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九章 小王爷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将茧收在怀里,白易的心神一阵畅快。

    上一世,烛龙跟随他一生,还是凡人的时候,白易便带着这只茧,等到幼龙孵出,就一直陪着他在修真之路上越走越远。

    一起修炼,一起对敌,一起深陷险地,一起遨游天地,一起体会进阶的兴奋,感受变强的喜悦,可以说烛龙对于逍遥仙君,已经不再是灵兽与主人,而是可以托付生死的兄弟一般。

    如今烛龙虽然化茧沉眠,可是只要灵气足够,就能破茧而出。

    自己的兄弟也随之重生,白易岂能不喜,这时候白玉已经醒了,女孩儿醒来后发现哥哥不见,急忙寻了出来,看到白易站在院子里,这才拍了拍胸脯,道:“哥快去读书,我来准备早饭。”

    读书?

    白易摇头苦笑,嘴里却无奈地应道:“好,哥去读书,给玉儿考一个状元郎回来。”

    吃过了早饭,白玉急匆匆地出门做工去了,房中,白易轻轻放下书本,盘坐在土炕上,两手结出一种古怪的印决,呼吸开始变得沉重绵长。

    白易在运转修真功法,他可不用什么名师教导,曾经的散仙强者,对于修真的七大境界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别看现在的白易是凡人一个,只要给他几天的功夫,就能在体内凝练出一缕灵气,达到修真者入门的境界,炼气初期。

    考取功名,白易哪有那心思,他可是仙,就算给他个皇帝做都觉得无味。

    运转着功法的白易静静地坐在房中,心头一片空灵,体内的气息按照一种特定的轨迹在缓缓流淌,随着气息的运转,漂浮于周围空气中的丝丝灵气,被渐渐吸来,透入那副有些清瘦的身体,融入丹田紫府。

    当白易开始修炼修真功法的时候,一队足有百人的军兵,护卫着一顶轿子,行进了布衣巷。

    这些军兵人人身穿皮甲,手持钢刀,威武不凡,惹得布衣巷里的街坊争相张望,最后,布衣巷里的穷苦百姓们带着惊讶的目光,看着那队人马停在了白家的门外。

    “小王爷,是这家了,整个布衣巷就这家姓白。”护卫首领对着轿子恭敬地说道。

    刷!

    轿帘一挑,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从轿子里探出头来,好奇地打量了一番白家破旧的木门,对着护卫们喊道:“快把我给扶下来,这是哪个庸医给我包的伤口,把我给包成个粽子,都快动不了啦。”

    轿子里的少年,上半身几乎全都被白布给包了起来,笨拙得真好像个粽子,正是客栈里的那位小王爷。

    被人扶下轿子,少年朗声道:“我高仁七岁学武,苦练八年,没想到差点被一只小虫给咬死,真是丢人,要不是白家小哥儿出手,景王一脉可就绝后了,今天我得亲自谢谢这位兄弟。”

    一边说着,少年在护卫的簇拥下进了白家,随后费老也从轿子里走出,捻了捻苍白的胡须,神色轻松地跟在后面。

    如今小王爷虽然伤口还未痊愈,但已经清醒了,一听到自己昨晚的惊险之后,小王爷马上兴致大涨,非要亲自来见见那个会驱虫的恩公。

    小王爷名叫高仁,幼年习武,不喜读书,景王有三个女儿,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见世子生性好动,只好请来诸多武功不俗的高手教习他武艺,使得十五岁的高仁年纪轻轻就有了一身不俗的本领,不过也正是那些武林人士的教导,使得高仁的性格十分豪放,不像个世子,倒像个武林中人。

    费老原本今天是前来兑现承诺的,没想到小王爷也嚷嚷着非要跟来,这才带着小王爷来到白家。

    院外的嘈杂,白易已经听到了,别看他如今毫无修为,耳力却十分灵敏,随即收了功法。

    白易可不想在费老这种修真者的面前表现得太过异类,更不会透露自己的真正身份,一旦引来了曾经的仇家,如今的凡人之躯,都不够仇家一根手指头捏的,何况他要是说自己是逍遥仙君,必定会被别人当成是疯子。

    小王爷来到院中,打量了一番白家的简陋,推门而入。

    “你是白易?”

    一进屋,小王爷就看到土炕上的少年,微微惊讶地问道,对方的年纪比他也就大了一两岁,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正是在下。”白易微微一笑,点头说道。

    “恩公在上,受高仁一拜!”

    说着,小王爷居然单膝跪地,给面前这个比他大不了两岁的少年施大礼拜谢。

    看到小王爷的跪拜,白易只是笑着坐在炕上,可那护卫统领却不干了,急忙阻止道:“世子,您是金枝玉叶,怎能拜一个平民!”

    “就你废话多!”小王爷怒道:“没有他,我早死了,我高仁不懂什么四书五经,圣人至理,却知道救命之恩,恩同再造,拜谢一番算得了什么,快扶我起来,该你拜了。”

    护卫首领将小王爷扶起来之后一听他也得拜,顿时苦着脸,也对着白易拜了几拜。

    费老这时也走了进来,看到白易,哈哈笑道:“小友,多亏你相助,小王爷才能安然无恙,今日老夫特来谢过。”

    说到最后两个字,费老显得有些语重心长,那意思分明就是在说:小子,老夫来了,你有什么麻烦赶紧说吧。

    “费老和小王爷大驾光临,不胜荣幸,家中无甚好酒,只能以茶相待了。”

    白易大方地说道,不提自己的麻烦,拿起早就备好的热水,沏了壶清茶。

    “听说那种奇虫叫九香虫,他们都没看见,白易你快说说,九香虫是个什么样子的怪虫,有翅膀么?个头儿多大?”

    小王爷坐在桌边,也不见外,拉着白易开始好奇地询问了起来,竟是个自来熟。

    对于小王爷高仁这种随意的性子,白易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景王世子,将来的一代王侯,居然如此豪放不羁。

    “九香虫,名为九香,却喜欢吞吃臭草,甲虫般大小……”

    白易洒然一笑,给小王爷讲起了九香虫的模样习性,听得小王爷啧啧称奇,不多时两人就已经十分熟络,称兄道弟,好像相识多年的故友一般。

    刚开始的时候,坐在一旁的费老对于九香虫还有些兴趣,可是随着两个少年的谈天说地,老者就越来越无趣了起来,有心赶紧询问白易的麻烦,解决了好离开永安镇回王府,又不好扰了小王爷的兴致,只好自己在那里闷头喝茶,一直快到晌午的时候,他才终于等到了白易口中的麻烦。

    哐当!

    院子里的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踹掉,门外响起了一声张狂无比的大喊:“白易你个死瞎子,敢咬我寒峰的耳朵,老子今天非废了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