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57章 奉旨种菜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雁回怀揣着三贯钱,从开封府衙出去,因为起得早,还未开衙,差人打着呵欠给他开门。

    “昨夜里睡得不好吗?”云雁回笑眯眯地问他。

    这人看了一眼新同事,懒洋洋地道:“最近谁能睡好呀。”

    云雁回点了点头,出了门去。

    一路走到鱼市,正是一片繁荣,新鲜的鱼被连夜运到汴京里来,为买到好鱼,也有不少早起来的。云雁回找了个鱼摊,蹲下来看了一会儿,“小毛鱼给我来一些。”

    摊贩用柳条穿了小鱼,一共穿了六串,云雁回接过来,把钱递给小贩。

    接着,云雁回拎着六串小鱼,又往当年帮师兄买猫粮曾去过的宠物一条街走。沿街看到许多店里养有幼猫幼犬,不乏名贵品种。

    路见一家,内有一窝田园狸花猫,活泼可爱,云雁回便走了进去。

    老板见云雁回手里拎着小鱼,便笑眯眯地迎上来:“小郎君要接猫回家?”

    云雁回点头,“家中鼠患,聘些小猫回去。”

    宋人视养猫如娶妾,讲究一些的,要以盐或小鱼做聘礼,然后将小猫接回来。陆游写过“裹盐迎得小狸奴”,狸奴便是指猫,从主人那里接猫,要给主人送盐。

    若是从猫贩子那里买,则要送小鱼给猫妈妈,例如黄山谷诗里的“闻道狸奴将数子,买鱼穿柳聘衔蝉”,正是描写这一风俗,衔蝉奴与狸奴一样,也是猫的别称。

    昨日里云雁回就从包兴那里知道了,最近开封府衙里在闹鼠患,尤其凶狠,吵得大家晚上睡不着觉。只是竟无人有暇去接些狸奴回来,又或是嫌麻烦,这不,导致今早还有人抱怨呢。

    云雁回的工作,就从这里开始。他的聘,不是聘礼的聘,而是聘请的聘。

    “您看看,黄色狸纹,最有捕鼠天资,爹娘也都是好手,前几窝都被接去守仓库了,没有不说好的。”老板还夸起了家世,虽是田园猫,那也是有些来头的。

    “我看不错。”这些小猫也都有六个月大的样子,快接近人类的少年时期了,这个年纪,猫妈妈已经教了一些本事,而且正是好动的时候。

    云雁回掏了钱给老板,将一窝六只小猫连带笼子一起带回去。

    猫是最嗜睡的,云雁回怕它们到了新环境闹,便要了块黑布罩在上面,好叫它们多些安全感。几只猫大人也很给面子,挤在一起睡着了。

    云雁回拎着六只猫走回开封府,去了包拯那儿。

    “这是什么?你三贯钱买来的吗?”包拯问道,还有点急不可耐,十分好奇云雁回第一件事是怎样的动静,照理来说,大家对于第一件差事都会慎而重之,尽量办好。

    一旁的公孙策也不禁探了探脑子,想知道黑布下是什么。

    “三贯钱可没花完呢,这就是热热身。”云雁回把黑布揭开,“帮您聘请了六位捕鼠官——提点开封府衙诸曹粮事,掌察三院内外鼠患。月钱只需剩饭数碗,打赏小毛鱼若干。”

    六只被颠簸醒来的狸花猫睁着朦胧睡眼,冲开封府少尹软绵绵地喊:“喵~~”

    一时间此起彼伏,好生热闹。

    包拯与公孙策目瞪口呆,良久,方捧腹大笑。

    “好,好,”包拯笑得直揩眼泪,“就任第一日,裹盐穿鱼聘捕鼠官,雁哥儿做得不错啊,的确是迫在眉睫。只是,这焕然一新你可没做到?”

    “大人莫急,我说了只是热热身,三贯钱还剩呢。”云雁回也笑了起来,“剩下的钱,我想雇人与车,把府衙里种的花草都拔了。”

    先前说过,开封府也得管环境绿化。这东京城内的绿化,就做得特别好。主干道旁栽种着桃李杏梨等树并各色杂花,河沟里都有荷花,但凡河岸也都栽种有榆柳,至于都人对时花的热爱就更不必说了。宋人对园林的热爱,让他们把整个东京都变得像一个大型的园林。

    试想一下,有如此风气,开封府衙内的绿化能差吗?

    可是云雁回现在说,要把府衙里的花草全都拔了!

    嘿,这要是全拔了,以府衙内的绿化面积,可不是真是“焕然一新”么?

