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三章 武技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万载的往事,一朝忆起,原本的瞎书生已经不在,在这具身体里的灵魂,是一位修炼了万年之久,曾经站在人间界巅峰的强大散仙。

    神魂破碎,仅存残魂,又因弃道后残魂极度虚弱,白易在附生婴孩之后才陷入了沉眠,瞳孔也因此浑浊无光,犹如目盲,留在这具身体内的,只是一种自然生长的神智,如今,在灾难降临的关头,白易的神魂终于真正醒来。

    顾不上唏嘘感概,白易将目光望向即将被拖出门外的少女身上,冰冷的眼中,现出了难得的柔和,那些阔少与恶仆对他来说都如同空气一般,一语出口,竟带着睥睨天下的气势,那两个抓住白玉的恶仆竟然浑身一颤,渐渐松手。

    “你说放就放?你算什么东西!”

    寒峰捂着耳朵,跳脚骂道:“咬掉我耳朵,就拿你妹妹来赔!既然你还能站起来,我就让你这辈子都站不起来,给我上,打死他算我的!”

    寒峰已经暴跳如雷,他寒大少爷,横行永安镇二十多年,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别说是半只耳朵,他长这么大,还没人敢碰他半根指头,这次他可是暴怒了,刚才见白易不吭不响,还以为昏死了过去,现在一看对方还能站起来,立刻起了杀心。

    杀人,当然触犯大普国的律法,可是杀个穷人就不同了,寒家有的是钱,而且寒峰被咬掉耳朵在先,就算把白易给活活打死,只要拿出几百两银子疏通疏通,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听到少爷发话,寒家的七八个恶仆顿时冲了过来,另外几个富家子弟更是躲在一边看着热闹,对于白家这对兄妹的死活根本毫不在意。

    看到恶仆们冲来,白易在心里轻轻一叹,现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曾经的逍遥仙君,人间界最强的散仙强者,天下修真界为之敬畏惧怕的存在,如今竟然连几个凡人恶仆都敢对他出手。

    此一时彼一时……

    落难的强者,再也不是强者,而是弱者,不过白易这位弱者,既然神魂已醒,便不是寻常的弱者,至少对付几个恶仆,还不算难事。

    眼中一冷,白易轻抬左脚,向前方一踏,右脚微微后移,脚尖向外,在一个恶仆拳头到来的瞬间,抬臂出掌,从下至上劈了出去。

    啪!

    一掌,看似没有多大力气,却正好打在那个恶仆的手腕上,那恶仆在挨了这掌之后,立刻觉得整条手臂酸麻无比,再也使不上一分力气,而且呼吸都变得费力了起来,急忙大叫一声退了回去。

    白易这一掌的确没有用多大力气,他打的,是对方手腕上的穴道,那里可是神门穴,一旦被击打,除了手臂酸麻无力之外,气脉都会被阻碍许久,使人呼吸不畅,萎靡无力。

    第一个恶仆还没碰到人家,就挨了一巴掌退回来了,其他恶仆一阵的疑惑,在他们看来,白易不过是抬了抬手而已,难道那个瞎书生还会什么邪术?

    “手、手好麻!”

    被打中神门穴的恶仆,在后边一边甩手,一边有气无力地说道,他这一说,其他恶仆更犯嘀咕了,犹犹豫豫。

    “看,看什么看!他就是个死瞎子,给我上!”

    寒峰见手下人站着不动,立刻恼羞成怒地大骂,他这一喊,那几个恶仆想起了白易这个瞎子的身份,一个书生,眼睛还不好使,能有什么能耐,于是恶仆们凶狠地一起扑了上去。

    恶仆们一拥而上,顿时将白易围了起来,拳打脚踢,出手都是毫不留情,不过这一次,可不像上次那样,那个瞎书生的身子居然变得十分灵活,穿插在几个恶仆之间,频频出掌,每一掌打出,一个恶仆就得惨嚎一声狼狈地逃开。

    没用多久,七八个恶仆有人捂着肚子,有人揉着后背,还有的一条腿着地,不停地抽冷气,一个个全都龇牙咧嘴,七倒八歪,白易则稳稳地站在原地,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盯住了捂着耳朵的寒峰。

    恶仆们被打退,出乎了几个富家子弟的预料,周围的街坊邻居更是现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白易平常几乎足不出户,整天在家中苦读,而且眼疾颇重,一个寻常农户都能把他轻易打倒,今天怎么七八个壮汉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武技!这小子会武技!”

    寒峰身边,有个富家子弟看出了一些端倪,惊呼了起来,他家里有个叔父是武林中人,学过一些简单的武功,抬脚出拳都颇有章法,寻常三五人更是到不了近前,他见过三叔出手,这才认为白易也会武功。

    其实白易用的并不是什么武功,更不是玄奥的道法道术,而是一种极度精确的技巧,以自身能发挥出的力道,击打在敌人身体的穴位上,将对手击伤。

    准确的说,这种技巧就是一种对于经脉穴位了解到极致的经验,以白易修炼万载的经历,别说是人体上的各大穴位,就是让他分辨人身上的所有骨骼,他都能分辨得一清二楚,丝毫不差。

    虽然神魂醒来,白易这副身体仍旧是个凡人少年,眼疾因为神魂凝聚而恢复,身体仍旧有些消瘦虚弱,而且没有修炼,更没有丝毫的灵力用来施展法术,他只好以这种巧妙的方式对敌,说成是武技倒也差不许多。

    一听对方居然会武,寒峰立刻一愣,他怎么也没想到,瞎书生居然还会武,他这么一愣神的功夫,白易却已经动了,脚下稳步而行,不急不缓,几步来到寒峰近前,探出双指,猛击对方的眉心。

    白易的两根指头,可是对准了寒峰双眉上的穴位,这要是戳中了,在外面看,寒峰的眼睛毫发无损,可是用不了几天,他就得双目尽盲,变成个真正的瞎子!

    “啊!”

    寒峰大叫了一声,狼狈不堪地往后一滚,躲开对方的双指,爬起来就跑,一边跑一边回头大骂:“死瞎子你给我等着!本少先去止血,等明天非抄了你们家!敢咬我,你就别想活了!”

    寒峰这一跑,跟他一起来的那些公子哥立刻溜之大吉,院子里的恶仆们也互相搀扶着逃了出去,临走都不敢多看白易一眼,好像这户人家里有鬼一样,周围的街坊邻里全都松了口大气,纷纷议论了起来。

    “白家书生怎么会武了?七八个壮汉都不是他的对手,这可不得了啊。”

    “我看呐,一定是过路的神仙保佑,看到白家兄妹命苦,这才显灵相助啊。”

    “惹了寒家,早晚都是一场天大的麻烦,他们兄妹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啦,哎。”

    并不在意街坊的议论,白易走到门口,俯身抱起了妹妹,胸口顿时被女孩儿的泪水侵湿。

    “哥……我怕……”女孩儿抽泣着,泪眼迷离地说道,脸上的疤痕里不断渗出鲜血,好像受伤的猫儿,卷缩成一团。

    本是平凡的少女,虽然十分自立,却也没有经历过这些人世间的险恶,刚才差点被恶少掠去,可把年幼的白玉吓得不轻。

    “玉儿不怕,哥在呢。”

    抱着妹妹,白易走向那间粗陋简易的土房,轻声安慰着女孩儿,当屋檐的阴影遮住这对兄妹的轮廓之际,一道淡得无人听闻的低语,才从少年口中低低吟出。

    “从今往后,只要我不死,你便不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