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17章 大宋猫奴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古代真的不好混,读书不容易,赚钱也很不容易的,更何况云雁回家里都是妇幼。郑苹身体不好如果是在五年前,云雁回能急疯了,现在还好点儿,至少他在方丈那里接任务,不会显得太过妖孽。

    回去之后,云雁回把计划书仔仔细细写了出来,按照现代的方案格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写完又考虑了很久是否有不妥当的地方,方才送去给方丈看。

    方丈看了后,首先赞了声字好。

    可不是么,云雁回这几年可着劲儿的练字,这个时代的书法真迹比后世要多,也更容易看到,不说别的,了然的书法其实就很不错。

    再一看内容,方丈更是眼前一亮,虽然遣词用句很浅白,但是条理清晰,便是在成年人中也是十分难得的了。

    好,一点也不用改,就这样做方丈拍板决定。

    云雁回松了口气,这就算是成了一半了。

    于是,云雁回根据记忆,把接触过的和尚中他认为比较有天赋做这件事的人列了出来,了然又加以补充,抽了十几个人,从未正式剃度的童行到有度牒的和尚都有,集合到一个院子里。

    这算是一个表演速成班,这些人就是被选出来的第一批要去瓦子里弘扬佛法的弟子了,如果成功了,他们将有俗讲僧那样专门的分类,日后专门负责讲经。

    瓦子里,靠说来赚钱的艺人之中,有的说史如今最红的是三国史和五代史,深受百姓爱戴,有的说话本子,江湖豪杰,儿女情长,皆有涉猎。还有的说诨话,这个类似后来的一种艺术形式相声,时常以诙谐的语言讥讽时事。

    而云雁回,他胃口比较大,希望把这几种的优点都囊括了。这也是他结合了自己在后世的认知,认为可以做到的。

    云雁回的安排是,将内容分为几类。

    第一,讲经,将佛经转化为通俗的故事,要适当改编,要动人,要有丰富的剧情。

    第二,讲斗禅,又叫说参请,汲取说诨话的优点,摒弃其中过激的部分,并且从单口相声转变为对口相声,甚至群口相声,适当采用多位演员,来演绎僧人之间参禅斗智的故事。

    后世流传了很多苏东坡和佛印之间斗智的故事,其实就是后一种的具体表现。

    云雁回自称去讨教技艺人,实际上是自己在做编故事,根据记忆默写段子等工作,幸好这是讲经,很多素材在佛经里就有,只要改编就行。

    那些俗讲僧预备役每日去瓦舍听讲话,学习揣摩,回来就练习云雁回弄出来的本子,一时间也弄得十分火热。

    了然听了两次排练后,对此事愈发上心,亲自来坐镇,他本来就是这件事明面上的主导人,加上身份,往那儿一坐,导致没人敢偷懒了。

    本来因为云雁回年纪小,讲话还不太硬气,通常要靠撒娇软磨硬泡的,了然出面一时间好了很多,他根本就不许这些僧人随便出院门,就得好好地训练。

    僧人们被调到这院子里来,同住在一起,培养默契,其中有两个僧人还养了宠物,便都把宠物也带来了,方便照顾。

    两个僧人一个叫惠乃,一个叫惠炳,惠乃养的是狗,惠炳养的是猫。

    一开始他们两个相处得还挺愉快,早先也认识,不过他们不是亲师兄弟,所以不熟。同来一个院里后,就他们带了宠物,还有几分亲近,常常一起聊猫狗。

    结果渐渐的,两人就有矛盾,看对方不顺眼起来。

    云雁回了解了一下缘由,才知道原来是猫党和狗党掐架。他差点黑线,怎么猫狗党争千年不变啊,在现代的时候他就有两个同事,一说起猫狗哪个好,哪个才是宠物界的一番,就吵得不可开交,还要逼其他同事站队。

    这一下,穿到千年之前来还要听他们争,云雁回简直避之不及。

    这日惠炳却是把他给拉住了,雁师弟,了然师伯那边罚我们加练,你帮帮忙,到市上帮我买些猫食回来,还有两尾新鲜小鱼,几只虾,对了,再买一个藤球,要中间有木天蓼的那种。

    这时候,养了什么宠物都能在街上买到相关的物品,要知道,这年头的狗奴猫奴也不少,所需一应俱全,从猫食到猫玩具,啥都有。

    惠乃路过,嗤笑一声,师弟,还不及早悔悟,回头是岸,日日捡屎也不嫌累。

    惠炳:是,狗子不需师兄捡屎,自己会吃掉。

    云雁回:

    又来了,俩人又吵起来了。

    吵得high起来了,还非拉着云雁回要他评理,问他站在哪一边,猫好还是狗好。

    云雁回捂头大喊:你们能不能冷静一点,这有什么好吵的,猫也好,狗也好,再可爱能比得过我们家贝贝吗

    惠乃惠炳:

    如今寺里都知道云雁回圈了一只怪毛色的小竹熊养在竹林了,他们也看过几眼,没往心里去,万万没想到,雁哥儿竟然非猫党也非狗党,是熊党

    你,雁哥儿,你在说什么胡话,你家那狗熊,能比得过我家狸奴

    竹熊,谢谢云雁回气鼓鼓地说:我早就想说了,别跟我整天在这儿吹猫遛狗的,你们知道我养的是什么吗我养的可是国宝,国宝啊吓疯你们

    惠乃和惠炳对视一眼,惋惜地说:雁哥儿疯掉了。

    然而慢悠悠地走开了。

    云雁回原地气炸,下次不要再来问我就是了

    说了实话居然还说他疯掉了,开玩笑吧他多招人羡慕啊

    虽然这么说,云雁回还是去跑了个腿。

    大相国寺这么繁华,是因为外面是汴河大街,临着汴河,那里有汴梁最大的码头,无数客商来往,沿河自然形成很多交易场所。

    云雁回跑到惠炳常常去买猫用品的地方,在摊子上挑好了惠炳要的东西,这里除了猫食,大多是猫玩具之类的,甚至还有猫爬架一类的东西。

    云雁回一眼扫到什么小册子,封皮上是一只在舔尾巴的猫,伸手想去翻。

    商贩喊了一声:小孩莫要看。

    他不说还好,一说云雁回更好奇了,抓起来就翻开。

    只见泛黄的纸张上勾画着一只只一对对的猫咪,做出种种痴态,有的翘起尾巴,露出圆润的毛蛋蛋,有的抱成一团,咬耳朵舔脸颊。情态栩栩如生,画工极好,须发尽显,直看得人面红耳赤。

    小孩莫要看

    云雁回嘴角抽动,把册子放了回去,对这些猫奴彻底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