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198章 蒲关泽旅游节开幕式(上)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月时光,在云雁回的忙碌与不时研读教材之中,转瞬即逝。眼见就到了蒲关泽游苑旅游节开幕式的日子,一切辛勤就要见分晓。

    汴京人民和官府,应该说是都习惯了举办大型活动,虽说这一次最为引人注目,但是有条有理,并未发生什么混乱。

    这一次开幕式,是限制游客人数的。

    《东京日报》早几日就举办了送票活动,订报的读者,可以剪下报纸上的票,填写后送到编辑部,待抽奖送票。

    其余的,有售卖的,也有赠送的……可以说是一票难求,尤其是前排票,在黑市炒出了一个很高的价格。

    由于蒲关泽的性质,所以还会有增票发放给官员及家眷。

    还有一种,在蒲关泽有房子的人,可以免票进入。

    开幕式前三天,禁军就直接拉了一万人,负责当日的安保。

    正值初夏,开幕式当日清早,东京城外便停了一长排的驴车,用来免费接送游客。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自己驾车过去。

    普通百姓大多都是排队乘坐免费车驾,携家带口,或者呼朋引友。

    比如《开封府报》的通讯员江豆,他就带着自己的父母一起来了,他们是从县里赶来的,这次都是因为江豆在《东京日报》抽到了两张票,江豆又走开封府的关系,要到了一张票,遂带上父母一道来。

    一排排制式统一的车驾,十分地引人注目,看上去也特别气派。

    江豆的父母惊叹不已,跟他一起凭票上了车。车上还有另外两家子,大家友好地打了招呼。

    江豆因为和开封府的人熟识,还算是知道点内情,说道:“阿爹,阿娘,待会儿我们到了游道上,就可以看到,路旁的花田了。”

    江母说道:“了不得了,那么些田,都种花呀?”

    “是啊,一部分是可食用的,一部分就是纯观赏的了,”江豆坐久了通讯员,说起这些来,也是一套一套的,“而且会定期更改,那游苑里也是如此呢,处处鲜花草木,漂亮极了。”

    一旁有人问,“小哥,看你这么清楚,难道你去过了?”

    江豆不好意思地道:“我没有去过呢,只是我一些同僚去过了,同我说起过。”

    这下子,大家纷纷问起江豆那边的情况来。

    待上了那新修好的路,果然看到道路平整,两旁都是整齐的花田,蜂飞蝶舞,极为动人。

    从城里到蒲关泽,也就是一个时辰不到,远远的,大家便看到一片建筑群。

    “应该就是那处了吧?”

    “真大啊!”

    “哎,前面的路旁,怎么那么多牌子?”

    车驾近了,这才看清楚,靠近蒲关泽的路旁,的确是有很多牌子,还加了防雨的檐,牌子上贴着许多画报,全是对于蒲关泽各个部分的配文图片介绍,还有未来的节目预告。

    看着画报,不觉便到了蒲关泽,只见一座高耸华丽的大门立在那儿,上书蒲关泽游苑五个大字,到了这里,便需要步行了。

    江豆把父母扶了下来,他爹捂着小腹道:“出门前喝多了水,想解手了。”

    “没事,那边就有厕所。”江豆冷静地说,引着江父到一处建筑,这砖石房刷了粉,屋檐上还挂了一盆盆的藤蔓类植株,垂下来宛如帘幕。

    江父呆了,“这是谁家,我们去借茅厕吗?”

    江豆好笑,“阿爹,这是公厕啊。”

    江父一脚踏进去,一面男用,一面女用,不少人进出,果然是个茅厕,只是,看这里面竟然还摆着鲜花,怎么看都觉得比他家还干净。那里面呢,还有一个个小隔间,把门一关上,就可以方便了。

    无论大解小解,大家都自觉地排队如厕。

    江父方便完出来,不住地夸奖,“真好,不像咱村里的茅厕,两块木板搭在粪坑上,上次隔壁的三郎一不留神,还摔下去了。”

    说完,他才发现江母好像不见了,“你娘呢?”

