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28章 教做人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江湖艺人极其重规矩,师徒如父子绝不是说说而已,因为师父教的是吃饭的手艺。而且,像说话这门艺术,看上去简单,一张嘴嘚吧嘚下来钱就到手了,其实极其不容易。

    此时不如现代资讯发达,教育程度也不高,从如何把握市场流行进行创作,到如何给观众下扣子即留悬念,如何掌握节奏,若是靠自己摸索,不知道得摸索多久。

    且不说这技术了,你要是没师父领着,没人教江湖黑话,和同行交流都做不到,铁定被排挤。像大相国寺僧人这样不用怕排挤的,基本属于个例。

    张山人的弟子中有年纪和他差不多甚至大一截的,照样得把他当爹一样伺候着。有年纪够做云雁回爹的,也得把他当爷叔,就因为张山人和云雁回论平辈。

    更因为张山人和云雁回这么论了,很多其他行当的艺人,因为彼此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得看着张山人的面子,至少不敢在辈分上占云雁回的便宜。

    张山人和云雁回聊过几次,就觉得这小孩不简单,江湖人眼利,可以看出来云雁回在俗讲僧中的地位,从谈话中,又听得出其对话本的熟悉。

    张山人自己心中断定,必然有几出本子是云雁回自己创作的,只是云雁回不提,他便也不说破罢了。

    光凭云雁回的年纪能有这手艺,张山人也愿意把他当平辈。

    云雁回被请到张山人旁边坐下,借着灯光,张山人看清楚了云雁回脸上那点青色的印记,嚯,小老弟,你这是折鞭了啊

    折鞭就是挨打了的意思,云雁回摸了下眼睛,和张山人在一起,他也不自觉满嘴暗语了,嗨,那日倒霉,街上两个衙内打架,结果鞭着我了,已涂了药,快抹作恢复了。

    张山人一听放心,安排弟子出去买果子来给云雁回吃。

    因为张山人的弟子们肯定都是可靠的,云雁回也没有调开他们,对张山人说道:那日因开封府的嘴严,没探到来历,今日里巧了,我同师兄摆摊,竟又遇到那衙内,还对盘动手了。

    张山人一听,便知他们是结下梁子了,亮耳目打听清楚了

    不得不说张山人是老江湖了,他不问云雁回如今要怎么样,而是直接问这人的身份打听清楚没,便是默认可以配合云雁回搞那人了。

    云雁回点头,将周惠林的出身告诉他了。

    张山人顿时明了,既是工部的,烂污黑历史定多了去,光是相国寺,就帮修过不少桥路吧我倒是依稀还听说过,他爹是个臭子点好色之人。

    两人相视一眼,默契地不说话了。

    这时,张山人的弟子也拿着果子回来,云雁回便吃着果子和他聊天,近三更的时候,方回去了。

    东京的子民可能是最不怕事的,生活在天子脚下,便是皇帝想要他们拆迁,他们也敢做钉子户,更不用说为了一头猪的事情去麻烦官家了。

    所以在山东老家会被打压的张山人,在这里是风生水起,他在自己的作品是暗讽时事,嘲弄官员,常常成为流行。

    御史风闻奏事,民间传说有些御史就会微服听张山人说诨话,然后再行调查参奏。

    还有些时候,但凡民间传出哪些骂官员的话,张山人都会被请去喝茶,因为怀疑是从他这里流传出去的。这都已经成为张山人的标志了,他若是不讽人,人们反而会失望。

    不过,张山人在汴梁,就从来没有因为在诨话里暗讽出过什么事,这诚然与他知道分寸有关,但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汴梁风气。

    张山人和云雁回夜会后未几日,他和弟子们的作品里就出现了新段子,嘲讽的却是一位好色又贪财的侍郎的丑事,里面还提到了他的三儿子如何如何。

    说这侍郎贪污修桥的公费去,结果自己反而被坑,赶路过桥时把他和儿子的手都跌折了。

    很快,这个人就被大家对应到了当朝工部左侍郎身上,事迹一时广为传颂,不少人还以为真有位侍郎坑到自己,折了手。

    周惠林他爹莫名其妙膝盖中了一箭,被御史参了一本,导致太后训斥了他一顿,极为恼怒,又不能把张山人怎么样,只是心中极为不解,自己那点破事儿怎么还被编成了故事。

    周侍郎也是个机灵人儿,自己在家仔细琢磨那个故事,终于找到了疑点。编故事就编故事,除了他别的角色大多都含含糊糊,唯有个三儿子,是清楚点了出来,还着墨了几句,这就不对劲了。

    周侍郎几个儿子中,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出仕了,要点不点他们,反而点他那个还在上学的三儿子

    于是,周侍郎又去查了一通,发现他这个三儿子成日就是逃课打架,上街欺压良民。周侍郎一下子就明白了,绝对是他儿子得罪了人,进而坑了爹。

    周侍郎气不打一处来,要把周惠林抓来拷问一番。谁知周惠林已先被八王家的混世魔王揍了,据说是八大王家袖子和腿都断了的找到周惠林,俩人一个断腿一个折手。

    然而赵允迪肯定是金贵一些,周惠林不敢还手,被狠揍了一顿。

    如此,一打听,原来周惠林的手根本不是像他对家里说的那样,跌折的,而是因为欺负人家弟弟被打折的更不用说前些日子,还和书院的同学当街斗殴,得亏开封府没有抓人

    周侍郎差点气晕过去,知道自己都是被儿子坑了,遂把周惠林抓来再打一顿,然后锁在家里,起码一年半载不准出门。

    周惠林一腔怨念没处报,锁在家里养伤,差点没气吐血,而且因为结仇太多,一时竟不知该恨谁。

    一根手指也没有动,却大仇得报的云雁回盘算把张山人和他弟子们请去吃顿饭,这次张山人可算是出了大力。

    七夕时卖磨喝乐,利润最后算下来也有了十几贯,了然那边的钱原本就用稿费还了一部分,如今更是还完了,还剩下不少,因此十分大方,心里爽啊。

    地点由张山人定,他却是把地方选在了妓院。

    云雁回毕竟是现代人,刚听到是去妓院时,不免有些异样。但是想想他现在还是个小孩,张山人也不可能那么没分寸,估计是另有原因,便答应了。

    张山人先走一步,云雁回到时,张山人的心腹弟子带着他,从朱家桥瓦子出去,下了桥,是南北斜街,两街皆有妓院

    因为瓦舍的演出快要开始,人流量正是最大的时候,小八便恭恭敬敬一伸手,递给了云雁回:叔,您拉着我的手。

    云雁回不大好意思地伸手,牵住了小八。

    小八将他牵到一家妓馆门口,方要进去,开门的小厮笑吟吟拦了一下,哥,您这是什么意思,哪有上院街还带儿子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