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3章 郑苹的立身之本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虽然想改善伙食,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云雁回现在作为一个幼儿,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家里唯一能挣钱的人,郑苹,心里充满了担忧。

    不过事实上云雁回是想太多了,的确,在古代很多行业妇女都受制于性别无法从事,大多只是操持家务,却不代表家里没男人就养不起三个小孩了。

    云雁回担忧的目光在郑苹把缂机搬出来后,瞬间转变成了狂喜。

    伟大的古代劳动妇女

    缂机,郑苹居然会缂丝

    云雁回在现代时采访过本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人,找了很多资料,采访时还现场了解了,观看缂丝手艺人工作,记忆深刻。

    缂丝是一种丝织品,其织法独特,耗时久,价格昂贵。上等的缂丝作品,称得上是一寸缂丝一寸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这是皇室专享的织品,民间会这种技艺的人都不多。

    历史上缂丝的大盛时期,正是现在,宋朝。因为宋朝皇帝的审美,导致缂丝作品从实用装饰转变为了艺术性更强,大量采用书画作品为原样。

    云雁回采访的那位手艺人,完成一幅缂丝作品用时少则数月,长则以年计,而其本身对于书画也有且必须有很深的理解。

    至于郑苹在郑苹画样子时,云雁回看了一下,她好像只打算缂一条丝带而已,技法单调,而且花纹单调,即使叫云雁回这个外行看,也没有什么新奇之处。

    而不止是缂丝,就算是一般的绣品要卖出要价钱,艺术创造力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如此来说,以缂丝的耗时,和这丝带的大小价值想靠郑苹缂丝过上好日子好像不太可能。

    云雁回有点点失望,也是他之前高兴过头了,都忘了想,有那本事郑苹还去慈幼庄打工做什么。再说了,要缂出比较大的作品耗时太久,回本慢,根本不适合他们家。

    不过虽然没法致富,好歹也不用担心饿死了,以郑苹的手艺,和北宋这个时代富裕的程度,足以养活大家。

    而且除了缂丝,郑苹还会刺绣,她把云雁回双宜和小宝带回来后,除了买东西就没出过门,每天端坐在家里刺绣。

    云雁回现在乖得很,双宜可以帮忙照顾小宝,所以郑苹能够全心工作。

    隔壁的胡三娘经常来郑苹家一起做绣活儿,白天来,晚上也来,但是也常自己带灯火,算是和郑苹平摊灯火钱。

    胡三娘过来一般都带着她七岁左右的女儿,一开始还会把小儿子也带来。但是,她儿子和云雁回差不多大,特别能折腾,总爱去闹小宝。小宝一被闹就哭,害得郑苹不好干活。

    尤其这个时候云雁回在旁边还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都看得到,她儿子还尿裤子呢,雁哥儿就会自己解手,完了还特别爱干净的洗手擦干。

    所以这样有了两三次后,胡三娘便不好意思把儿子也带来了,都让她婆婆带。

    胡三娘的女儿就安静很多了,她跟在胡三娘旁边是学习刺绣的,自己也些碎布头练习。郑苹就让双宜和她一起,玩一会儿练习一会儿,自己则和胡三娘一面闲谈一面做工。

    就是从胡三娘和郑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里,云雁回得知了一些讯息。

    比如郑苹当初去慈幼庄工作就是胡三娘介绍的,当时郑苹生完孩子,家里没男人,自己一个人带孩子睡都睡不饱,也没时间做绣活,没有收入。于是去了慈幼庄,那里几个妇女可以照应着,还包吃住。

