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十章 你替我咬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寒峰今天来到白家,带着四五十人,其中大多都是他家的仆人,还有一些狐朋狗友。

    昨天被白易吓跑,寒峰是又气又怒,早就生出了杀心,他已经备好了五百两银子,准备疏通官府,这次前来,他就是要把对方活活打死。

    会些武艺又如何,只要自己带的人够多,还怕了你一个瞎子?昨天七八个人不是对手,今天四五十人还打不死一个书生?

    带着必杀之心,寒家恶少一脚踹烂了白家的院门,带着一众恶仆呼啦啦冲了进来,扯着嗓子大骂,只不过寒峰的怒骂刚刚出口,这位寒家大少爷就有些傻眼了。

    只见白家的院子里,整整齐齐地列着一队身穿皮甲,手持利刃的人马,而且这些人无声无息,就安静地站在院子里,在外面竟然根本就看不出来。

    看了看自己手下拿着的棍棒,再瞧了瞧对面这些大汉手中的钢刀,寒峰脸上的肌肉都开始颤抖了起来,脑袋里一阵的迷糊,他怎么也想不通,白家这种穷得叮当响的人家,怎么院子里突然多出了这么多卫兵?

    屋中,兴致勃勃的小王爷听见外面的辱骂,脸顿时就沉了下来,没等白易起身,他第一个先冲了出来,挺着满身的白布,仰着脸骂道:“哪个混蛋在此放肆!敢废了我恩公,老子先废了你!”

    十五岁的小王爷,正是换音的年纪,嗓子还有些尖细,配上满身的白布跟个僵尸似的,这一嗓子不要紧,把不知所谓的寒峰吓得一哆嗦。

    等寒峰揉揉眼睛瞧清了从白易房中窜出来的东西,顿时怪叫了一声:“妖、妖怪啊!”

    “你说本世子是妖怪……”小王爷高仁此时沉声怒道:“辱骂景王世子,我看你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来人,给我揍他,揍死了活该!”

    高仁这一声吩咐不要紧,把寒峰吓得是魂飞魄散,寒家富贵,在永安镇可以横行霸道,可是遇到景王世子,他寒家就成了个屁一样的存在,寒峰打杀个穷人只要疏通一番就行,人家小王爷打杀个人,官府都不敢多问半个字。

    在清水县,像永安镇这种小镇多达数十座,整个清水县都是景王的封地,一个寒家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得到小王爷的吩咐,王府护卫们顿时眼露凶光,把冲进院子的几十人围住,那位护卫统领来到寒峰的近前,打量了一番,抬腿就是一脚,直接踹在寒峰的小腹上,疼得寒家恶少惨叫着摔倒在一旁。

    这护卫统领可憋着一股邪火呢,他昨天夜里寻找臭草的时候抓了一手野兽的粪便不说,今天又迫不得已朝着一个平民书生大拜特拜,他可是景王府的护卫统领,整个王府里,总共就三个统领,全都武艺非凡,他是专门负责护卫小王爷的统领,身份地位之高,在清水县都能横着走,何时受过这种气。

    一肚子怒火,终于有了出气筒,护卫统领冷笑着抬拳就打,也不用其他护卫,自己一个人把寒峰打得鼻青脸肿,惨叫连连,骨头都不知道折了几根。

    惨叫声在白家院里此起彼伏,听得寒家那些恶仆是心惊胆战,他们可没想到,白易家里居然蹦出来个小王爷,被这么一群凶神恶煞的护卫围住,他们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了。

    直到寒峰的哀嚎声越来越弱,护卫统领才停下了手,锵地一声,拔出了腰间的钢刀,挥刀就砍。

    胆敢冒犯小王爷,那就是死罪,小王爷既然说了打死活该,护卫统领可不会留情,就要一刀把寒峰给砍了。

    “啊……啊!”

    被打成了猪头的寒峰,这时从眼睛缝里看到对方居然要砍死他,吓得尿都出来了,也顾不得浑身的剧痛,连滚带爬地往旁边一躲,爬到高仁脚下哀嚎道:“小王爷饶命!小人眼瞎,小人眼瞎,求小王爷饶命啊!”