    江豆无奈地道:“她也进厕所了,说要去看看……”

    待江母出来后,果然和江父一样的赞不绝口,“那里面竟然还有人拖地呢!我问了一下,隔不了多久就清理一次,真是讲究。”

    一家人继续往里面走,看到路上很多指示牌,指引人从哪条路可以去到哪个景点。

    “风情美食街……亲子乐园……《三国》连环画原画展……”江豆依次念着。

    江父一听《三国》就来劲儿了,“原画展是什么?”

    江豆说道:“应该就是那些连环画的亲笔手稿展示。”

    “走,我们先看看这个!”江父特别喜欢《三国》连环画,他这么一说,江豆和江母当然是听从他的了,按着指引往那条路走。

    这路上,江父又发现了很新奇的地方,这路旁,每隔一段距离就有长椅或石桌供人休息不说,竟然还有一个个很有意思的雕像。

    “嘿,你看这个雕像,这有意思……好像大相国寺的冰雕似的,不过这些不会融。”江父指着一个大摇大摆坐在长椅上的雕像说道。江父也算是说到点子上了,这感觉可不是像么,本来就是同一个人捣鼓的。

    而且,要说精美的雕像不奇怪,有趣的是蒲关泽的雕像非但雕工精湛,而且不像一般雕像一样只是立在那儿,而是会与这里的景色作出种种配合的动作。

    很多游人,都忍不住上前摸一摸,赏玩一番了。还有的会玩的,还会和雕像来个互动,叫围观的人笑死了。

    江豆他们一路走到原画展,才发现这个画展还是露天的,在一处草地里,摆了很多木板,上面贴着《三国》的原画手稿。为了防止破坏,展板前还拉了隔离的带子,又有禁军巡视警告。

    对于《三国》的喜爱者来说,这无疑是个天堂,江父看得如痴如醉。他还发现,那边有个大板子,上面贴的是一副很大的画,是各个画者合力画的贺图。

    图上是一众三国人物,拉着横幅庆贺蒲关泽开幕。

    江豆陪江父看着,忽然瞟到一个眼熟的身影,不禁惊喜地走上前,“雁哥儿?”

    云雁回转头一看,“是江豆啊。”

    江豆傻乎乎地笑了笑,“我和我阿爹阿娘一起来玩儿呢,您也在啊。”

    “我带作者来看一看画展。”云雁回微笑着指了指旁边的郑凌。

    江豆却是想了一下,“作者,难,难道是……”

    “嘘。”这里可是《三国》连环画的粉丝集中地,云雁回赶紧示意他小声点,“没错,这个就是主创之一,郑飞波。”

    江豆激动地行礼,“您好,家父特别特别喜欢《三国》……”

    郑凌也回了礼,表示感谢。

    在云雁回的牵线下,郑凌还给江豆的爹画了签绘,然后才和云雁回一起离开。

    江豆拿着那张签绘,站在原地,直到他爹娘过来问,“你呆着干什么呢?”

    江豆这才激动地拿着画道:“阿爹,你看这是什么……”

    ……

    云雁回领着郑凌,又去其他几个景点看了看,不出意料,风情美食街人是最多的。

    无论是这里异域风情的建筑,还是各种美食,都让游客们有种奇妙的穿越感,加上卖东西的真的是外国人,导致他们好像真的置身于其他国家一般。

    观景台上的人也很多,无论是喜好风雅的文人骚客,还是新婚燕尔的小夫妻,都喜欢停留在这里。

    有人感慨,耗费如此多的时间,将花草种植成一个个图案,这简直就是用天地作画,太壮观了。

    还有亲子乐园的人也很多,今日不乏带着小孩一起来的。

    在这里,有立体的儿童画像,有各种游乐设施,有穿着玩偶装的工作人员,会负责和小孩们一起玩游戏,甚至还有每隔一会儿上演的童话小剧场,会邀请小游客们一起参加……

    选择了疯狂购物的人也很多,今天是大部分店铺开业的日子,有很多优惠呢。

    云雁回带郑凌到高处看了看,只见人越来越多,而现在时间已经是中午。目前,主舞台部分还是封锁的,要等到官家最先入场。

    再过一会儿,官家还有百官、宗室都会过来了,到时,开幕式也就正式开始了。

    云雁回:“时间差不多,我们去游客接待中心那边吧,要准备接驾了。”

