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大宋小吏. > 第59章 难得糊涂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午休的钟声响起,从开封府衙各处房内就跑出了一个个官吏,朝着共同的目的地奔跑去。

    其中一名小吏被人踩到脚,差点不小心摔了一跤,鞋也掉了,就耽误这么一小下,已经有不少同僚超过他了。小吏只能忍痛把鞋穿上,继续跑。

    往哪跑呢?答案是,食堂。

    从两旬前少尹下命改善食堂菜色,短短时间内,食堂就完成了蜕变。

    五日前,菜品焕然一新,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搜罗来的菜谱,简直就像不是同一批厨子做的一样。而即便是一样的菜,也会比以前要鲜美许多。

    这限量供应的珍珠虾球、八宝饭、鸭糊涂等菜色,更是备受欢迎,只有早去才能打到,这也是为什么大家一下班就朝食堂狂奔的原因之一。

    这些菜,非但美味,而且很有新意。汴京人好甜食,也爱羹汤。鸭糊涂料多却不杂,味浓却不乱,介于羹与菜之间,还兼具养生之效,实在是绝妙。

    要知道,作为汴京土著,尝过的各色饮食果子数不胜数。加之近年的大相国寺国际美食节,荟萃八荒万国的美食,更是将大家的口味提高了一截。

    在这样的情况下,食堂的新菜色仍能脱颖而出,造成这样的拥挤局面,可见食堂的确是花费了许多心思的。

    甚至,有不少本是日日休假的官员都特意来府衙上班,就为了品尝一下让同僚赞不绝口的食堂菜,足见其吸引力了。

    至于二级行政机构的官吏,听说之后也纷纷想方设法来府衙汇报工作,顺便混个工作餐吃。

    原本因为事务繁多而气氛略有点压抑的开封府衙,一下子好像都因此活跃起来了,尤其在这午间食堂跑的时间段里。

    ……

    而在大家奔跑的时候,却有两个人也往食堂的方向不紧不慢地走着。

    这是赵允初找人找到开封府衙来了,他要进来,可吓了人一跳,毕竟宗室身份不同他人,更何况他父王身份还比较特殊。

    不过好歹也不至于被拦在外面,大宋的宗室待遇特别好,从七岁开始,就会授予官位,升迁得还特别快。至于爵位,就没了,宗室王爵不能往下传,长子降一等袭,如无特殊情况,其他的都只荫官,死了才可能追赠爵位。饶是如此,也比常人要优厚得多了。

    而以当今官家之仁厚,为了以示对宗室的关爱,就更甚了。像赵允初,七岁时被授予左侍禁,今年也已是汝州团练使,虽然只是虚的,没实权,不过钱粮照领就行。

    也因此,赵允初得去参加朝会了。最近因为这件事,他正苦恼,否则也不至于这个时候才第一次来开封府找云雁回了。

    此时,赵允初便一边走一边向云雁回倾诉自己的苦恼。

    大宋朝会有三种,分在不同的地方,一种是大庆殿大朝会,在元旦之类重要的日子举行,一种是垂拱殿视朝,是重要的官员参加,商议重要事务的,剩下的一种叫常朝,在文德殿举行。

    垂拱殿视朝,参加的都是枢密院、三司、开封府之类的官员,像包拯也要去。而常朝,官家很多时候都不出席,它在垂拱殿朝会之后举行,官家参加完垂拱殿的朝会之后,爱去不去。

    也就是说,常朝朝会就是在那儿等官家开完垂拱殿的朝会,如果过来文德殿这边,就聆听一下,不来就立马结束。大部分时候是不来的,于是官员们就是坐等,坐等,坐等,极其浪费时间。而这种朝会,官员还隔日就得参加。

    这样无聊的事情,赵允初的几个哥哥一般都是常年请假不去的,反正也没人揪着他们。

    赵允初,平生只有两个爱好,佛经和雁哥儿,平时无聊得很,所以想去朝会。但是这样一来,岂不就比较出他哥哥们的懒惰了吗?于是,赵允初的做法被大力抨击。

    云雁回听完,安慰道:“你哥哥们的三观有问题,你大哥是真的身体比较弱也就罢了,赵允良和赵允迪那俩,一个天天熬夜,一个就知道贪恋男色,还好意思指摘你。”

    赵允初委屈地道:“可是,连我娘也说我傻……”

    云雁回:“……”

    没想到,王妃这么耿直。

    云雁回镇定了一下,“你娘是心疼你,这个傻和我叫你傻白甜一样,是爱称!要我说,去参加一下朝会也好,就当早起锻炼了。”

    赵允初家的兄弟们,除了没养大的,就剩下四个了,老大身体不好,老二老三三观不正,老四再宣告一下大家他是死心眼,云雁回觉得,基本上没人会忌惮他们家了……这也是好事一件。

    “嗯,我爹也支持我……算是支持吧?他是说,无聊就去呗。”赵允初觉得还是从雁哥儿这里得到了抚慰,看雁哥儿说得多好啊,锻炼身体,这是在关心他呢。

    云雁回哪知道赵允初在想什么,他更想不到,赵允初这娃从此还真的风雨无阻地去参加每一次朝会,都要成传奇了。

    导致大家都在吐槽,这位宗室什么毛病啊?这一系的是不是都奇奇怪怪的?

