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二十五章 聚芦成涛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句我来替你保管,听得姜大川就是一愣,半天才回过味来。

    “白易,你难道还真想跟我动手?”姜大川轻蔑地说道:“刚来入云谷,就想要学人家武取,我看你小子的脑袋不大灵光,有些发昏吧。”

    “发不发昏,等下你就知道了。”白易始终带着浅浅的笑意,慢慢举起了手中木剑。

    “给你个台阶下,没想到你不知好歹,那就别怪我姜大川心狠手辣了!”

    姜大川此时怒意大起,狠声喝道,他跟对方来到密林,就是为了给对方个面子,走个过场,谁知道这小子还真想动手。

    喝!

    愤怒的将大川一声大喝,体内灵气涌动,抬手抛出了飞芦剑,那木剑居然也不掉落,就悬浮在他身前,微微颤动,好像有了灵性一般。

    “芦涛剑式分为三式,威力通天,今天大爷就让你这不长眼的小子开开眼,第一式,剑如蛇转!”

    姜大川大喝中掐出了奇异的剑诀,并起两指一点身前木剑,只见他这柄飞芦剑突然穿梭而起,在姜大川身前左右飞舞不停,真好像一条游蛇一样,显得十分灵动。

    将飞芦剑穿梭了半晌,姜大川也不进攻白易,手中剑诀一变,再次喝道:“第二式,编芦做瓮!”

    随着剑诀的变化,木剑不在穿梭,而是开始旋转环绕,速度极快,就好像一个旋转的陀螺快速环绕在姜大川的周围,如果速度再快出几倍,还真像围成了一个大瓮。

    这第二式一使用出来,明显能感觉到一种生硬,姜大川掐出剑诀的手也开始微微颤抖,显然不是十分熟练。

    接连演示剑式,姜大川的气势立刻提升到极致,显得霸气非凡,可是对面的少年却不为所动,连眼皮都没抬,扫了眼对方的剑诀后,淡淡问道:“最后一式,又是如何。”

    “第三式为聚芦成涛,别说是我,就连炼气后期的弟子都没几个人能施展,据说第三式一出,能聚芦成涛,有山呼海啸之势,乃是入云谷绝学!”

    姜大川说着,忽然觉得自己被对方给耍了,一个连灵气都没有修出的新弟子,问什么第三式剑诀。

    “别说是第三式,就算第一式都能把你打残,怎么样,小子,吓傻了吧!”

    自得当中的姜大川,看到了白易仍旧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毫无震惊的神态,顿时更怒,催动旋转的木剑对着白易笼罩而去。

    “聚芦成涛……是不是这种。”

    看到对方出手,白易忽然抛出手中剑,手指如飞,掐出了一套剑诀。

    随着白易的剑诀,飞芦剑发出一阵沉闷的低鸣,犹如海浪之音,以极快的速度攻出,每一次进攻都会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因为出剑的速度太快,第一道残影还未消失,第二道已经出现,以肉眼居然能看到十多道剑影的同时存在,就好像一片连续拍出的海涛一般,十分惊人。

    “啊……啊!”

    姜大川正在为自己的第二式剑诀得意之际,还以为白易这个新弟子已经被吓傻了,哪成想对方居然也会剑式,而是一出手就是芦涛剑式的第三式,聚芦成涛!

    错愕之间,姜大川还没等以剑防御,小腹上瞬间就已经挨了十几次重击,惨嚎了一声,直接倒飞了出去,砸倒了一棵大树,跌落在荒草当中。

    一招击飞了对手,白易收起木剑,走向趴在草里直哼哼的姜大川。

    虽然没有学过什么芦涛剑式,不过这种炼气期弟子修炼的低级剑诀,白易只看前两式就能轻易推演出第三式,从而轻松施展。

    四仰八叉地倒在草丛里,姜大川的表情已经精彩到了极点,就好像刚刚见过鬼了似的,满脸的不敢置信,任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刚进外门三天的新人,不但修出了灵气,还能施展最后一式的芦涛剑式。

    站在姜大川的脑袋前,白易低头问道:“大川师兄,这招是不是聚芦成涛?”微皱眉头,白易有些不确定地接着说道:“好像还差点火候,要不你再忍忍,我从新施展一遍。”

    此时的姜大川小腹挨了十几剑,肠子差点没折了,强忍着疼,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急忙说道:“对!对!这就是聚芦成涛,你可别、别施展了。”

    其实飞芦剑的威力,远不止此,如果全力催动,姜大川早就肠穿肚烂,死得不能在死了,飞芦剑可是真正的低阶法器,催动起来比凡铁都要锋利数倍,白易也是不想杀人,才留了力道。

    “既然这就是第三式芦涛剑法,那么大川师兄的通脉丹,是不是该交给我来保管了?”白易似笑非笑地说道,引姜大川单独来此,他的目的就是要彻底震慑对方,让对方心服口服。

    入云谷的规矩,白易已经看得十分清楚,那一处处居住区域,就是一处处小势力,每一片居住区必然都有一个头领,只要把姜大川打怕,那么这片居住区里,白易就可以成为暗中的首领。

    既不在人前出风头,引来怀疑,又能暗地里获得一处居住区域的统治权,这便是白易的计划。

    “给、给你……”

    姜大川这时候已经彻底看明白了,对方哪是什么新弟子,分明就是宗门内哪位前辈的子侄后代,低调地拜入山门,否则的话,谁能在三天的时间里不但修炼出灵气,还能施展出芦涛剑的第三式。

    呲牙咧嘴地站起来,姜大川十分不舍地掏出自己收集的百十多粒通脉丹,乖乖交给了白易,态度也变成了低微客气,套话道:“嘿,白兄弟,不知你家哪位先人在内门修炼,你应该直接进入内门啊,外门的灵气有限,可不如内门浓郁。”

    一听姜大川的话,白易就知道对方的心思了,道:“家叔为人孤僻,不喜张扬,大川师兄知道就好,可不要外传,否则他老人家要是怪罪下来……”

    “明白,明白!”

    姜大川心领神会地说道,心说你是修真世家的子弟,你倒是早说啊,早知道你背后有人,打死我也不会打你主意,这回好,辛辛苦苦收集的通脉丹,全都给混丢了。

    收起通脉丹,白易与姜大川离开密林,返回了住处,高仁见白易毫发无损地走在姜大川前面,就知道白易真将对方震慑住了,其他居住在此的外门弟子一见姜大川脸色发白地捂着肚子,显得萎靡不振,顿时个个疑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