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51章 来你是这样的包拯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包拯回了禅房,正遇到了然,两人闲话一番,彼此无事,便摆下棋局,开始下棋。

    包拯一边下棋,一边向了然打听云雁回的情况。

    “我听闻方丈的高徒乃是一位神童,自幼便为寺里打理经济,还办下了大相国寺的美食节,如今已是天下闻名,实在不简单!”

    了然笑呵呵地说:“哪里哪里,雁哥儿这孩子,不爱读书,但是在这方面的确有些心眼。我自也学卜算,不瞒郎君,当年他三岁不到,同母亲来寺里,我第一眼看见,便觉得这孩子能够大利佛门。后来,果不其然,为寺里做了许多事。”

    包拯赞道:“果然名师出高徒,方丈精通医卜,棋力也高深。”

    “闲来无事,也只能研究这些了。”了然说着,就要给包拯算命。

    正看着呢,云雁回来了。

    云雁回在家做了些酸奶,便给老人家送来,看到他们放着棋盘,在看手相,便信口道:“方丈又在搞迷信活动啊。”

    他早知道了然会卜算,不过没当回事,这不是古代和尚道士的基本技能么,反正他看了然算过几次都是尽说好话,套路而已。

    “什么活动,我给三郎看看手相,唔,你还需蛰伏三月,方可重回庙堂,这三月就住在寺中吧。”了然说道。

    云雁回嘴角抽了抽,没说什么,但是心底不免想,说话可是要想想后果的,虽说包大大肯定能重新做官,但是你这么笃定说三个月不太好吧?

    万一三个月后人家没法官复原职,你负责吗?幸好包大大看上去还挺豁达,到时候没实现应该不至于大闹相国寺。

    包拯对了然拱了拱手,“那就打扰方丈了。”

    云雁回把食盒放下,从里面端出来一大碗酸奶,“先别下棋了吧,我做了些酸奶。”

    这种手工酸奶酸度有那么一点点高,但是属于酸爽,云雁回拿来两只小碗分盛了,分别给包拯和了然。

    包拯拿着碗笑道:“上次跟着越人吃了禾花鱼,这次又托方丈的福了。”

    了然也笑说:“你这三个月会常常可以享口福的,雁哥儿从来不亏待自己的嘴,而且也总能想到我,是个好孩子啊。”

    包拯连连点头,又对云雁回说:“雁哥儿,我今日在庙会逛了一番,听说了你在寺里办了的不少事,佩服,佩服。”

    云雁回颇觉受宠若惊,厨艺被夸和这方面的能力被夸还是很不一样的,即便是年轻版的,但这可是包拯啊,“您过奖了,还需多向您学习。”

    包拯苦笑一声,“我正是办事不力,才被革职了,向我学习什么。”

    云雁回犹豫片刻,说道:“其实我一直有些疑惑,郎君高才,又是仁慈之人,怎么会因刑毙犯人而被革职?这犯人是何等罪大恶极?”

    包拯叹道:“不说罪大恶极,但也的确残忍之至。唉,那案件有些离奇,我又是上任未多久,心浮气躁,这才一时冲动,没有把握好。”

    了然:“若是不介绍,可否说来听听?”

    包拯点了点头,缓缓道来:“这案件苦主姓刘名世昌,一日归家路上在别人家投宿,谁想这家夫妻歹毒地将其杀害,谋取财物,又将尸首和泥烧成了一个乌盆。这刘世昌冤魂不散,托人到我县衙来报案,我传了罪犯夫妇审明案情,那厮竟还不招,故此怒而动刑。刑罚之间,那罪犯中的丈夫便死了。”

    云雁回:“???”

    了然叹道:“冤魂报案,知县审鬼,真乃奇事!可惜了,犯人死得也是罪有应得,你还因此失了官职。”

    “等等……”云雁回一脸懵逼地说,“我好想没太听懂,您是说,苦主的冤魂向您报案,然后您从冤魂那里了解了案情,审明了案件?”

    我靠,这件事好像不是奇事就能解释的吧!

    就因为了然相对淡定的态度,云雁回都不敢把自己的震惊表达得太明显了。

    开神马玩笑,乌盆里的冤魂报案,叫包拯断案,这不是传说故事吗?

    包拯点了点头,“不错,那乌盆托了一个老汉将它带到县衙里来,然后对我讲明了案情。”

    云雁回:“……”

    云雁回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是很相信包大大的人品的,是肯定不会说谎的,但是,乌盆案不是故事而已吗,怎么可能真的发生呢?即便云雁回穿越这种事都经历过了,此时也十分震惊。

    云雁回不能把任何历史都记得清清楚楚,可乌盆案不是真实历史他还是知道的,历史上的包拯和话本里的并不一样。

    但是正因为并非都记得清,云雁回也开始怀疑是有这么一个案件原型了,只是没那么玄乎。

    “那个……郎君,您说,有没有可能是老汉用腹语假装乌盆对你说话?”云雁回试图在科学的角度解释乌盆报案这件事。

    “此事的确蹊跷,你眼不见便不信也属正常,”包拯笑呵呵地道,“不过我敢保证,并非老汉欺瞒。”

    云雁回:“……”

    真是见鬼了!

