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31章 孔雀为何东南飞?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北宋的官制较为复杂,平民百姓是不太了解其中关键的,云雁回也无从得知,幸好赵允初年纪虽小,却耳濡目染,知之甚多。

    此时任官分为官职差遣,官是代表等级的虚衔,决定俸禄,职是荣誉,也是虚的,只有差遣才是掌握实权的。

    用郑苹的哥哥郑苠来做比方,他的翰林学士就是职名,知审官院则是差遣,属于实际职务,像这种职务,前面都带着知同提举等字眼,例如知府知县,开封府的oss府尹,职务就是知开封府,知为主持之意。

    所以,郑苠这样职权兼有,算是混得不错了,更别提他的差事审官院的知院,管的是考察提拔中下级京官。

    云雁回了解清楚后,更加佩服郑苹了,能够放弃这样可以说是很优越的家庭条件,而选择了真心相爱之人。只可惜云大郎已死,使他们的爱情带上了几分悲剧色彩。

    但是云雁回更认为,虽然爱情悲剧了,人生就更不能悲剧。

    这念头在心底转了几下,云雁回一拍桌子,又多了些动力。

    赵允初被他突然来的一下吓到了,雁哥儿,你怎么了你要是真那么讨厌这个郑凌我就叫迪哥去揍他好了,迪哥的腿现在还没好呢,走在街上谁也不敢碰他。

    要不是小姐或者艺人之类的,女子的闺名是不会随意宣扬的,赵允初自然不知道郑苹的名字,否则早就猜出来了。

    没事,哈哈,不用。云雁回想到碰瓷的赵允迪,笑了几声,你还真是会坑哥。

    雁哥儿你真好,就放过他了。这个赵允初对郑凌都是些可怜同仇敌忾的想法,全然不知道郑凌早就完成了华丽转型,这也导致了他与郑凌相见时的惨烈情形。

    谢谢你了,还帮我去打听。云雁回道谢,算我欠你个人情。

    还是不要了,我娘说过,人情最贵了。赵允初捧着脸道,雁哥儿,你讲段经给我听吧,你一定也会的吧

    赵允初本就痴迷佛学,先前各种想和云雁回讨论佛理,都被云雁回残酷地拒绝了。他只以为云雁回给俗讲僧忙后勤,说不定也耳濡目染了些说佛经的表演方法。殊不知,根本就是云雁回在训练那些俗讲僧。

