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30章 这就尴尬了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说是送郑凌回去,其实主要防止他逃跑,都看出来了,这位绝对不是个好学生。

    云雁回把他送到了书院门口,要眼看他进去。郑凌则依依不舍地拉着他的手,你娘给我做了东西,你便来找我,我会和看门的打声招呼。

    快进去吧你云雁回推了他一下,小心脑子,不要再被揍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对郑凌说道:若是有人欺负你,你便谴人来大相国寺找我。

    郑凌眼巴巴地看着他。

    云雁回:咳,套个麻袋还是行的。

    郑凌一瞬间想到了套麻袋的受害者周惠林,随即就是被牵连的自己,于是表情非常怪异,混合了各种情绪。

    两人分开之后,郑凌进了书院,立刻就被他的书童找到了,书童哭得满脸是泪。

    怎么了,你哭什么

    书童哽咽着说:今晨阿郎忽然来书院,寻不见您,夫子就找来了您的同学,然后,然后就知道您是斗殴输了

    郑凌哪想到这么巧,郁闷地说:我爹现还在书院吗

    在呢,还打发了人去开封府,叫他们帮忙找您。书童哭道,小的都被打过一顿了

    别哭了,烦死了。郑凌风风火火地往书院里面跑。

    郑凌爹一巴掌拍在郑凌屁股上,只恨不解气,要不是估计他头上有伤,便一巴掌扇在脑袋上了,你这小混蛋

    爹,爹您先不要打我郑凌嗷嗷喊了一声,您难道不想知道我昨晚待在哪里吗

    郑凌爹楞了一下,吼道:不想

    郑凌没想到他爹不按套路来,连忙大喊道:我在大相国寺

    郑凌爹充耳未闻,把他按在腿上。在大相国寺有什么奇怪的那里可是汴梁市中心地带。

    郑凌又喊:是个长得同我很像的弟弟把我救回去的,他娘也同我像得很哩

    郑凌爹一听,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扬掌揍他,你继续说。

    郑凌眼泪就冒了出来,我头都破了,您还揍我爹,你说那是不是我姑姑她为什么会在那等地方住着我都看到她的缂丝了,分明就是咱家女眷的手法而且非本家根本不可能会,因为那是他太奶奶从娘家继承的手艺。

    郑凌爹手上停了,皱着眉道:闭嘴

    我就不闭嘴,你说,姑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从没听过她的存在她可伤心了郑凌嗷嗷叫着,本来因为郑苹躲避的态度,他也不能肯定,但是之前本是为了转移注意力的一说,居然诈出来了,索性干脆继续诈。

    你就胡说八道吧,郑凌爹冷冷说道,你哪来的在外面的姑姑,那根本就不是你姑姑

    云雁回送完人回去之后,就铺开了纸开始写本子,写写改改到了晚上,一个雏形也就是出来了。次日又刻画了一下语句,便送去俗讲僧那里排练了。

    惠冲看到竟然有新本子,都很惊奇,不是说要缓缓才有新故事吗

    别提了,出事儿了。云雁回捧着脸道,日前张山人搭桥,我方知道,咱师父不得了啦,有两个行首哭着喊着要嫁给他

    惠冲:

    云雁回:都是因为你们平日说的故事,小姐们以为是真事,偏不信是故事,入了迷了。

    惠冲嫉妒地说:怎么这等好事就没有发生在我身上呢

    云雁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惠冲怕他告状,连忙一本正经地说:说笑罢了,我一心向佛

    惠冲有时候都觉得,难怪师父喜欢雁哥儿,这整个大相国寺,论起做和尚最合格的,雁哥儿绝对能名列前茅吧,只不过是没剃度罢了。有时候和雁哥儿讨论起故事里要用的佛偈佛理来,惠冲都觉得惭愧,学了那么多年,还不如一个黄毛小儿。若是雁哥儿来做和尚,还有他念经的地方吗

    云雁回:这个故事要请各位师兄排练了,过几日推出来。

    这是自然,否则,此事说来香艳,传出去却有碍师父的名声啊。惠冲也懂的云雁回这么赶的深意,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百姓们都是喜欢看热闹的,否则也不会各种辟谣了还有人觉得了然真是个每天闲着没事连拉屎也要打机锋的人了。