    一脚踢开了寒峰的猪头,小王爷冷声问道:“你和我恩公到底结了什么仇,带着这么多人来白家。”

    寒峰先是一愣,接着才反应过来小王爷口中的恩公是谁,这回他可真傻了,要说无意中谩骂了景王世子,或许挨顿暴打未必会丢了性命,可是白易如果成了小王爷的恩公,那么他寒峰岂不是死定了。

    “这、这……”寒峰一阵的支吾。

    “说!”小王爷怒喝道。

    “哎!”寒峰一哆嗦,急忙说道:“小人一时糊涂,看上了白易的妹妹白玉,这才以提高布衣巷的租金来威逼他们兄妹,不过我可没抢走他妹妹,还被白易咬掉了半只耳朵,您看!”

    寒峰急忙将耳朵上的白布扯去,露出了半截耳朵,可是小王爷高仁却玩心大起,道:“原来是个欺男霸女的败类,既然白兄咬掉你右耳,那我就咬掉你左耳,凑上一对儿才好,哈哈!”

    说着,小王爷露出一口白牙,可是看了看寒峰满脸是血,眉头一皱,对着护卫统领道:“我牙疼,你替我咬。”

    怎么又是我?

    护卫统领在心底哀嚎,让他砍人,他绝对痛快,可是咬人,他不在行啊。

    苦着脸蹲在寒峰近前,护卫统领看着对方被淤血染满的耳朵,一阵的恶心,忽然灵机一动,转头抽着冷气道:“世子,属下也牙疼,我给您找个牙口好的。”

    说着,护卫统领急忙从护卫里挑了个能吃的大汉,这位倒是痛快,上前咔嚓一口,把寒峰另一只耳朵给咬了下去,在嘴里还嚼了几口,好像味道不怎么好,又吐了出去。

    两只耳朵全没了,寒峰这时连叫都不敢叫,强忍着剧痛,他身后带来的恶仆吓得全都面无人色,看得白易是一阵的好笑。

    “哥!”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声惊呼,白玉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看到家里涌进来这么多人,女孩儿还以为寒家又来生事,俏脸苍白地护在哥哥身前,小小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却不肯后退半步。

    “你就是白玉?”

    高仁看到白玉后微微一愣,面前的女孩儿与他年纪相仿,长得不但清丽脱俗,难得的是居然十分倔强不屈,只是脸上那道扭曲的疤痕,显得十分骇人。

    高仁性格豪放,已将白易视作兄弟,这时看到白易妹妹脸上的伤口,顿时狠狠地盯住寒峰,怒喝道:“白玉的伤,是不是你这个败类干的?来人,把他给我砍了!”

    小王爷下令,护卫统领顿时举刀就冲了上来,这活儿他拿手,用不着别人。

    “小王爷饶命啊!”寒峰这时候已经快绝望了,哭着喊道:“那是她自己划的,不是我干的呀!”

    “不是你干的?”小王爷皱皱眉,吩咐道:“那就继续揍,揍到半死,你就可以滚了,以后再敢来这里生事,我剐了你!”

    “我这已经半死了啊,哎呀!”寒峰刚说出一句,顿时又迎来一顿拳打脚踢,今天他想竖着走出白家是不可能了,能横着出去,留口气儿就万幸了。

    将妹妹拉到身边,白易微笑着对高仁抱拳道:“白家琐事,有劳小王爷费心了。”随后又对始终站在一边的费老道:“多谢费老。”

    白易的道谢,让费老一阵的不解,这种王府护卫就能轻易解决的麻烦,在他看来实在不值一提,白易既然道谢,说明这就算用过了他的人情。

    一个修真者的人情,如此简单就还了,真是太浪费了,费老点了点头,倒也没说什么。

    将哭爹喊娘的寒峰一直揍到奄奄一息之后,寒家人才胆战心惊地将他们的少爷抬了出去,这回别说是少爷了,就是寒家的老爷也不敢再来白家了,有小王爷撑腰,谁还敢来找死。

    寒家人灰溜溜地走后,高仁觉得十分痛快,身上的伤口却因为刚才踢了寒峰一脚而有些疼痛,这才有些不舍地准备告辞。

    正要离开的时候,小王爷忽然想起了什么,相约道:“白兄,两月之后,清水城仙家大考,以白兄的见识,想必大有机会拜入仙门,到时候你可要早些来清水城,我带你好好游玩一番,然后我俩再一同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