    云雁回一听,笑了一下:我不会讲,但是可以给你背一段。

    本子都是他写的,大致上复述出来当然做得到,但是还真没有那些每日训练的俗讲僧节奏好,不过赵允初的要求也不高。

    一段讲完,赵允初用力拍巴掌,好

    看着这么容易就满足的赵允初,云雁回在他脑袋上摸了一下,还王子呢,怎么这么傻白甜。

    赵允初:傻白甜是什么意思

    云雁回:就是又傻又白又甜。

    赵允初纳闷,我白吗我好像没有雁哥儿白呀。

    云雁回感叹:果然是傻白甜,简直东京第一傻白甜。

    赵允初被下了个东京第一傻白甜的封号,还颇觉得意,开开心心地回去后,对王妃说:娘,今天雁哥儿说我是东京第一傻白甜。

    王妃心里一痛,唉,生了那么多儿子,为什么每个都有明显的缺陷呢

    自从郑凌来过家里一次,郑苹便总忘不了念叨他,煮着菜时还会说:这个凌哥儿应该会喜欢吃吧。

    眼见这样的场景,小宝嫉妒地抱着云雁回的胳膊,雁哥,阿娘真的不会领养小衙内吗

    双宜也叹了口气,雁哥,你一点也没有不开心呢,小衙内都要比我们得宠了。

    云雁回想到郑凌,有点怜悯地说:小辈儿总是受宠些的。

    小宝:我才最小吧

    双宜和小宝不解他的深意,郑苹这哪里是做姑姑的怜爱之情,分明是个姑奶奶在疼孙子,他这个做表叔的,怎么好意思和外甥争

    还有双宜和小宝,也算是表姑表叔了,他们有什么好不开心的,这事儿若是让郑凌知道,脸还不得绿了,他才是最该不开心的。

    郑苹也不知道云雁回已经打听到了郑家的来历,眼看着到了书院休息之日,郑苹便做了些咸甜口的酥油泡螺儿,还比着做了双袜子,叫云雁回去送给郑凌。

    这酥油泡螺儿也弄得带咸味,也只有郑凌才想得出来,郑苹还真给他做出来了。

    云雁回就拿着吃的穿的,去书院蹲守郑凌。

    没多久,就在一群书生之中看到了郑凌同两个学子勾肩搭背的出来,嬉皮笑脸,不知是约好了要去哪里玩儿。郑凌头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纱布去了,额头还有点痂。

    云雁回便喊了一声:郑凌

    郑凌一眼望过来,眼睛一亮,雁哥儿。

    他两个同学一看,嚯,和凌哥儿长得可够像的,你弟弟吗还挺可爱的。

    郑凌矜持地道:是的呢,哎呀,我今日就不去吃酒了,我弟弟一定是叫我陪他。

    说罢,郑凌也不理他们是怎么哇哇叫,便往云雁回那里走过去了。

    给你带了酥油泡螺儿,还有我娘做了双袜子,你待会儿看看合脚不。云雁回把篮子塞到他手里。

    郑凌心里甜甜的,我到你家去吧。

    云雁回纳闷,你不用回家吗

    我就打发人说我在书院住便行了,我爹恨不得我时时待在书院里呢。郑凌说着就捻了一个酥油泡螺儿,哎呀,真是咸的,又带着甜味,一点也不腻,真好吃

    郑凌一边吃一边看云雁回,他那日被他爹反驳了,说根本没个姑姑,但是郑凌都看出来了,自觉只是家里不愿意承认而已,而且看姑姑那个态度,她自己也是不乐意的,想必两边有极大矛盾关系不能融冰。

    但是郑凌自己还是极愿意和姑姑在一起呀,姑姑也喜欢他,所以他决心只管自己来往。

    郑凌非跟着云雁回一起回去了,郑苹都没料到,看云雁回送个东西,把人都直接带回去了,又是惊讶又是欢喜。

    郑凌十分嘴甜地说了一通想郑苹的话,表示又要在这里住上一晚。

    郑苹哪有不应的道理,立刻表示出去多买些菜回来,上次郑凌来去匆匆,又有伤,不好吃太麻烦的菜,这次她决定还要杀只鸡,做黄酒煨鸡。

    双宜便带着小宝去抓鸡,等郑苹回来做。

    云雁回本来也想去的,被郑凌拉住了,非要关心他。双宜太可怕,小宝又太小,不熟,所以只能是逮着云雁回了。

    双宜和小宝怎么姓郑呢,和你不是一个爹吧郑凌问。

    何止不是一个爹,连一个妈都不是,云雁回胡乱点了点头。

    郑凌又问:你可读了书

    没有。云雁回说,以前读过一阵,不喜欢,就没有继续了。

    郑凌这个逃学常客,竟然好意思教育起云雁回了,大宋崇文,你若要出人头地,唯有读书才行。他看云雁回面露鄙夷,还自夸道,我自小也是勤学苦练的,你以为我真的只会逃课打架其实我熟读经书诗文

    事实当然不是这样,但是郑凌既然知道云雁回没读过多久书,就放心大胆地吹,不害怕牛皮会吹破了。

    云雁回不屑地道:熟读经书熟读话本还差不多

    因为是亲戚子侄,他又不是没在瓦舍中打听郑凌这个人,常客啊更不用说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庙会上了。

