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48章 元宵同游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元宵也是宋人重视的大节,到了元宵前后,处处张灯结彩,人人观灯,大多聚集在大相国寺。

    街市上空都拉着彩色的绳索,以悬挂“过街灯”,护城河上也有着“灯桥”,更有高达数十丈的“灯竿”。这些花灯的类型是千奇百怪,什么材质、造型都有,发挥尽了时人的智慧。

    欧阳修有首诗很出名,第一句便是: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元宵节时的灯火多到什么地步呢?都把夜晚的汴京变得像白昼一样了。

    还有放烟火也是很重要的娱乐,这时候已经有很多种烟花了,大者可燃放上天空,青白色的赛月明,紫色如葡萄,五光十色,在汴京上空绽放。小者可以教孩童拿在手中,放起来有梨花、杏花、菊花等各种形状,更是为汴京的夜晚增添了光芒。

    云雁回早答应了,若是双宜学好菜了,元宵节带她观灯。

    双宜学白案倒是吃不死人,到十五那天,终于能蒸无馅馒头了,而且因为手劲大,面和得好,还特别筋道。郑苹看到希望,也肯放她出去了。

    元宵灯节历时五日,十六晚,妇女们出去走百病。结伴游街,走到城门,去摸门上的钉,寓意就是消除百病。同时,打扮漂亮的妇女们一起逛街,也是展现风姿的时候。

    所以正月十六晚,云雁回家是分头行动的,郑苹去走百病,傅云沣要带小宝去看百戏,云雁回则带双宜看花灯去。

    元宵这五日的灯,有首诗一一形容过,说头一日,十三那晚的灯是“新放华灯连九陌”,十四夜为“灯火渐比夜来饶”,十五夜为“九衢灯烛上熏天”,十六夜为“次第看灯俗旧传”,十七夜最后一日,灯都该烧毁了,便是“试看烧灯如白日”。

    即是说,今日除了有旧俗走百病,其实是最后一日观灯的好时候了。

    云雁回带着双宜去灯市,只看处处灯火通亮,为双宜选了盏莲花灯提在手中。这是竹劈开又以麻绳系稍,弯成莲瓣的形状,糊上纸,点好灯,旁边还插了蒲棒草、节节花等作为装饰。

    双宜也就这些时候有少女心了,看今年研究出来的新灯,笑逐颜开。

    云雁回虽然年纪比她小,但气质要成熟多了,两人走在一起,不知道内情的人倒会以为是一对般配的小情侣,投来艳羡的目光。

    而相识的人,便知道了,是姐弟俩同游。

    ……

    今日大相国寺九子母殿并东西塔院,都点满了灯烛,更有许多乐棚。

    实际上,最大的棚子是皇家的,每年元宵,皇族宗室百官群臣会亲临大相国寺观灯,与民同乐。今日已经是十六,官家来过一日,今晚不会来了,但是棚子肯定还是在,其他宗室贵人会用。

    云雁回正在想呢,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赵允初会不会来。这些年多数时候他家都是避让的,毕竟王爷“有病”,王妃来过一两次,若是来了便会带上赵允初。

    这么一想,赵允初还真就出现了。

    元宵人多,云雁回听到有人喊自己,蓦然回首,便看到人群中赵允初的笑脸。两人一对上视线,云雁回对他招招手。

    赵允初费了些劲才从人群中钻过来,身后还跟着个小厮。这时方能看到,他手里还提了盏羊皮灯,想来刚才费劲是要护着灯。

    这薄薄的羊皮镂刻了三国人物戏,里面的光柔柔映出来,使得图案分明,是很费工夫的灯。

    双宜一看赵允初,却是打趣道:“你来还我们雁哥儿的围脖?”

    大年初一时云雁回把围脖和伞借给了赵允初,但是他一直没时间到云雁回家还,所以双宜有此一说。

    那围脖现在正在赵允初脖子上挂着,他摸了摸说道:“是吧,伞就忘带了。”

    “算了吧,一把伞而已。”云雁回摆了摆手,“你前两日来了吗?王妃呢?”