    包拯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你,你把花草都拔了做什么?”虽说朝廷管不到开封府衙里面种花草,但是要真光秃秃的,绝对会被官家叫去问话吧。

    “拔了,卖给园林花圃,换的钱买菜籽、菜苗,”云雁回还挺有激情地说,“然后原来种花草的地方,全都种菜!完了一部分自己吃,剩下的卖钱!”

    包拯、公孙策:“…………”

    开封府衙内外绿地多,总有几十亩,想象一下,那一片绿草如茵倘若都变成蔬菜……

    包拯连连摇头:“这怎么使得?”

    “这为什么使不得?”云雁回反问道,“朝廷明令禁止官员在府衙内种菜了吗?”

    包拯:“没有,可是府衙是府衙,农田是农田……”

    云雁回:“草也是绿的,菜也是绿的,凭什么说我们是把地改农田了,明明是用种菜来绿化啊!这不都很赏心悦目吗?”

    包拯:“……”

    云雁回心想,包大大呀,你若是穿越到了晚些时候,就会发现,大宋上下的政府机关里,都是一片片的菜地哦。那时节,通货膨胀严重,官员们不得不自己种菜,自给自足。

    君不见,种得好的,还有富余能卖出去赚些钱来充实公费呢!

    要么怎么说种花家的人民是有种菜天赋的,到哪都能种菜。

    包拯头都大了,虽说没有明令禁止,但是此事一听就觉不妥啊。

    也不怪他,晚期北宋政府种菜蔚然成风时,当时的皇帝也觉得不妥,认为有失威严。但是由于实在禁止不住,所以最后也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种菜可以,但只能自己吃,不许卖了。

    公孙策听了,却是灵光一闪,说道:“学生以为此法不错,乃是开源节流的好方法。在府内种菜,一则日后蔬果可以自给自足,二则,如今府内非但冗员严重,且诸曹忙碌程度相差极大,刑、户事务繁多,士曹之官,唯批书尔,无事可做。”

    批书,就是按照各种格式批写文书、证明之类。

    这府院六曹之中,主要职能是功曹负责考核官员、祭祀、礼乐、学校、医院等事务,仓曹主要是修整一下府衙、管管仓库分发物资什么的,户曹负责户籍、婚姻、田宅、赋税等,兵曹掌管军防、仪仗等,法曹掌议法、断刑等,士曹相比之下,的确最为清闲。

    公孙策也赞同云雁回的主意,因为这样一来,在朝廷没有调整诸曹职能之前,即便你拿他们没办法,好歹能发挥一些作用啊。

    云雁回又补充了一句:“即便是繁忙的官吏,在办公之余,难道就不想挖挖土、浇浇水活动一下筋骨吗?我觉得,这还有锻炼的功能呢。地空在那里养些花草,耗费人力去浇水施肥,什么收益也没有,若是种菜,就实惠多了,咱们府衙的地还那么大,那么多……”

    云雁回叭叭说了一大通话,包拯听着听着,竟然觉得自己要被说服了!仿佛以前他们所做的都是在浪费,都是对不起汴京的寸土寸金!

    “此事缓缓……容我想想,”包拯背着手来回踱步,想了半天,最后说道,“虽未明令禁止,还是不能先斩后奏啊,我今日便入宫,问问官家!”

    云雁回叉手说:“那您记得态度要可怜一点,多提提荒废的地有多可怜哈!”

    包拯很想说,什么荒废!府衙之地用来办公,不种菜怎么就是荒废了!

    云雁回暗想,当今官家日后谥号是仁宗,何谓“仁”?就是心软啊!传说他可是能够因为在外出时发现下人没带水,怕自己要水喝害他们受责罚,就忍着口渴一路,回到宫里才猛灌水的。

    要换一个皇帝,云雁回也要掂量一下出不出这个主意了。

    ……

    午后,包拯果然换了衣服入宫求见官家,提及希望能以果蔬来做府衙内的绿化,委婉地表示,既能让官员们在处理公务之余解乏,也能开源节流,为国家省钱。

    仁宗果然和别的皇帝不一样,深受感动,“御街旁种的不也是桃李果树,开源节流,为国分忧有何错,爱卿何须如此小意,还特特来问,尽管换了吧。”

    包拯汗了一下,没想到这还成了为国分忧,实在不好意思,红着个黑脸叩谢君恩回去了。

    ……

    “……如此如此,官家便同意了。”包拯说道。

    云雁回闻听消息,比平日都少了几分稳重,多了一些活泼气息,自high道:“那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奉旨种菜啦!”

    包拯:“………………”

    公孙策不禁擦擦汗,“雁哥儿,官家只是同意咱们果蔬换花草……自称奉旨种菜,会不会略显厚颜了?”

    云雁回严肃地道:“先生,你就让我爽一下,可不可以?”

    “……”公孙策无语道,“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