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39章 熊本善良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最开始去寻访这位造纸僧人的,是曾经在了然讲经现场想和他斗禅的那几个太学生,他们一直是瓦舍的常客,这次听了这个故事,加上最近的确玩赏文房四宝之风蔚然,便去了大相国寺。

    可是,大相国寺人那么多,光是僧人都不知凡几,没有任何特征,他们转了半天也不知这造纸僧人在哪。

    到了中午,他们一商量,干脆先去吃饭,吃完饭后又去求见方丈,希望从他那里获得一点线索。

    到了方丈禅房,这几个学子惊讶地发现,方丈正在抄经,而所用的纸张之中,有着片片菩提嫩叶,蒙在薄薄的纸浆之中,宛然如生,这不就是话本里说的相蓝纸吗

    几人顿生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之感,当即道明他们所来正是听闻此处有相蓝妙纸,特来寻访造纸人,造纸人没找到,倒是看到方丈用相蓝纸了。

    方丈说道:这纸的确是我们寺内一位僧人所造,他乃是江南人士,出家前懂得造纸之术,又性好风雅,来寺里后研究出了这种纸。只是数量极少,只在小范围内流传而已,竟不知你们是如何得知的。

    太学生们心道,定然是有人用纸是被看到,然而才写到话本里去的,否则世人还不知呢。他们连忙向方丈求问这位僧人的姓名和住处,想去拜访。

    方丈叫了个小沙弥,叫他带诸生去找那造纸僧人。

    太学生们跟着沙弥到了一个院落,果见一名清秀的年轻僧人正在整理纸张,一张张纸上嵌的都是不同的植物,有花有草。

    众人顿时大喜,与这名叫智和的僧人攀谈,听他果然是南方口音,迫不及待地表明想买纸。

    智和大惊,说不知道自己造纸的事情竟传了出去,他都是做来自用的,一年也做不了多少担。但是看他们如此诚心,特意来寻访,就卖一些给他们吧。

    太学生们兴高采烈地挑选喜欢的花草纸张,只觉得自己占便宜了。

    回去之后,经由他们与其他类似寻访成功之人的再传播,很快许多读书人就都知道了原来真有这样的纸,就是没听过那话本的,也知道了,不由好奇。这么多人,一窝蜂地涌向大相国寺想买相蓝纸。

    除了他们,还有很多其他的人也想买。纸张比起绢布要便宜,柔软容易包裹,这时候很多食物草药之类都用纸张包装,若是用这样的纸来包装,更添雅致新奇。

    即便云雁回提前叫智和他们囤了十几担纸,这下也在三日内一售而空了,这还是控制了各人的购买量,毕竟汴梁人多。这时便放话了,大家这么热爱,他可以再多做一些,只是还想要就得等下一批纸做好啦。

    在众多期盼的目光下,云雁回也赶紧算了下账,即使刨去前期成本和营销费用,第一批纸也盈利不少,现在已经属于净赚了。

    虽然满山楠竹任意砍,原料不用钱,但此时正是抢工期的时候,便再拨出一部分人工费,请寺里几位师兄帮工,一起去砍楠竹运送回来,不过制纸仍然是家里几个人。

    智生提出:雁肥,咱们是不是该将纸也做成其他颜色,如此便更多变化了,还可以做诗笺。

    云雁回差点撞墙,又来了,他让智生叫自己大哥,但智生自觉比他大许多,并不愿意叫,只肯叫他的名字。然而这厮是南方人,有口音,fh不分,一喊雁回听起来便像在叫雁肥

    兄弟,我娘起的这么饱含深情诗意的名字,就被你喊成大雁变肥了那难怪锦书回不来了

    唉云雁回纠正了无数遍,人家就是乡音难改,他只得蔫蔫道,不必了,本来我们也只能赚这几个月的钱,若是增加颜色,又会消耗掉一部分时间,然而并不能因此提高多少售价,性价比不高,还是不要干。

    智生努力吸收他说的话,一脸不明觉厉,雁肥,你真厉害。

    云雁回:客气。

    虽然云雁回和智和他们走得近,但是外人都不认为相蓝纸和他有关,毕竟他没有家学,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展露过这方面的技能。

