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202章 熊猫熊猫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雁回拎着一个小包袱进宫,一脸的尘土。

    陈林看到他,吓了一跳,“哎呀,云小郎这是怎么了,灰头土脸了。”

    云雁回摸了摸,“还有吗?唉,陈伴伴,我打拆房那头过来呢,漫天扬尘,洒了水都没用。”

    现在,基本上所有拆迁户都已经搬到了蒲关泽去,原来的地方,就都开始拆了,拆完就该给仁宗扩建宫殿了。

    可怜见的,堂堂一个皇帝,住得那么小。

    陈林觉得好笑,“这倒是没办法,随我去梳洗一下吧。”

    要是灰头土脸的去见官家,岂不是冒犯了。

    可是,陈林刚要把云雁回带走,里面又一个小宫女跑出来,说道:“云小郎,您快进来吧,殿下闹着要见您呢。”

    云雁回晕头转向又要被拉走了,陈林赶紧拽住他,用拂尘扫了几下,临时抱佛腿。

    云雁回进了宫殿,只见仁宗和赵幼悟都席地而坐,正在逗弄一只幼年熊猫。

    云雁回先是吃惊,随即也觉得不奇怪了,各地各国每年都进贡珍禽异兽,养在御苑里。大概赵幼悟喜欢上熊猫,仁宗就将其调到宫里来了。反正宫里这么大,养下不成问题。

    他几步走过去,行了礼,“殿下,养竹熊啦?有没有大的,母的,我们家贝贝还是光棍儿呢……”

    仁宗拿腿扫了一下,“去,休要在幼悟面前胡言乱语。”

    云雁回跳起来,躲过了仁宗的扫堂腿。

    仁宗目光如炬,也发现了云雁回有些灰头土脸,“你这是怎么回事?”

    云雁回照样解释了一遍,“看样子施工进度很快呢,恭喜官家,贺喜官家,很快就能住上新屋子了。”

    “……”仁宗叹道,“这年头,皇帝不好做啊。我要修个新屋子,还得你从中周旋几年,方才有地方,等到建好住进去,我的幼悟都要长大啦。”

    仁宗低头忧郁半晌,忽而抬头,看到云雁回也假模假式一脸同悲,“你还要我仰头看你多久啊?”

    云雁回:“……”

    啊,仁宗,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仁宗了!

    仁宗若是能听到他的心声,一定会说,这不都是被你逼的?

    云雁回也学着他们,席地而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养了那么多年熊猫,已经自带了光环,那只小熊猫嘤嘤叫着,爬到了云雁回盘着的腿上。

    云雁回搓揉着小熊猫,“真是软,我好久没摸到这么小的竹熊了,自从我们家贝贝长成一个大胖子。殿下,它叫什么名字呀?它有爹妈吗?”

    赵幼悟说道:“它爹妈就住在我的院子里呢,现在正在吃东西,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宝宝。”赵幼悟因为很喜爱甚至崇拜云雁回,所以在给熊猫起名字时,也参考了云雁回家的熊名。

    云雁回:“……”他瞬间觉得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云雁回犹豫地道:“我给熊起名叫贝贝,是因为我家小弟叫小宝……”

    仁宗险些笑出来,摸着女儿的头道;“那还是给小熊换一个名字吧。”

    赵幼悟泄气地道:“那叫什么好呢……”

    云雁回躺下来,把小熊猫放在自己胸口,和它玩亲亲,“不如叫珠珠吧,也是一个系列的名字,而且符合它的体型。”

    这只小熊猫的待遇大概比当年的小贝贝要好多了,吃得皮毛光滑,体态浑圆。

    “好呀!”赵幼悟也把手放在珠珠身上,“珠珠……”

    仁宗冷冷地说:“某人难道没有觉得太随意了吗?”

    正在逗小熊猫的云雁回赶紧爬了起来,都是因为仁宗和赵幼悟都很没形象地坐在地上,导致他也有些松懈了。一时之间,竟然忘了自己在皇宫里。

    云雁回若无其事地把自己带来的小包袱打开,“对了,这个是公主要的东西。”

    里面装着一件毛绒绒的熊猫连体服,黑白相间,带帽子,有着熊猫的特色,但又不像玩偶装那样笨重,比较适合赵幼悟穿。

    “哇——”赵幼悟一看到,简直是爱不释手,上前抱住那件衣服,在自己身上比了起来。

    “好舒服呀。”赵幼悟把脸在衣服上蹭了蹭。

    这时候并没有毛茸茸的布料,为了达到这个效果,上面的绒毛全都是手工勾、缝出来的。

    “阿爹,我可以现在去换衣服吗?”赵幼悟仰着头,期盼地看着仁宗。

    仁宗摸摸她的脸,“去吧,穿一会儿就脱下来,这个太厚了,冬日里穿比较好。”

    云雁回在一旁点头,“嗯,不过殿下若是对此满意,可以叫宫人再做一套轻薄布料的,拿来做睡衣穿也行。”

    赵幼悟牵着宫女的手,去一旁换衣服了。

    仁宗那颗慈父之心闪闪发光,慈爱地盯着赵幼悟的背影看,待她不在视线了,才转过头来看云雁回。

    云雁回:“……”

    仁宗:“……”

    云雁回:“??”

    云雁回迟疑地道:“……给您做一件小金龙?”

