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二十四章 大川师兄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住进木屋之后,白易取出外门发放的通脉丹与木剑。【爱\去\小\说\网 w  Qu xS.COm】

    叫做飞芦剑的木剑,是苍云宗发放给外门弟子的基础武器,形如长剑,无锋,看起来好像道士用的桃木剑一样,不过这柄木剑上却隐隐散发着一股极淡的灵气波动。

    “低阶法器……”查看了一番飞芦剑,白易自语道:“丈许之内,裂木断石,低阶法器的攻击距离太短,与武道剑气的范围相似,不堪大用,聊胜于无而已。”

    白易口中的自语,说的是法器之间的威力划分。

    法器,低级修真者的一种武器,形状各异,大多以攻防为主,分为低阶,中阶与高阶三等。

    这种飞芦剑,就是一种最低级的低阶法器,催动之后,攻击的范围在使用者的周围丈许,如臂指使十分灵活,然而一旦超出丈许的距离,法器与使用者之间的灵气就会中断,成为死物。

    法器的威力,随着等阶的提高而增加,攻击或防御的范围也会随之提升,低阶法器的范围只有丈许,中阶法器则能达到两丈范围,威力最大的高阶法器,攻击范围可达三五丈。【爱\去\小\说\网 w  Qu xS.COm】

    攻击范围的不同,对于交手的双方有着致命的限制,如果带着低阶法器去挑战拥有高阶法器的对手,催动出的法器还没碰到人家的衣襟,恐怕自己的脑袋就已经搬家了。

    对于法器,白易实在没什么兴趣,要知道修真界里真正的强者所持有的武器,可不是法器,而是法宝,一件最低阶的法宝,其攻击范围就能达到恐怖的十丈以上,威力更不是法器可比。

    放下飞芦剑,白易拿起装有通脉丹的瓷瓶,倒出一粒丹药,略微辨认了一番,随即摇了摇头。

    通脉丹,名字倒是不错,可是这种丹药根本就不入品,是由炼丹失败之后的丹药残渣所制,效用极其低微。

    在修真界,灵丹分为九品,九品最低,一品最高,通脉丹连九品的程度都没有达到,效用可想而知,不过对于凡人与炼气期的低阶修真者来说,倒是有那么一丝助力,否则的话,入云谷的外门弟子也不会彼此争夺。

    灵丹对于修士来说,是一种极其重要的修炼资源,一些卡在境界瓶颈的修士,甚至能因一粒灵丹而进阶,因此精通炼丹之道的修真者,在修真界十分受人敬重。

    武器是最弱的低阶法器,丹药是不入品的残渣,其实白易已经料到,倒也没什么失望,取出一粒通脉丹,一口服下,随后以体内灵气将药力化开,逐渐吸收炼化。

    炼气初期修士,的确不敢服用太多通脉丹,每天一粒已经是极限,只有达到炼气中期,才能每天服用两到三粒,别看这种通脉丹不入品,其本身也蕴含着一定的灵气,不是寻常的低阶修士能轻易炼化得了的。

    白易可不是寻常的低阶修士,以他的经验,将通脉丹中的灵气炼化得平和而后吸收,根本是轻而易举,其他炼气初期的弟子每天至多服用一粒,他却能轻易炼化三五粒之多。

    一连三天,白易也不出门,将十粒通脉丹完全炼化吸收,用来壮大体内那缕淡薄的灵气,将炼气初期的境界彻底稳固。

    这段时间,高仁倒是来找过白易两次,想要商讨些对付姜大川的办法,他可不愿意将通脉丹拱手相让,怎奈白易都是胸有成竹地叫他放心即可,弄得这位小王爷一脑袋浆糊,不过这处居住区域倒是一如姜大川所言,并没出现其他弟子来抢夺丹药的情况。

    三天的时间一过,姜大川带着几个外门弟子找上了门来,对着白易与高仁得意地说道:“怎么样,三天平安,这下放心了吧,有我在,你们两个新人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安心修炼,那通脉丹也该交上来了。”

    姜大川的修为刚刚达到炼气中期,他身后的几个外门弟子都是炼气初期的修为,以他马首是瞻,顿时附和吹嘘了起来。

    “大川师兄的能耐,可不是你们两个新弟子能想象的,大川师兄连芦涛剑法都修炼到了第二层,在入云谷那是有名的高手。”

    “就是,大川师兄只用了五年就达到炼气中期,堪称神速,天赋极佳,用不了多久就能进阶炼气后期,到时候可就是地位崇高的内门弟子了。”

    其他弟子的附和,听得白易一阵无语,修炼了五年才到炼气中期,这也能叫神速,根本连龟速都不如啊。

    “大川师兄果然天赋异禀,实力超群。”

    意味深长地点头赞道,白易忽然压低了声音,对着这位修炼神速的师兄说道:“不过师兄啊,我这次可是带着兄弟一起进入的外门,选这片居住区也是我的主意,交出灵丹好办,可这面子上,你总得让我在兄弟面前过得去吧。”

    一听白易的低语,姜大川先是一愣,接着露出了然的神态,同样低语道:“原来兄弟也是同道中人,我们走江湖的,性命可以不要,这面子是万万不能丢的,名声要是倒了,还混个屁呀!”

    姜大川没有拜入苍云宗之前,是一位江湖人士,有那么几手功夫,他还认为对面的少年也是把面子看得极重的江湖同道。

    “这次的面子要是不丢,这月的十粒通脉丹,定然全部送给师兄,我一粒不留。”白易低声说罢,忽然抬高了声音,道:“文夺武取,各凭本事,大川师兄修为高深,天赋高绝,小弟总得领教一番才能心服口服。”

    说着,白易抬手一指这片居住区后方的密林,轻喝道:“单打独斗,胜王败寇,请!”

    “好!”姜大川仰头大笑:“好一个单打独斗,哈哈,请!”

    说罢,姜大川吩咐其他弟子等在这里,昂首挺胸地向着后面的密林走去,白易则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好像两个准备决斗的江湖豪客。

    既然姜大川决定与白易单打独斗,剩下的外门弟子自然不敢插手,高仁有心同去,却看到白易递来了一份十分平静的眼神,示意他等在这里。

    不提心绪不宁的高仁与其他准备看笑话的外门弟子,白易与姜大川走了半晌,终于来到密林深处。

    在林中寻了一处空旷的开阔地,姜大川停下脚步,得意道:“小子,这次看在同是江湖人士的份儿上,我这面子可给足你了,把通脉丹拿来吧,顺便说下你的名字,以后你和你那小兄弟就跟我混了。”

    “我叫白易。”

    白易站在林中,神态随意地说道:“大川师兄在外门修炼多年,通脉丹应该收集了不少,从今天开始,你的丹药,我来替你保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