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三十五章 一帆与风顺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一帆对于处罚白易没有半点兴趣,要不是处死弟子需要三大执事齐聚,他根本就不会出面,别说是死了一个外门弟子,就算整个入云谷的外门弟子都死绝了,他也不想过问。【爱\去\小\说\网 w  Qu xS.COm】

    正紧捏着右拳,心烦意乱的杨一帆忽然听到白易说他杨家欠白家大恩,顿时怒意大起,道:“我家欠你恩情?我怎么不知!”

    “杨执事久在入云谷,当然不知了。”

    不等杨一帆发怒,白易接着说道:“你可有个弟弟叫杨风顺,两年前的时候你弟弟遭逢大难,是我家长辈救了他一命,杨风顺感激涕零,说以后若有难处,你们杨家一定鼎力相助,这份恩情,杨执事不会反悔吧。”

    白易好整以暇地说着,神态无比自然,听得其他人都信以为真,可杨一帆却差点没被气死,他哪有什么弟弟,对方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

    “哦?风顺他到底遭了什么大难呢?”

    被白易一气,杨一帆的心绪反而冷静了下来,不像刚才那么心不在焉,将自己那份天大的麻烦放在一边,想要看看眼前的少年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看对方还怎么编。

    他这么一问,一旁的垄千里眼中就是一冷。

    如果杨一帆真欠白易个人情,那么自己的计划就要泡汤了,毕竟白易不是当天杀害的葛家兄弟,都过了六天,这种处死也可,重罚也行的罪行,如果杨一帆出面力保的话,白易就能不必赔命而改成其他的责罚。

    听出了杨一帆话中的怒意,白易好像浑然不觉,仍旧风轻云淡地说道:“令弟被鬼物所扰,惊惧多年,难道杨执事记不得了么。”

    这句话一出,原本怒意大起的杨一帆忽然瞪大了双眼,呆呆地怔在原地,心头已经泛起了滔天巨浪。

    杨一帆没有什么弟弟,可是白易口中的被鬼物所扰,惊惧多年,根本说的就是他杨一帆自己!

    听到白易这番话,垄千里现出了狐疑的神态,曹岩则眉头紧皱,面露惊疑。

    鬼物,修真者极其忌讳的东西,见之必除,可是鬼物的实力也不尽相同,有些强大的鬼物,就连宗门内的金丹长老都十分忌惮,一些低阶的修真者,根本就没有驱除鬼物的能耐。

    难道白易家中存在着隐世的修真者?

    其他人此时都如此怀疑,还以为白易的家中有一位高强的修士,可是垄千里却不信,因为他已经派人查清了对方的底细,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对白易下手。

    屋内的众人,全将目光望向杨一帆。

    过了半晌,杨一帆仿佛如梦方醒,虽然心中惊疑万分,表面上仍旧装作十分平静,深吸了一口气,道:“的确如此,家弟曾经说过,欠过一份恩情,没想到你就是白家的人。”

    杨一帆对着垄千里与曹岩拱了拱手,道:“两位,这白易是我杨家的恩人,看在我的薄面上,饶他死罪可好。”

    曹岩一听,立刻点头道:“既然是杨执事的旧识,那便饶他死罪,改为重罚好了,姓葛的弟子六天后才死,未必就是白易的过错,或许害了其他恶疾。”

    这种顺水人情不用白不用,曹岩当机立断,把面子给足了杨一帆,反正那葛氏兄弟也没有什么背景,死了就死了。

    曹岩这一松口,垄千里眼中更冷,但是两位执事开口,他要再咄咄逼人就露出马脚了,只好装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道:“怎么说都是白易出手在先,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否则其他弟子之间打斗,就更加没有分寸了,不如这样吧,就罚白易到灵矿劳作,进阶到炼气中期才能离开。”

    垄千里口中的灵矿,就是入云谷深处的低阶灵脉,他这番决定看似饶过了白易,可实际上却是居心险恶。

    在灵矿开矿,需要整天劳作,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修炼,一个炼气初期的弟子被罚到灵矿之后,或许这辈子都没有进阶中期的机会,就算天赋再高的弟子也无法一边辛苦劳作,一边提升境界,由此可见垄千里有多恶毒。

    既然垄千里安排了白易的责罚,曹岩与杨一帆不好多说什么,别看他们同为入云谷执事,可是垄千里的地位比两人要高出不少,因为垄千里有个亲大哥,是宗门内的真传弟子。

    在苍云宗,真传弟子的身份比执事要高出一大截,有个真传弟子的兄弟,垄千里就有了不俗的靠山,普通的执事根本没人敢招惹他。

    定下责罚,垄千里带着冰冷的笑意,狠狠地瞪了眼白易,转身离开。

    入云谷中的灵脉是由曹岩负责,等到垄千里一走,杨一帆立刻对着曹岩抱拳道:“曹执事,白易与我杨家是旧识,我想与他叙叙旧,稍后会亲自送他到灵矿。”

    曹岩连忙摆手道:“不急不急,杨执事今天将他送来就成,我先告辞了。”

    说着,曹岩也离开了木屋,姜大川更是识趣地走开,屋中只剩下杨一帆与白易两人。

    “你说的鬼物所扰,惊惧多年,到底是什么意思!”等到无人之后,杨一帆声音都有些颤抖,急急问道。

    白易并没有回答杨一帆的询问,而是看了眼对方捏紧的右拳,漫不经心地说道:“杨执事掌心泛灰,拇指漆黑,看来你体内那位朋友,有些等得不耐烦了。”

    “你、你怎么知道!”杨一帆听闻此话,顿时大惊,终于断定眼前的少年绝非寻常。

    “家中长辈擅长辟邪驱鬼,我学到些皮毛,所以才看得出杨执事的难处。”白易微微一笑,坐到木椅上,比了个请的手势,道:“阴魂附体,侵至紫府,不出一年,杨执事就要迎来大限了。”

    当白易这番话出口,杨一帆好像失去了浑身的力气,扑通一声跌坐在木椅上,脸色苍白。

    “我隐瞒了一年,就连宗内的长老都没有发觉,没想到被你一个区区炼气初期的弟子看穿,哈,真是可笑。”

    杨一帆摇头,自嘲地说道,缓缓张开了右手,果然如白易所言,他的手掌已经发灰,而且拇指变成了漆黑,十分怪异,不握着的话很容易被人发现。

    “这里可是修真宗门,不该存在鬼物才是。”白易望着对方的眉心,若有深意地说道:“百年的老鬼,可不算常见。”

    杨一帆忽然精神一震,死死地盯着白易,患得患失地问道:“既然你家长辈擅长驱鬼,能不能将我体内的鬼物驱除?”x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