    智和来了,方开始有了相蓝纸,自然是人人都认为这确实是智和研究出来的。可能最多就是,云雁回与智和关系好,借了地方给他搭造纸棚吧。

    所以,当有人想谈相蓝纸的生意时,首先也是去找智和。

    相蓝纸在文人圈内流行起来,又只是小批量出货,供不应求,这样的势头自然使京城纸商眼热,希望能与智和合作,扩大生产规模,赚这笔钱。

    最好呢,自然是智和出技术,纸商出人工场地,大家合作,大发一笔。

    可是,所有的纸商都被智和拒绝了,告诉大家他无意与人合作。

    或者该说,云雁回告诉过他,和谁合作都是被阴的下场,绝对是技术被坑走,合作又破裂,哪能真叫你靠技术吃着分红啊,这年头的商人都不是傻子。

    这些纸商里,有的是江南来的,本身也有造纸基础,购买这嵌花技术不成,但一看别人也没买成,反而放心了,回去继续攻破技术问题就是,只要实验出来,也能趁机分利了。

    还有的本地纸商呢,无论是只会做其他麻纸桑纸的,还是光靠进口的,都更为渴求和智和合作。因为他们也知道,嵌花不稀奇,本地人做竹纸的优势才重要啊他们没法去江南学艺,但是这不是有个会做竹纸的来东京了吗

    智和的拒绝,叫这些人打起了其他主意。现在他就是一块大肥肉,都想咬一口。

    纸商们想方设法,要往这里塞人,做学徒或者帮工之类的,可都被拒绝了。这和尚宁愿自己累一点,赚的少一点,也不肯招人,防备心简直不要太重

    人家是大相国寺的正经僧人,平时都不经商,你还没法威胁逼迫

    于是,总有那么几个阴一点的,开始想歪门邪道的主意了。那就是买通汴梁那些高来高去的江湖强人地痞流氓,去偷看造纸过程。

    比如赖三这里,就已经收到好几份订单了,因为他手脚轻是出了名的,不但妙手空空,潜伏也是一把好手。

    赖三看价格不错,本来是想答应的,好在他及时发现这地点不但是大相国寺,还是云雁回那小子家。如果只是大相国寺还好说,偏偏这僧人就在云雁回家旁搭造纸棚,赖三思来想去,也没敢接这单生意。

    谁想接谁去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云雁回和那卖纸的和尚真是自己人,敢去的人就要给自己念念佛了

    因为赶工,即使是夜里,智和他们也在工作。

    造纸棚只是草棚而已,所谓的墙壁不如说是帘子,有很多缝隙,草棚内有灯亮,外面则是一片漆黑。棚子就搭在家门口,若是安静一点,还能听到贝贝啃竹笋的声音。

    云雁回也在里面一起帮忙,但是他身体年纪小,力气没多大,只能分分花草什么的。

    唔,时间不早,双宜,你该去睡觉了。云雁回对双宜说。

    双宜却摇摇头,不是说,最近有人可能会打这里的主意吗我在这里守着,若有什么不寻常,也能发觉了。

    我们赶工到挺晚,难道叫你每天跟着熬夜吗长身体的时候,乖,回去睡觉。云雁回看双宜还倔着,就过去咬耳朵说了几句话。

    双宜竖着耳朵一听,这才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先睡了。

    双宜拿着盏灯出了棚子,拐过贝贝的地盘,进了家里。

    不远处树后面,一个黑衣人眨了眨眼睛,等待屋内的灯火熄灭后,就蹑手蹑脚匍匐着往造纸棚那边爬过去。

    他虽然是匍匐着,但是速度极快,而且毫无声响,到了草棚外,透过缝隙,往里面贪婪地观察着智和等人的一举一动。

    这每一个动作,可都得记准了,每个步骤都是一笔钱啊

    黑衣人瞪大眼睛,努力记忆。

    没一会儿,黑衣人就听到身后有什么声响,吓得趴低了身体。他来之前做过功课,知道这家人的小娘子年纪不大,武艺极好,所以方才也一直等到那小娘子回家里去休息了才敢出来,现在难道是那小娘子去而复返了

    黑衣人等了一会儿,只觉得那动静有些沉闷笨拙,不像是小姑娘能弄出来的,便小心翼翼回头一看,却是一头憨态可掬的黑白色狗熊四肢着地往这里爬来。

    黑衣人松了口气,原来是胖贝啊

    这头熊在整个大相国寺及其周边地区都很知名,一个是黑眼圈,另一个就是云雁回进了管理处后,常常有商贩造访这里,就会被这只不要脸的熊缠着要东西吃。

    这熊,特别懒,好吃,还笨拙,也不知道什么品种,黑衣人曾经亲眼看到过这厮平地摔难怪这么少见,估计大部分都懒蠢得绝种了。

    黑衣人安心了,如果是它的话,倒还好

    不过很快,黑衣人就觉得不对了,这胖贝看到他,好像有点敌意,像是把他当成了抢夺自己食物的对手,呼吸声都不大对。

    黑衣人连忙翻身起来,往旁边闪。

    谁知身后的胖贝一声低吼,竟也加速,黑衣人在心底安慰自己那懒货绝不可能跑得过自己,可回头一看,那原本还隔了几丈远的胖贝居然已经近在咫尺了

    他看到胖贝黑眼圈环绕着的小眼睛中泛着残忍的光芒,厚厚的熊掌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