    郑凌脸颊一红,又想到自己是兄长,怎么能一次又一次的丢了面子呢,这还要如何树立光辉形象

    郑凌嘴硬:哥哥我本来就是,你知道什么叫神童吗说的就是哥哥我,你不要被误导了,头两次见面那不是真正的我。雁哥儿啊,读书其实也不难的,你若是想的话,以后我每次休息,都可以出来教你读书啊。

    别一口一个哥哥了,还教我读书云雁回怜悯地看他一眼,你若是这么想和我探讨读书这个问题,那这样吧,先回答我一个诗文上的问题,要是回答不出来,就只管学你自己的去吧。

    郑凌心中想着,雁哥儿还是不承认他这个哥哥啊,看来这得露两手了,什么问题,你问。

    云雁回:读过乐府诗吗

    郑凌点头:读过这就是问题吗

    当然不是,云雁回瞥他一眼,总觉得郑凌最可爱的样子还是吃亏的时候,让他非常能忍心为难这个表外甥,既然如此,一定知道孔雀东南飞吧,我问你,那孔雀为何东南飞

    郑凌一呆,掏了掏耳朵,什么孔雀为何东南飞这是什么鬼问题啊

    孔雀东南飞是长篇叙事诗,其中开头两句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是托物起兴,只是一种意象,为了引出后面的内容。可是要说实际意义,孔雀为什么向东南飞,郑凌哪里能知道。

    作者就要写往东南飞,说不定人家只是为了顺口而已,根本没有实际意义

    啊,后面还有句自挂东南枝,东南,所以东南方到底有什么啊作者也不可考,否则还可以从作者生平揣测

    郑凌要晕了。

    最后只能面红耳赤,丢脸地承认:我不知道。

    所以你还是管好自己读书吧云雁回拍了拍他的脸蛋。

    这个问题,是近现代很有名的一个问答了,其实有点脑筋急转弯,只不过郑凌不知道答案要剑走偏锋,往诗的本身去联想,怎么想都不对。

    郑凌不敢再劝云雁回读书,老老实实试起袜子来。

    到了次日,郑凌返回书院,在书院里遇到教自己的夫子时,鬼使神差就拉住夫子问了一句,先生,你说,孔雀东南飞里面,为什么孔雀要往东南飞啊

    夫子大怒,用手上的书卷起来砸郑凌,可恶,叫你读书,你就会戏耍,现在还敢打先生的主意了

    郑凌抱头鼠窜,心中愤愤不平。心想昨日在雁哥儿家,觉得丢人,甚至都没问正确答案,现在连夫子都觉得他在戏耍人,所以雁哥儿其实也是在戏耍他吧这小孩,怪狡猾的

    郑凌左思右想,写了张纸条叫书院外面的小贩捎给云雁回,叫他自己说一说,孔雀为何东南飞。

    过了半日,回信来了。这是郑凌第一次看云雁回的字,惊觉雁哥儿自称没念过多久书,但是字竟然写得极为好看,全然不似他这个年纪的孩子,郑凌都要自愧不如。

    而那字的内容则是:孔雀东南飞,只因西北有高楼。

    我x郑凌不禁骂了一句,他怎么没想到这上面去呢雁哥儿还真没戏耍他,古诗十九首里的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这尼玛也不是什么生僻句子啊

    这只是绕脑子的问题而已,郑凌真正还是因为雁哥儿的字羞愧了,字如其人,看字就知道雁哥儿下过多少工夫。雁哥儿说自己不喜欢读书,却比他要认真得多。

    没多久,缺心眼的郑凌又想到,既然雁哥儿不是在戏耍他,那岂不是被夫子白打了几下。于是屁颠屁颠又去找夫子,告诉他上次问的问题已经有答案了,孔雀不东南飞,是因为西北有高楼。

    结果夫子听了答案又把他骂了一顿,不学无术不知尊师重道就知道耍小聪明先时还想拿这个耍先生是吧你还不甘心了这么喜欢,那你去把孔雀东南飞抄五百遍

    郑凌傻眼了,半晌嚎了一句:雁哥儿误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