    郑凌点点头,两人乘游苑内用的游客驴车去游客接待中心附近。

    云郑二人到了没多久,大部队果然也浩浩荡荡地抵达了。

    往年元宵灯节,官家也都会与民同乐,观灯赏夜,汴京土著都很习惯了。

    对他们来说,官家其实是很有些亲近的,按照礼节,众人行礼接驾。

    云雁回这一干节会办的负责人自然是在最前面,要负责给仁宗解说。

    仁宗不像云雁回他们,常常过来,看着蒲关泽建设起来,所以他的新奇感也就更大一些,看着原本荒芜的蒲关泽拔地而起一个游苑,今日还游客盈门,十分满意。

    仁宗颔首道:“待会儿还有表演?大家可都是盼了很久的。”

    “您来了,就能开始了。”云雁回答道,“肯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于是,御驾便直接往主舞台方向去了。倒是没有如云雁回所想,在各处转一遍,大概也是今日人太多了。

    这主舞台就在蒲关泽的湖旁空地,今日这里围着主舞台摆了很多座位。

    仁宗一看到舞台,便赞了一声,“好巧思!”

    这舞台非但是大得很气派,幕布纵然是拉上的,但从外观也能看出一二。

    更有那用来隔开舞台与观众席的池子之中,竟然是种植了大片的莲花,眼下竟然悉数开放,簇拥着舞台,甚是漂亮。

    仁宗是看过图纸的,他知道舞台还分为两个部分,中间有个凹陷处,可以给伴奏的乐手们坐,但这么看,是看不出来的。

    仁宗自然是坐在正中间,最好的位置,阳光正好,倒也不需要遮阳,其他官员按照品级坐在观众席各处。禁军将这一片区域都围上了,除此之外,便是万姓们观看的场所。

    仁宗一到,开幕式节目自然开始,云雁回觉得自己的心情和春晚导演也差不多了——他们这还没法放录播带,全都是直播。

    作为总导演,他自然不与仁宗坐一起,而是站在后台,现场指挥。

    帷幕缓缓拉开,舞台空空荡荡,开封府一名官员上场充当司仪。因为今日人特别多,场地很多,所以还准备了几个站在其他地方,同步念词的人肉喇叭。

    也没什么废话,热情饱满地感谢了一些皇恩浩荡,就请大家欣赏第一个节目了。

    ——所以,第一个节目会是什么呢?

    无数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上。

    现场的乐队开始打起密集的小鼓,然后,随着一声锣响,猛然间!十二个穿着蹴鞠队队服的壮汉竟然从舞台中间凭空出现,一个空翻,稳稳落在了舞台上!

    很多人甚至没看清楚他们从哪冒出来的,好像就这么从地里钻出来了!

    少数人,或是仔细观看,或是站得有点高,才能发现,其实舞台中间是有一处凹陷的,这些人正是早早蹲在里面,待到开场,才翻身跳出来。

    随即,看清楚这些人之后,所有人又是一阵欢呼。

    ——这是第一届大宋甲级蹴鞠联赛的冠军队伍,斜街队的队员们!

    无疑,他们是今年汴京人气最高的人,冠军决赛过去还不久,加上吸人眼球的出场方式,这个开场节目,瞬间就点燃了现场的激情。

    就连仁宗也被气氛感染,微笑着鼓起掌来。

    侧幕里丢出来许多球,众队员用身体的各个部位停住球,然后开始了一场令大家尖叫连连的蹴鞠表演。

    与比赛不同,这全是炫技式的表演,极具观赏性。

    更为激动人心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并非一个球用到底,还会故意换新球,换下来的球便踢向后面的观众,顿时引发一阵阵的骚动——全都抢球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