    “我娘没来,前两日我也都没来,今年我家还是不观灯,我是自己出来的。”赵允初说道,“没想到一来就看到雁哥儿了,真是有缘。”

    云雁回轻松地道:“那就同游吧。”

    双宜含笑不语,有缘个啥啊,元宵大相国寺全是人,偏你一下能从人群里认出雁哥儿来,真是强行有缘。

    小厮在前面开路,三人并排走着赏灯。

    赵允初问:“雁哥儿,怎不见你手中提灯呢?”

    就连双宜手里,也是最普通的莲花灯而已。

    “没看到什么喜欢的。”云雁回在现代时,小时候也是喜欢玩一玩的,那时候很多都是塑料电子灯了,其实远不如现在的灯有意思,只是他已经过了年纪了。

    “还是买一盏吧,来灯市看灯,怎么能不买一盏呢。”赵允初道,“你喜欢哪一盏,我送你呀。”

    前方灯火辉煌处有耍百戏的,伎艺人顺着竹竿爬到顶,把灯挂在上面,赢得阵阵喝彩。

    云雁回的目光茫然在上方游离了一下,看到过街灯中,有一个动物系列的,便指着其中那盏熊的灯说:“那盏看着不错。”

    不错是不错,只是这是装饰的,要买不知得到灯市哪一处找到。

    双宜怂恿道:“我们就把这盏摘下来吧。”

    赵允初:“这可怎么摘下来啊!唉,我叫小厮去找找哪里有卖。”

    “等等,你摘不下来,不代表别人摘不下来啊。”双宜却拦住了他,搓了搓手,扫了一眼周围的陈设,心中有数。

    双宜往旁边走了几步,也不助跑,便攀着灯竿往上蹿,到一半时飞身跳起来抓住二楼的屋檐,挺腰翻上去,然后轻如飞燕一般在过街灯的绳索上走着。

    下面的百姓一下子哗然了,纷纷停住脚步抬头看她。

    不远处耍百戏的刚刚爬到顶,却发现没了喝彩声,回头看过去,发现众人都看着更高处踩在绳索上的小娘子呢。

    那小娘子矮身取了一盏灯,然后也不原路返回,而是直接从两层楼的地方跳了下来,身体轻飘飘地如叶子一般,落地之后,手上的灯火晃了几下,却是未灭。

    一阵静默之后,围观百姓轰然叫好!

    双宜颇为得意地几步走到云雁回面前,把灯递给他,又对赵允初嘻嘻一笑。

    云雁回接过灯,掩不住笑意,“看把你能的。”

    双宜做了个鬼脸,还回身对热情的围观群众抱拳。

    云雁回再去看赵允初,却发现这孩子眼睛都是红的,顿时无语,“你哭什么?”

    “我没哭啊。”赵允初带着哭腔说。

    云雁回:“……”

    赵允初伤心着呢!他发了大话,雁哥儿要什么灯就买来,结果反被双宜在雁哥儿面前落了面子,越想越羞愧,越想越悲愤,一时受不得,就红了眼圈。

    云雁回也想通了关节处,觉得这两个都是小孩样,尤其是赵允初,怎么只长个子不长心啊,便说:“你低头。”

    赵允初把头低下来,才问:“干嘛呀……”

    云雁回抬手给他揉了揉眼睛,“看你这可怜劲儿,你和双宜能比么?她是自幼习武,爬高窜低的。”还有一句,极有天赋,傅云沣也极力称赞过,就是他武馆里,也没有能及得上双宜的。

    赵允初感觉雁哥儿的指腹在自己眼皮上轻揉,便趁势撒娇道:“要吹眼睛。”

    云雁回顺手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又不是进沙子了,吹什么吹,你是小姑娘吗?”