    云雁回觉得自己晕晕的,努力回想了一下,嗯等等,好像是有点不对,包拯这一身黑皮且不说符不符合历史,包兴好像说过他家郎君字文正。

    当时云雁回一想依稀和记忆里对得上,但是现在再一细想,方记起来,包拯的字明明是希仁,文正是他的谥号才对,怎么可能出现在生前。

    云雁回越想脸越白,最后横了心,决定为了真相赌一把,试探问道:“那个啥,乌盆且不说,郎君,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叫展昭的人?”

    包拯面上一喜,“你也认识展义士?”

    云雁回:“………………”

    云雁回眼前一黑,差点原地扑街。

    天啊!这个包拯认识展昭,妈妈,原来我穿的不是历史,是小说啊!!

    就因为是小说,云雁回才没第一时间认出来这个包拯是哪个包拯,你说要是换了周杰的脸,他早就认出来了好吗?!

    也是这会儿,云雁回才明白了他家双宜那一身功夫不是因为古代真的有失传已久的武术,而是因为这里是!小!说!有御猫展昭锦毛鼠白玉堂的小说!

    也难怪包拯会一点道理也没有的直接字文正了,因为他根本就是后人半虚构的人物啊!原来,你是这样的包拯!

    “雁哥儿,你怎么了?”

    “……没什么。”云雁回还要努力撑住,呵呵笑道,“我只是突然有点不舒服,可能是吹了风。”

    包拯也不及再说展昭的事了,忙道:“那你快到床上躺一躺吧。”

    “我回去躺好了,你们慢慢吃……”云雁回有点精神恍惚地和他们道别,出了禅房,走出去一段路才发现自己还同手同脚了,停了下来,不由仰天长叹。

    真是啼笑皆非啊,不是说穿到小说里有多糟糕,实在是穿了十几年才知道猝不及防地知道真相,令云雁回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云雁回又走回自家,盯着他们家正在打滚的大熊猫发呆。

    “雁哥儿,雁哥儿!”

    云雁回正糊里糊涂地想着呢,忽然被赵允初的声音唤得回神了,转头一看,赵允初正拖着一只绳子系住的死獐子跑过来。

    “你看,这是我打猎猎到的!”

    赵允初兴高采烈地跑到云雁回面前来,还没注意到他表情不大对。

    云雁回盯了他一下,猛然踮脚抱住他。

    “……”赵允初呆住了,手一松,獐子就掉在地上。

    为什么雁哥儿突然抱抱呢,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现在是不是应该矜持地学雁哥儿说一句,不要动不动就动手动脚……

    ……

    云雁回头搁在赵允初肩上,手从他腋下穿过去,抬起来看了看,嗯,他的手有血有肉的,赵允初的身体也有血有肉的,以前吃的东西也全都是真真切切的,否则也不会令他以为是在真实世界的真实历史里了啊。

    看起来,这小说里也没什么特别的吧,主角过主角的,他这个异世来客在世界一角也能发展自己的事业,没什么干扰。

    而且要是照这么看,包大大可能很快就会成为开封府的最高长官了,他们反而是机缘巧合,搭上一个了不得的关系呢,对日后大相国寺的经营大有帮助。

    不但能亲历北宋的繁华,日后还有可能一睹武侠人物风采,其实,这还是件难得的好事吧。

    坚强的云雁回安慰着自己,扭转想法,从别的角度思考,越想越不错,心情也就释然许多了。

    如此一番心理活动,云雁回调整好心情,也就满意地松开了赵允初,抬头看去——

    云雁回:“???”

    云雁回:“……我日,你脸红什么啊??”

    云雁回无语地看着闭着眼睛,眼睫毛还在颤动,满面红晕的赵允初,只觉得莫名其妙,简直恶寒,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

    赵允初睁开眼,眼神还有些迷蒙,十分委屈地揉了揉额头,“我还想说雁哥儿呢,突然就把人抱住,我当然是不好意思了,吓死我了。”

    云雁回:“……”

    什么鬼,总觉得哪里不对?

    “算了算了,今天心情……复杂,不教你做人了。”云雁回振奋了下精神,“我看看,这是你猎到的獐子?不错,还挺大,送给我加餐的吗?”

    赵允初用力点头,“阿娘还说你会要獐子皮呢,我就知道雁哥儿肯定是想吃肉的。”

    云雁回冷漠脸:“……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