    仁宗:“…………”

    云雁回抱头闪开仁宗踢过来的一脚——仁宗现在真的是越来越不讲究了——委屈地说道:“那您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我还以为您羡慕呢。”

    仁宗没好气地道,“我羡慕那个做什么!”

    不一会儿,赵幼悟换好了衣服出来,她纤弱的身体被包裹在又厚又多毛的连体衣里,连帽子也戴上了,看上去简直可爱极了。

    就连小熊猫珠珠,也凑上去围着她的脚转,不知道是不是将她认成自己的同伴了,不然花色怎么会那么像呢。

    仁宗看到这一幕,也是被萌得不行,把赵幼悟抱了起来,“阿爹的小心肝。”

    赵幼悟揪着自己帽子上的耳朵,咯咯直笑。

    云雁回在一旁想,也亏了是在宫里的宫殿中,不会热。

    赵幼悟穿了一会儿,也就脱下来了,立刻叫人比着这个样子,用薄些的布料再做一件,虽说没有了绒毛,效果没那么好,但是聊胜于无嘛。

    云雁回进献了熊猫连体服,又和仁宗讨论了一下蒲关泽游苑运转问题。等到蒲关泽上了轨道,他就不会参与日常管理了。

    这么一个地方,要管理起来太耗精神了,这不是云雁回的本职工作,他也不会把精力都用在这上面。但是,倒是会挂一个类似顾问的名誉头衔。

    接着,云雁回还把自己多年来养熊猫的经验,传授给了赵幼悟,希望她能好好照顾熊猫一家。

    ……

    从仁宗那里告退后,云雁回出宫直奔水景记了,他和赵允初约在这里见面。

    问过店里的人,知道赵允初在内室等着,云雁回去洗了把脸,才进内室。

    “小初,等了很久吗?”云雁回温和地说。

    赵允初正在喝茶,他手忙脚乱地把茶放下来,将口中的茶水咽下去了,“没有,没有。”

    从那次之后,虽说见了几次面,但这还是第一次独处,赵允初不免有点不太自然。他慌慌张张,想要站起来。

    云雁回却一抬手,示意他不要动,心中转了转,不怀好意地按住他肩膀,坐他腿上了。

    赵允初:“!!!”

    云雁回捧着赵允初的下巴,把他的头抬起来一看,这家伙的脸已经红得不像话了,直似个熟透了的石榴,顿时令云雁回乐得不得了。

    “哈哈哈,你是不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了,脸这样红。”云雁回调侃着,准备站起来,否则他怕赵允初的脸会爆炸。

    “没有……”赵允初说话的声音跟蚊子似的。

    不过,赵允初害羞归害羞,身体却很老实,看云雁回要站起来,两只手就紧紧箍住他了。

    “喂喂,不要趁机占便宜啊!”云雁回虽然这么说,但是声音是笑着的,倒也没有强行要站起来的意思。他们俩既然都确定关系了,那么身体上的接触也犯不着抵抗了,云雁回也早做好了心理建设。

    赵允初挨近了,在云雁回嘴角亲了一口,然后也没挪开,就在腮边。

    云雁回稍微一拧头,就变成嘴对嘴了,亲得倒是有声有色。

    ——所以,郑凌进来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他猛抽一口气,差点厥过去,赶紧捂住眼睛转身,低声咆哮:“你们在干什么?!”

    云雁回赶紧从赵允初腿上下来了,唉,怎么就被郑凌撞见了,他本来还想慢点告诉郑凌,以免他接受不了,结果就让郑凌看到这么少儿不宜的画面,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心理阴影。

    “好了好了,你转身。”云雁回说。

    郑凌转过来,脸都是白的了,“你,你们……”

    要不是云雁回吃过辟蛊药,他都要以为云雁回是不是被赵允初下蛊了……

    “你淡定一点,深呼吸,”云雁回冷静地道,“事实就是你看到的这样,你可以叫婶婶了。”

    郑凌:“……”

    赵允初:“……”

    郑凌的表现非常常规:“雁哥儿,你怎么就被他给引诱了呢!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家的香火要怎么办,待你百年之后——”

    云雁回一抬手,“鉴于我决定走一条不归路,那么作为我的侄子你不是应该更高兴吗?你可以申请过继给我,然后还能继承我的家产啊。”

    “……”郑凌悲愤地道,“你不要再开玩笑了。”

    “不开玩笑,你是知道我的,而且也是你自己劝我深思熟虑。”云雁回一笑,“所以,你觉得凭你的口才,我们如果继续说下来,是我被你说服,还是你发现好像我干的更有奔头,跟我一起来玩儿断袖了?”

    郑凌:“………………”

    郑凌风中凌乱了,哑口无言了,他败下阵来了。

    因为正如云雁回所说,他要是和云雁回争辩,指不定谁说服谁呢!他可不愿意冒这个险!

    郑凌憋了半天,指着赵允初道:“但是,是他的话,也太……”

    赵允初拍案而起,“我怎么了?”

    郑凌嘴角一撇,“这么个婶婶,也太寒酸了。”

    他和赵允初从小就不对付,现在赵允初莫名其妙也高他一辈,他可怎么开心,当然是抓住一切机会打击了。

    赵允初特别生气,但是他如今已经聪明了很多,只是委屈地看一眼云雁回。

    云雁回就在郑凌脑门上弹了一下,“怎么说话的呢!”

    郑凌还想说什么,云雁回已经非常强硬地说:“你出去把门去,我还要再亲一会儿!”

    郑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