    云雁回把赵允初带到了司录司食堂,虽然他是新人,等级也不高,但是最近都是他在负责食堂改革的事情,还要亲自教厨子,所以这里也算得上是他半个主场了。

    此后,在一段时间里,刚刚接触云雁回的开封官吏们都弄不清他到底是哪个部门的,怎么好多地方都能见着。

    彼此讨论起来的时候,有的以为他是食堂的,有的以为他是天庆观的,有的认为他是少尹的小厮,以及以为他是三院各种部门的……

    “怎么这么多人?”赵允初非常惊讶,“所有公厨人都这么多吗?”

    赵允初没有差遣,没在衙门待过,自然不知道衙门公厨的情况,还以为官吏们都这么热衷食堂菜呢。

    云雁回:“当然不是了。”

    这可是开封府衙食堂开办以来,最火爆的时期了,现在每天还在刷新纪录。想必考核的时候还会发现,食堂改革之后,这出勤率唰的提高了……

    “食堂的菜被我改过了,”云雁回极为得意,“不然我怎么会邀请你来这里吃呢。”

    赵允初十分捧场:“雁哥儿好厉害!”

    云雁回不看那些排队打菜的,直接从后厨拿了两份饭菜来。

    小菜有虾油豆腐、炒茭白,现在的招牌菜珍珠虾球、鸭糊涂,还有小碗装的八宝饭。

    八宝饭赵允初在云雁回家吃过,珍珠虾球和鸭糊涂却是没有。他先尝了一下小菜开胃,这虾油豆腐被煎得有些表面焦黄,鼓起泡来,上面是撒着葱花,青白好看。

    再挟起来一闻,没有一点儿豆腥气,反而有香香的虾油味。

    咬一口,将焦黄的表皮咬破,里面便流出一些滚烫的汤汁,融合了酱香味和虾油香味。本身清淡的豆腐因为汤汁入味,鲜香而嫩。难怪光是这一样豆腐,就有人能就着吃下一碗雕胡饭。

    至于珍珠虾球,比起真正的珍珠当然要大得多,颜色白到透明,下面被铺上了青翠的青菜叶。用勺子舀虾球,一勺里面有一颗虾球,还有火腿丁。

    就这么吃下去,是充满了虾的鲜味。沾一些椒盐吃,则更具口味。

    还有最受欢迎的鸭糊涂,样子糊涂,味道却不糊涂,层次分明。

    醇厚的鸭汤,煨烂了的鸭肉,碎碎的山药,还有肥嫩的香菇丁,混合在一起,滑爽可口,完全可以像粥一般喝,但是又比粥更为香浓。

    “我喜欢这个。”赵允初把鸭糊涂吃了个干净。

    云雁回把自己碗里剩下的半碗也倒给他了,“这个,咱们包大人也最喜欢,还送了四个字,叫‘难得糊涂’。”

    赵允初一听,连连点头,“有禅机。”

    “禅什么鸡,鸭呢。”云雁回不乐意他在饭桌上还谈禅,叫他赶紧吃,这年头啊,正经和尚不吃素,王子皇孙爱说禅。

    赵允初埋头吃饭,云雁回自己慢条斯理地吃,还有暇打量周围,看看市场反应。

    这来食堂吃饭的官吏,无论姿势如何,无不是像赵允初一般专心致志。官员还好,出身不好的小吏仪态差,简直像猪吃食一般,恨不得一扫而空。最后吃完了,恨不得把碗都舔干净。

    所以自己这段时间的打包率也在急速下降,基本大家都当场吃光了……

    这时有人送木牌来,被众人看到了,纷纷伸长了脖子看。

    木牌不奇怪,又不能吃,重点是牌子上写的是菜名,这是食堂放出来的每日菜单。现在有新的木牌送来,意思分明是还有新菜品啊,怎能叫大家不期待呢?

    后厨的人来接木牌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诡异地被所有人盯着看……

    他也僵硬地看着大家,最后木然说:“呃……明日要轮换部分菜色。”

    食堂内出现了短暂的寂静,随即议论纷纷。

    “你明日不是要休假么……”

    “不休了,来看看有什么新菜。”

    “唉,最近回家吃饭都索然无味,为何食堂不能多打一份回去呢……”

    “我明日要去下县里,天啊!”

    “鸭糊涂不会换掉吗?我最喜欢鸭糊涂了qaq”

    “我也是,包少尹说得好啊,难得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