    现在郑苹手头的活也有胡三娘介绍的,汴梁繁华,需要绣品之处多了去了,汴梁绣娘的作品也随处可见,从店铺的望子到行人身上的新装,她们的作品装饰了整个汴梁。

    汴梁甚至还有街巷是专门做刺绣买卖的,住了很多绣娘。胡三娘她们做的绣品也是送到那儿去,之后郑苹的缂丝作品也得在哪里找销路。

    还有,现在的时代大约是北宋中期缂丝的转变及大盛,是在北宋晚期。现在缂丝作品虽然仍以实用或装饰为主,但已经有了往更高层次发展的趋势,只是还没有普及化罢了。

    可惜了郑苹好像没有什么艺术细胞云雁回做起了白日梦,要是郑苹突然醍醐灌顶灵光一现了,绣出一幅艺术品,然后卖出天价,从此带领全家脱贫

    这是云雁回的一个美好盼望,以他现在还没缂机高的身量,每天除了吃喝拉撒,也只能做做白日梦了。

    吸溜了一下梦想的口水,云雁回推了推打瞌睡的双宜,用眼神鼓励她好好看郑苹缂丝,小妹妹,好好学习手艺啊,不说有了生存技能,说不定一夜暴富就落在你身上了呢

    大半个月后,郑苹和胡三娘一起去绣巷送绣品,回来的时候,手里大包小包提了不少东西,有吃的有用的,还有丝线等物,看来作品得到了肯定,不但结了钱还有新活了。

    云雁回也挺高兴的,这可算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有了稳定的趋势。

    郑苹打开一个油纸小包,解开来便有甜香散发,里面装着五六个点缀着芝麻的黄色点心,来,娘买了些脂麻团子。

    郑苹把点心放在床沿,云雁回和双宜就凑了过来,小宝闻到甜香也挥了挥胖胳膊,可惜他现在还不能吃。

    双宜咽了口口水,我不吃,雁哥儿吃吧。

    要放在以前,雁哥儿肯定是抓起来就狼吞虎咽的,现在呢,郑苹就惊奇地看到她儿子慢条斯理地把脂麻团子往双宜那边推了推。

    真是懂事啊,郑苹温声道:双宜吃吧。

    双宜就红着脸拿了一块,慢慢吃起来。

    云雁回又对郑苹说:娘也吃。

    郑苹愣了一下,才感慨地吃了一块。

    这时云雁回才拈了一块,先观察了一下,才咬了一口。分辨了一下,应该是谷物做的,除了外面的芝麻,里面还有猪油香,有花生碎,倒不像云雁回想得那么甜,总体来说还挺好吃的。

    小孩子食量小,云雁回又知道克制,吃了一块就不吃了,娘和双宜吃吧。

    郑苹还以为云雁回是不喜欢吃脂麻团子,她以前也没带过这款点心。

    双宜吃着脂麻团子,又看一眼云雁回,觉得自己特别的满足。

    郑苹则把自己买的新纸打开了,云雁回还以为她又要给丈夫写信了呢。但实际上,郑苹是准备给云雁回开蒙了。

    郑苹在纸上写了一到十,十个大写数字,把云雁回叫过来,雁哥儿,这个还记得吗

    云雁回随口说:一二三四五六七十。

    郑苹还有些惊讶,调换顺序写了一下,这样呢

    云雁回:五七三十二一。

    郑苹教儿子识数是在一个月前了,也就是现在的云雁回穿过来之前,这一个月因为先是摔了一下,又失业,回来后忙于赶绣品,就没督促。她都没有想到,雁哥儿居然还记得

    郑苹惊讶之后自然是欣喜,雁哥儿真棒,娘现在教你识字可好

    云雁回点了点头,他以前就练习过书法,还常常有朋友让他帮忙写扇面春联之类的,在现代可能算不错,但是在古代,恐怕算不得什么。

    虽然对文言文很头疼,但认字,加上写得一手好字,无论在现代还是古代都很有好处。所以,对于郑苹给他启蒙的要求,他是肯定会配合的。

    非但如此,云雁回还装作玩的样子去抓笔,学写起数字。

    郑苹惊喜非常,她拿着儿子人生首份墨宝,念叨着要寄给丈夫看看。但是一下子又想到,她虽然坚持认为丈夫还好好的,但是这独特的第一份,寄出去就看不到了。

    于是,郑苹独出心裁地以云雁回的墨宝为原样,绣了出来。

    云雁回非常开心

    当然不是因为他那故意写得很烂的字要被永久保留下来了,而是因为郑苹绣字绣得非常好,明明是很普通的幼儿习字,但是她通过深浅不一的黑色丝线,将墨色的变化还有幼儿稚嫩的笔迹全都表现了出来。

    这正是缂丝刺绣等活计统一的特点,任何事物都不是单纯的颜色。

    就像现代的素描一样,任何部分都有深浅变化,将这种变化表现出来,物体才会立体,栩栩如生。

    如此高超的技艺,让云雁回觉得他那故意写烂的字都变成了艺术品

    从这就可以断定,郑苹的缂丝技艺绝对也不低,至少云雁回看到她缂出来的那些丝带就绝对不是她的真实水平。

    郑苹平时做的刺绣和缂丝都是没有很大变化,导致云雁回以为她不但没有艺术创造力,技法也普通。现在看来,那只不过因为她绣的东西不需要太大变化,就没有上心罢了,否则耗时久,性价比也不高。

    可是,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郑苹不绣些精致的作品呢

    云雁回渐生疑惑,要是说郑苹是因为家里没钱支撑她长时间的创作,可是如果真的有那样的手艺,完全可以和绣巷的店铺谈,甚至直接供职啊。

    而且即便是耗时相对不那么长的小型作品,如那丝带,也有可以下功夫的地方,价格相比之前绝对翻着番儿。

    还有,之前郑苹提起自己因为生育后因为带孩子,所以不得不去慈幼庄工作,细想也有点牵强,明明有更好的工作可以让她活得更轻松吧。

    云雁回一时间发现,他现在这个娘好像很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