓了,清亮,忧伤,扣人心弦,大家全都听得入神了。

    林伟峰脸上的得意笑容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天啊,不科学啊,为什么,一个月前每个字都唱不到调上的大音痴,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实力唱将了,这歌唱的比原唱都要好听啊。

    的确,郑志华的才华更多表现在创作和思想上,唱功并不怎么强,卢冲这80分唱功就把这首歌诠释得淋漓尽致。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他流浪在街头,我以为他要乞求什么,他却总是摇摇头,他说今天是他的生日,却没人祝他生日快乐……”卢冲把自己真切的感情全都涌入进去了,重生之前,漫长人生旅程中,一大半的时间里,生日都是自己一个人过,十多岁的时候没有父母陪着过,二十多岁的时候没有女朋友陪着过。

    “这个朋友早已不知下落,眼前的我有一点失落,这世界有些人一无所有,有些人却得到太多……”因为涌入了真情实感,再加上卢冲的声音有磁性,有感染力,80分的唱功把这首歌唱出了90分的感染力。

    “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别在意生日会怎么过……”在卢冲的歌声中,刘欣悦眼眶含泪,曾莉擦着眼角的泪花,而袁荃脸上流下晶莹的泪珠。

    “太好听了,太有感染力了,我都听哭了,”曾莉由衷地赞美道:“卢冲,你为什么不报音乐学院,非要报北电呢?”

    卢冲放下话筒,笑道:“咱们内地不同香江,在这里,学表演的想兼做音乐可以,学音乐的兼做表演就比较难。”

    曾莉点点头:“确实如此,四大天王里,除了刘天王之外,其他三个都是先做歌手再做演员,而国内歌手成功转型演员的很少,演员演而优则唱的则有不少。”

    卢冲唱得这么好,完全出乎林伟峰的意料,但他并没有服输:“冲哥,今天是欣悦十八岁的生日,是高兴的日子,你咋唱的这么悲戚戚的呢,不太好吧。”

    “确实不太好,”卢冲看刘欣悦都流泪了,有些歉意,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笑道:“那我就换一首歌。”

    卢冲向侍应生说:“麻烦点个《倔强》。”

    侍应生一脸茫然:“不好意思,没这首歌。”

    卢冲这才想起,现在五月天乐队还没有组建,这首歌还没出炉,那么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说:“哦,不好意思,这是我自己原创的。”

    那侍应生一脸无奈:“不好意思,那您只能清唱了。”

    清唱该有多干啊,好歹有个吉他也好一点嘛,可问题是,就算有吉他,他也不会弹啊。

    就在卢冲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女孩的尖叫声:“救命啊!”

    林伟峰脸色一变:“是傅静姐!”他立马窜了出去。

    傅静是刘欣悦的闺蜜,也是林伟峰的世交,林伟峰该称呼对方为姐姐。

    这个傅静,卢冲似曾相识,好像也是中戏的明星,他仔细回忆一下,有了傅静的印象,傅静今年考中戏,没过,明年又考了一次,才过,不过在某些资料记载中,她也曾跟曾莉、袁荃一起,并列为中戏七朵金花。

    不过,因为她是97级的,而那中戏金花一般称呼的是96级表演班的,真正的称呼应该是中戏96级表演班八朵金花,除了章紫衣、袁荃、曾莉之外,还有胡晶、覃海露、梅汀、李敏、张彤。

    不管怎么说,以后傅静也是同一个圈子的,不可不救。

    卢冲立马冲了出去,刘欣悦、曾莉、袁荃等人也出了房间,一看究竟。

    一个满身酒气的家伙正揪着傅静的袖子:“美女,跟哥哥走,陪哥哥一起唱歌,哥可是大歌星……”

    一群留着长发流里流气的家伙,背着吉他,站在旁边嘻嘻地笑着。

    卢冲一看,认出来了,这些货好像是一个乐队的,叫什么元朝乐队,模仿什么唐朝乐队,还模仿的四不像,不过也苟延残喘到了下个世纪才解散。

    这个山寨乐队平时除了模仿人家唐朝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诱骗一些无知少女,据他们后来说,每个队员手里都沾了几十个少女的青春之血。

    这样的人渣乐队,存在着,有什么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