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199章 蒲关泽旅游节开幕式(中)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么大的活动,赵允初自然是跟着来的,岂止是他,家里人都来了,连赵允迪本该禁足的也被破例带过来了,现在都坐在观众席。

    早之前赵允初就看到云雁回了,那时他在后面,云雁回在前面回仁宗的话。

    因为人太多,赵允初拼命用眼神向云雁回传达情意,都抛到了空处,最后只能郁闷地看着云雁回往后台去了。

    赵允初挺久没看到云雁回了,原处坐了一会儿,发现云雁回也没有出来的意思,顿时坐不住了。等到第一个节目完毕,就起身要走出观众席了。

    经过赵允迪的时候,赵允迪贱贱地笑了一下,明知故问:“小弟,去哪里呀?”

    赵允初立刻回头对王妃说道:“阿娘,今日亲军都随行护驾,我好像还看到周惠林了。”

    原本沉浸在上一个节目精彩效果中的王妃顿时清醒了,“赵允迪,你坐到我身边来。”

    赵允迪:“……”

    赵允初甜甜一笑:“阿娘,那我去看雁哥儿了。”

    王妃:“嗯嗯,去吧。”

    赵允迪:“…………”

    赵允初到了后台,这里被演员们挤得满满当当的,但是都很安静,他还看到了孔家班的人,特别紧张的样子。

    而云雁回呢,他拿着一叠纸站在侧幕后,第二个是一个比较“传统”的节目,特别请这时候有名的作曲家创作的曲子,由开封府的府乐进行演奏。

    云雁回小声给经过自己上台的乐手们打气,看到前面开始了演奏,这才退回来,一眼便望见了立在那儿的赵允初。

    “你怎么上来了?”云雁回一笑,还挺惊喜的,不过没来得及多说两句,后面一个童话舞台剧的主演已经凑过来了,说自己肚子有点不舒服。

    云雁回:“肚子不舒服?你是想方便了,还是肚子痛啊。”

    主演苦着脸道:“不是想方便,就是肚子痛……看了大夫,大夫说我没毛病啊。”

    “马上就要开始了啊,你还能不能上?让人替上?”云雁回问道。因为这个舞台剧之后会一直在蒲关泽上演,所以他们有两套主演班底,可以交替着来。

    主演既不舒服,又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一副纠结的样子,“我,我还是想上……”

    “再看看吧,实在不行上场前再换人,先让准备着,好吗?”云雁回觉得他多半是紧张出来的,于是更不能吓他了,口气十分温和。

    主演听了连忙点头,“好的。”

    赵允初走到云雁回旁边,想见缝插针地说两句话,然而云雁回总是有事情的,他站在一旁,总是没人搭理,不由得低落下来。

    若是从前也就罢了,赵允初向来是在云雁回工作时,乖乖在一旁等着的。但是,这一次他却总觉得有些不一样了……

    然而要细说,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没道理,毕竟雁哥儿现在正忙着呢,待会儿演出结束了再说话也行啊。

    心里是这么说服自己的,可即便知道这个理,也总是有点忍不住……

    赵允初正在纠结着,忽然觉得手上一热,惊讶地抬头看去。

    云雁回明明是在小声和人吩咐事情的,看上去十分专注——如果不是他的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探,握住了赵允初的手的话。

    赵允初只觉得自己的脸一下发烫了,往旁边看了看——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呢,雁哥儿真是太太太大胆了。

    可是,叫他松开呢,又有点不舍得。

    索性,再站近一点儿,好歹叫衣袖遮住一些,然后就低着头安安静静、欢欢喜喜地等着了。即便一句话也没说,都觉得特别开心。

    云雁回就拉着赵允初的手在后台指挥,这一次的开幕式文艺表演,在舞台设计上绝对是有很大改进的。

    像另一个比较重头的戏,讲述熊将军贝贝故事的童话舞台剧,就运用了很多道具,这在这个时候是非常罕见的。

    那种硬纸板绘制而成的道具,虽然简单,但是色彩鲜艳,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什么,让整个舞台更具有立体感了。

    穿上玩偶装的主角,由演员扮演的云贝贝从侧幕上台,动作憨态可掬,这可是经过长时间观察真正的熊猫活动所得。

    别说台下的小朋友了,即便是成年人,也不禁饶有兴味地看起来。

    云雁回还抽空回头对赵允初笑说了一句:“还记得熊猫小娘子吗?”

    赵允初怎么会不记得呢,他看着那只熊猫,小声问:“是我可爱,还是他可爱……”

    云雁回毫不犹豫地回答:“你可爱,你世上第一可爱。”

    台下,仁宗转头十分慈爱地对赵幼悟说:“幼悟,喜欢这个吗?”

    对于蹴鞠、音乐什么的,小孩子可能兴趣还没那么大,就是看个热闹,但是这个却是都看得懂,也都很喜欢的。

    赵幼悟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用拟人口气说这话的大竹熊,用力点头,“阿爹,我也想做竹熊……”

    “好,”仁宗一口答应,“回头就叫你师兄给你也做一套这衣服来。”

    另一旁的曹苗莲听到了,说道:“官家,那衣服太过沉重,幼悟穿了……”

    赵幼悟体弱,这冷着了热着了累着了,都容易生病,仁宗一听也犹豫起来,低头又看到赵幼悟期盼夹杂着恳求的目光,又怎么忍心拒绝呢,“……没事,叫雁回想办法解决!”

