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三十六章 鬼物的可怕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www.AiqU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被白易道出自己的隐秘,早已绝望的杨一帆立刻升起一丝希望。

    既然白易能看出鬼物,定是受过高人的指点,很可能白家有着一位擅长驱鬼的修真者,否则单凭一个炼气初期的外门弟子,绝对看不出鬼物的存在。

    “杨执事体内的鬼物,究竟从何而来呢?”白易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略显好奇地问道。

    沉沉叹了口气,杨一帆纠结了半晌,缓缓讲道:“一年前,在一次历练的途中,我曾到过一处怪异的寒潭,等我回来的时候才惊觉自己被鬼物所侵,可是为时已晚,以我的修为根本无法将其驱除,只能勉强压制到如今。”

    修真者的历练,多为探寻险地,寻找灵草材料,无论修为多高的修真者,历练必不可少,那些珍稀的天材地宝,可不会平白无故地跑到修士的兜里。

    看着自己泛灰的手掌,杨一帆凄然道:“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将鬼物挡在紫府之外,可是现在,它应该已经侵入了我的紫府,即将吞噬我的元神。”

    “不是即将。”白易看了眼杨一帆略微泛黑的眉心,纠正道:“是已经在吞噬了。”

    杨一帆闻言一惊,如果元神被鬼物彻底吞噬,那么他的神智将会顷刻消散,成为行尸走肉。

    “杨执事为何不请宗内的强者帮忙。”白易有些不解地说道:“苍云宗里,难道没人懂得驱鬼之法?要你在这等死?”

    “哎,你的修为太浅,不懂鬼物的可怕。”

    杨一帆苦叹了一声,无奈道:“在修真者的眼中,鬼物是仅次于心魔的强大邪魅,一旦修真者被鬼物所侵,只能自己将其逼出,外人出手很难奏效,如果不是常年专研鬼魅,就算金丹强者都无法驱除百年程度的鬼物,所以在修真界,如果遇到被鬼物所侵的修士,大多的时候都是直接将修士灭杀,永绝后患。”

    杨一帆不是不想请宗内强者帮忙救命,而是苍云宗里基本没人精通驱鬼之法,寻常的弟子若是被鬼物侵体,都是直接灭杀了事的下场,他一个小小的外门执事,也难逃被灭杀的命运,所以他根本不敢去禀告宗门。

    “拿鬼物与心魔相比?”

    听到杨一帆的苦衷,白易没好气地讽道:“鬼物是天地所蕴,心魔是人心所衍,拿一个外物跟自己的念头相比,现在的修真者还真有见识,被鬼物侵体就直接杀了,倒是方便得很。”

    听到这番言论,杨一帆心里的希望更大了几分,连忙说道:“白易,你家的那位长辈如果能帮我驱除鬼物,就是救了我一命,以后你若有难处,我一定全力相助!”

    虽然对方能看出自己体内的鬼物,可杨一帆一直认为白易家中的长辈才是驱鬼的高手,他可不信对面的少年能做到宗门内那些长老都做不到的事。

    “杨执事体内的鬼物,应该有了百年修为,虽然麻烦一些,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弄清了杨一帆为何不敢去找宗门强者帮忙之后,白易微微一笑,说道:“我家那位长辈常年在外游历,行踪不定,有时候十年八年都见不到他老人家一面,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请他帮忙,为杨执事驱鬼。”

    十年八年!

    杨一帆一听差点没气死,心说等个十年八年,我都成鬼了,把你家长辈请来超度我么。

    “你家长辈在外游历,就没人能找得倒么?”杨一帆不甘心地问道,白易则摇头轻笑。

    “那……”杨一帆眉头紧皱,带着最后的希望问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以我的修为,驱鬼可做不到。”

    白易此话一出,杨一帆立刻面如死灰。

    “不过若是压制鬼物几年,倒是没什么问题。”

    白易这峰回路转的第二句话说出,杨一帆直接从木椅上跳了起来,惊呼道:“你会压制鬼物!快、快帮我施法,只要能拖上几年,遇到你家长辈,我就有救了!”

    “我这驱鬼之法,短时间内可无法奏效。”白易话锋再转:“我被垄千里栽赃陷害,自身难保,被罚到灵矿之后,恐怕连修炼的时间都没有,杨执事还是自求多福吧。”

    这番话的目的已经十分明显,白易就是点明了自己的麻烦,要借杨一帆来抵御垄千里。

    重新坐回木椅,杨一帆沉默不语,许久才无奈说道:“垄千里为人阴险狠辣,他还有个兄弟是真传弟子,我这个不得志的执事很难与他抗衡,除非我整天跟在你身边。”

    一个执事整天跟在一个外门弟子身边,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杨一帆沉沉一叹,接着说道:“若是放在以前,我还是丹阁真传弟子的时候,借他垄千里十个胆子,他也不敢驳我的面子,可如今我杨一帆无名无势,垄千里要是铁了心想害你,我去求他都没用。”

    “有个兄弟是真传弟子,就能在苍云宗横行无忌?就能暗害外门弟子?”白易冷笑着说道。

    “不然。”

    杨一帆摇了摇头,解释道:“在苍云宗,地位的排序从低到高分别是外门弟子、普通弟子、执事、真传弟子、长老、宗主,其中真传弟子的地位在执事之上,不过与执事相差并非很大,可是垄千里的大哥垄无涯,不但是真传弟子,还深得那一脉长老的器重,地位绝非寻常的真传弟子可比,否则垄千里也不敢如此猖獗霸道,连暗害外门弟子的手段都用得出来。”

    真传弟子的地位,本就在执事之上,深受长老器重的真传弟子,地位更加超然,白易得知了垄千里的依仗之后,眼神更冷了几分。

    垄千里有个靠山就敢暗害外门弟子,那么他这位苍云老祖的师尊,岂不是可以在宗门里肆意妄为,哪怕把宗门毁了都没人敢过问。

    “既然杨执事曾经是丹阁真传,怎么如今成了外门的执事。”不谈仗势欺人的垄千里,白易反而问起了杨一帆从高高在上的真传弟子跌落成外门执事的过往。

    白易的询问,让杨一帆想起了三年前的往事,这位入云谷的执事,眼中露出迷茫与沉痛,不过很快就被一种不甘所代替。

    “三年前,我不但是丹阁真传弟子,还是师尊眼中的衣钵传人,在一次变故之后,才沦落至此……”

    满眼的不甘中,杨一帆缓缓讲述出一段不为人知的隐秘。xh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