    云雁回这个新本子,其实也是从这方面着手,索性描写了高雅的小姐和心目中的偶像在一起后,种种幻灭的故事,比如小姐每每从自己的角度理解心上人的做法,结果最后的结果全然不同,而且发现了心上人也只是个俗人,有七情六欲,要吃喝拉撒。

    表面上是搞笑的,更深处则是希望听到故事后的人能够清醒,至于别人怎么往一切皆为虚幻上理解就不管了,云雁回自己其实是不相信一切能和虚幻划等号的。

    并不是什么很长的故事,到了和周人爱约好的那天,俗讲僧便也排演好了,挂出去今日要说新本子。

    周人爱带着几个女儿一起到瓦子里去听,张山人也跟着来了。

    这个故事一开始是很吸引人的,女人和自己的偶像生活在了一起,一开始的几件事情还可以说是情趣,让她们十分投入,露出微笑,但是后面就令人深思了,联想到了自己身上。

    尤其是最后俗讲僧们还要状似无意地强调,故事只是故事,并非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更让她们想到,难道她们爱上的,真的只是故事里的那个人吗

    张山人听了,也露出了微笑,结束之后进后台找云雁回。

    怎么样,我几个大侄女儿醒悟没云雁回都做好准备了,一个故事不行就再来一个故事,实在不行只好带她们去偷看了然吐痰了。

    看着像是醒了。张山人笑看他,只是你这故事,不是在和我抢生意吗

    只因这个故事里面逗乐的成分更多,涉及到禅的部分却没那么多了。以往云雁回都在控制着比重,这一次因为有目的性,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张山人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而实际上,在原来的历史上,说经这一部分到了后期,也都以诨经为主,这是市场的选择,大众更喜欢听诨经。现在大家是都觉得新鲜,但是新鲜感过去之后,渐渐的,就会觉得带着颜色的说经更符合他们的口味。

    人工增强说经的乐趣,控制好诨经出现的比例,也只能拖缓这一天的到来。若干年之后,云雁回也不能掌控了。而到了那一天,才是僧人与说话艺人真正的竞争到来之时。

    张山人也许无法预料到这个结局,但是他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个故事他也能说。

    云雁回看看没人注意到,对张山人拱了拱手,哥哥,你就饶了我吧。

    你用这路子,改一改,改几个故事送我吧。张山人笑呵呵地说。

    可你根本就不是这路子的啊云雁回说,虽然张山人是说诨话,但是他以讽时事为主,而这个,画风显然更傻白甜一点。

    张山人说道:我还有弟子呢你不能光照顾侄女,不照顾侄子吧

    一说到那些能当他爹的侄子,云雁回就头疼了,好吧好吧,我错了,我改。

    那故事核心在那儿,摘头去尾掐掉佛理,可以弄出一个系列的故事来了。张山人还算是有心了,现在有些人,不打声招呼就自己拿去改了,反正改头换面就能强说是自己孩子,当然了,这种不守规矩的人是业内唾弃的。

    云雁回刚和张山人说完呢,那边赵允初竟然也出现了。

    这孩子进了后台,颠颠儿地朝着云雁回跑过来,雁哥儿。

    云雁回看他鼻尖都冒汗了,把他按下来,吃茶。

    赵允初听话地灌了一杯茶,雁哥儿,你叫我打听的事情

    等等。云雁回按住了他的肩膀。

    张山人毕竟是老江湖,呵呵一笑,我去看看人爱。便转身出了后台。

    云雁回这才问:怎样

    他虽然都已经再次见着郑凌了,但是因为郑苹的态度,所以还真不好摸郑凌的底。

    赵允初说道:那个郑凌,是这样的,他家几辈做官了,他爷爷郑苠是翰林学士,还兼知审官院,他爹郑训

    等等,云雁回忽觉不对,训字哪个训,哪个苠

    赵允初呆呆道:言川训,草字头那个苠呀,怎么了

    云雁回脸上空白了一瞬间:卧槽

    赵允初:

    虽然古代并非女性都能够按照家族字辈起名,但是郑凌他爹名训,从言字旁,郑凌的爷爷则是草字头的名,郑苹如果是郑凌的姑姑,根本不可能这样起名啊

    很明显,郑苹只有可能是郑凌他爷爷的姐妹

    云雁回嘴角抽搐,想到了郑凌的话,说真的,要是没有郑凌那句我把你当亲弟弟,他这会儿还没这么觉得天雷滚滚呢。

    这就尴尬了,你想把我当弟弟,我却是你表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