    没想到雁哥儿的温情时刻这么短,赵允初便不敢再作妖,老老实实站在云雁回旁边,又笑说:“雁哥儿,我帮你提灯呀。”

    他从云雁回手里接过那盏熊灯,殷勤得叫小厮看了都直想捂脸。

    云雁回带他们同游到月上中天,便想打发赵允初回去。

    谁知赵允初不肯走,“雁哥儿,我去你家过一夜吧,我大哥最近总是夜夜笙歌,我院子就在他边上,吵得我睡不着。”

    双宜:“我家哪有多余的房间。”

    云雁回也说:“没事到我家过什么夜,你不想回去那睡了然禅师那儿好了,你娘肯定也会许。”

    赵允初却期期艾艾地道:“就睡一晚……过节呢,雁哥儿……双宜姐,求你们了……”

    云雁回板着脸看他,以前赵允初虽然强行挽挽手,靠靠肩什么的,但也就是个比较黏人又崇拜他的小孩,可没有黏到要上他们家睡。

    赵允初就掰着手指头说:“前几日在宫里贺节时遇到郑凌了,他说初五时和雁哥儿睡了一晚……”

    这个理由云雁回信了,赵允初和郑凌一直是互不喜爱,偶尔还要比一比,不过比到这个上面来也真的是很幼稚。再说了,郑凌是他表外甥,赵允初可不是。

    所以云雁回冷酷地说:“要睡睡外面驴棚。”

    把赵允初给伤心得啊,顿时整个人都蔫下去了。

    不过要么怎么说天无绝人之路呢,正当赵允初心如刀割之时,一群潜火队的经过,手里有水桶等物,人多,赵允初躲闪不及,和对方撞了一下。

    赵允初是没什么事,那人反而飞出去了,手里的水桶就洒了,水泼在赵允初身上。

    “嗷!”那人叫痛,爬起来了还得给赵允初道歉,这大冷天的泼了一身水,想也知道多难受。他的队长已经在喊他了,只得捡起水桶继续跑。

    这潜火队就是汴京的消防队,京中房屋本就多是砖木结构,一旦起火,损失惨重,以前就曾经发生过几次大火,所以对防火灭火十分重视,时时有潜火队值守、巡逻,还建有望火楼以居高观察,及时发现火情。

    现在元宵节处处点灯,本就是火灾高发期,潜火队正是最忙的时候,想是哪里又起火了,要去扑火。

    赵允初也是倒霉,他的小厮急得直跳脚,被云雁回一把抽开,自己脱了外衣给赵允初披上,叫双宜把他扛着,回自己家里去。

    家里是时刻坐着热水的,离这里也不远,以双宜的功力,扛上赵允初不需多久就到了,连忙叫他脱下湿冷的衣服,兑了滚水泡澡驱寒。

    等到云雁回晚一步回来的时候,赵允初就已经在澡盆里坐着了。

    双宜还在尝试煮胡辣汤,被云雁回看到,脸色大变,“好了,我来……”

    双宜悻悻地松了手,“叫他尝下我的手艺啊。”

    你这是要赵允初的命啊,多大仇??

    云雁回心想幸好赵允初不知道内情,现在指不定还在感动双宜姐其实是个好人。

    赵允初在里面弱弱地喊:“雁哥儿,你能进来么……”

    云雁回走了进去,“干嘛?”

    赵允初:“我一个人害怕。”

    云雁回压根不信,“你自己念段经就不怕了。”

    “……”赵允初哑口无言,只得郁闷地沉默了。

    因赵允初身量较他大些,云雁回去找了套傅云沣的衣服来,待赵允初洗完叫他穿上,勉强还算合身,再喝碗热热的胡辣汤驱寒。

    这期间,郑苹、傅云沣和小宝都回来了,表示外面已经下起了雨夹雪。

    这夜深雨大的,赵允初泫然欲泣地看着云雁回,不想回去,郑苹都不忍心了,云雁回只好留他下来过夜。

    赵允初兴高采烈地打发小厮自己回去,顺便告诉府里自己他挨了冻,休息一晚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