    赵幼悟立刻欢喜起来了,“谢谢阿爹!”

    曹苗莲在一旁心想,那云雁回也是倒了霉了……

    ……

    童话舞台剧结束之后,中场休息一小段时间,这是给大家留出来上厕所的时间。在节目安排上,也是每一段之中有一到两个激起小□□的节目。

    至于接下来,在比较舒缓的歌舞表演之后,伴奏声风格一转,竟是有了几分佛乐的意思——这还真是由大相国寺的乐队演奏的。

    然后,大幕拉开,显出了九名作飞天打扮的舞女,随着乐声徐徐舞动。

    离得比较近的人还能分辨出来,最中心那一个,分明是汴京城出了名的小常娥周水娘。

    就在大家全都以为这又是一曲非常舒缓的舞蹈时,这九名舞女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惊吓了的动作。

    ——她们竟然双手合十,身体猛然向一旁倾倒,很有力度,一只脚也勾了起来。

    但是,神奇的是她们并没有摔倒,而是顿住了,仿佛时间突然停滞了一般。

    观众席瞬间有无数人长大了嘴巴,不可思议,为什么她们没有摔倒呢?

    便连仁宗也“咦”了一声,坐直了身体。

    曹苗莲也拉住了仁宗的袖子,“天啊,官家,她们,她们是怎么站住的?难道有绳子系住吗?”

    可是,即便有绳子系住,能够保持这样也很难呀。

    唯有少数人才看出了奥妙,这分明是一只脚被固定在了原地啊。

    ……

    云雁回所在的后台,大家都激动地偷看下面的反应,因为长时间在一起排练,所以他们对于每一个演员、每一个节目都很有自己人的感觉。

    尤其是他们才是第一批被震惊的人,现在看到观众们的反响和他们当初一样,不禁都笑了起来。

    这个节目的核心理念,正是来自现代那支非常著名的舞蹈《飞天》。

    至于舞蹈动作,则是由周水娘她们自己编排的,毕竟云雁回也不是专业人士,不可能记得那么多。

    看到这个节目上台,云雁回顿时觉得春晚感更加浓重了……

    一直到舞蹈结束,很多观众都还没回过神来,沉浸在刚刚飞天们带来的震撼之中。

    飞天舞自唐以来是非常普遍的,但是迄今为止,便是再绝顶的舞蹈大家,也没有像这样“还原”过呀。

    ……

    节目一场接着一场,看得今日有幸前来的游客纷纷在心中感慨,真没白来!

    无论是哪一个节目,都有其精巧之处。

    本来其他景点只是让人觉得不枉此行,看了表演之后,却是深深着迷了。毕竟根据外面宣传图说的,今日的节目日后都会固定在蒲关泽轮番演出。

    有了先前这些精彩绝伦的铺垫,最后一场节目,便更是万众期待了。

    此时此刻,天色已经渐晚,夜色降临,四周燃起了烛火,照得灯火通明。

    大幕尚是紧闭,有司仪上去介绍,请大家欣赏汴戏,《望情鱼》。

    本来满心期待的人,瞬间都呆了。

    汴戏?汴戏是什么?

    有些人,还以为又会是了然方丈上去来段俗讲呢。

    还有这个《望情鱼》又是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杂戏或者滑稽戏吗?就是大家在勾栏里看到的那种。

    热闹是热闹,可是,总觉得与今日的场合,特别是作为攒底的大戏来说,并不符合啊。

    当大幕缓缓拉开,本来还想低声讨论的观众们,全都闭嘴了,只瞪大眼睛盯着台上看。

    只见舞台上方悬着两只木框的大灯笼,亮堂堂映出来灯笼纸上素雅的《望情鱼》三个墨字。

    空中更飘起了粉粉白白的花瓣,一名青衫书生抬头看花,不知触动多少女娘的心。

    此情此景,着实动人,且见所未见。毕竟此时连戏曲也未成型,更遑论舞台布景了。

    在懵了一刻之后,众人才发现,那花瓣根本没有飘落,而且那样大,根本不可能是真花。

    唯有后台近处的人方能看清楚,这其实是一层极为疏,几近透明的纱,上面缝上了很多白色、粉色的“花瓣”,上密下稀,挂在台上。

    观众们看不清作底的纱,便只看得见栩栩如生的飘花了。

    ——早说了,这一整台晚会的舞台设计,都非常创新。

    琵琶声起,如同玉珠落地。

    青衫书生踏着乐声,一步步走到台中间,轻甩衣袖,声调宛转,曼妙吟道:“桃杏花发正相当,绿叶阴浓遍池塘。隔岸烟波惊黄昏,沉醉东风……又一场!”

    开罢第一折,书生复吟道:“小生,梁赋雪,只因离家万里,在汴梁城内求学,赁下这一处院落,也好清净读书。都说汴梁风花好,不似人间,只看这一方□□,便可见一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