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重生逍遥道 > 第六十六章 丹阁首徒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易容,小道而已,面对真正的强者时,易容术基本毫无用处。

    白易十分看重百面鱼脸的原因,是想将这张可以随意改换样貌的鱼脸,炼制在千机傀儡的身上。

    千机傀儡的灵活程度本就比其他种类的傀儡高,而且具有一定的灵智,如果在加上一张惟妙惟肖的人脸,那么这只千机傀儡很容易就能鱼目混珠,在某些危险的时候成为主人的分身,或许因此能避免一次生死的劫难。

    奇妙的材料,要用到最为合适的地方才能物尽所值。

    没想到能在天牢里收获一张百面鱼脸,白易心中一阵的畅快,对于杨海这位丹阁首徒生出些兴趣。

    “说说,你是如何欺师灭祖,被废修为的。”白易就蹲在囚牢外,好奇地问道,反正天牢的东部区域极大,百多间囚牢里只关押着十几个囚犯,只要不大声喧哗,其他人根本听不到两人的对话。

    杨海渐渐垂下头,蓬松的乱发遮盖住那张脏兮兮的脸孔,沉默了半晌,沙哑着说道:“我偷吃了师尊耗费多年才炼制出的一粒六品灵丹……”

    听到对方简单的讲述,白易反倒觉得无趣了起来。

    六品灵丹,金丹境界修士的炼丹极限了,在白易看来六品灵丹实在不值一提,可是在众多的低阶修真者眼里,六品灵丹却是珍贵万分,就连元婴境界的强者,也不是说炼就能炼得出来的。

    “什么灵丹,有何功效?”带着最后的一丝好奇,白易低声问道。

    杨海摇了摇头,沉重地说道:“丹无名,却耗尽师尊半生的积蓄,那原本是他老人家用来冲击元婴所用,却被我偷吃,我杨海沦落至此,罪有应得。”

    一位金丹强者耗尽半生积蓄炼制出的灵丹,可想而知有多么珍贵,却被杨海给吃了,那位丹长老没把杨海直接灭杀,已经算仁至义尽了。

    白易的眉峰微微动了动,心头泛起一丝疑惑,问道:“当时你有什么修为?”

    “筑基后期。”杨海没有隐瞒,如实说道。

    白易心中的疑惑更重了几分,沉吟片刻,不解地说道:“筑基修士很难承受六品灵丹的药效,以筑基修为去偷吃六品灵丹,难道你疯了么?”

    “是疯了。”杨海从乱发里露出一双迷茫的双眼,呢喃道:“当我闻到那粒灵丹的丹香之后,就如同着魔了一样,根本无法控制自己,趁着师尊不在,偷偷将其吞服,是我心智不坚这才铸下的大错。”

    说罢,杨海发出一阵悲凄的惨笑,道:“正如你所说,筑基修士根本承受不了六品灵丹的药效,我已经被丹毒折磨了三十年,每一次毒发都生不如死,不得已才割肉引蚁,用黑蚁的微弱药效,稍微减轻些痛苦。”

    “修为尽废,丹毒折磨,已经生不如死,为何还要苟且偷生。”白易站起身,语气清淡地说道:“不如一死,一了百了。”

    说这番话,并非是白易冷漠。

    杨海既然到了这种地步,活着真不如一死来的痛快,逍遥仙君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看过了太多太多的生生死死,经历过太多太多的悲欢离合,在白易的眼中,杨海死,要比活着轻松百倍。

    “死……”杨海抬起头,迷茫的眼神中忽然现出一丝波动,盯着白易,道:“我也想死,可是,师尊育我多年,对我恩重如山,我却害他进阶无望,这份债,如果我不死,就有机会偿还,只要我能还了师尊的恩,死又何妨!”

    眼中现出一缕异色,白易微微点头,赞许道:“杨兄倒是恩怨分明,不但不记恨你师尊废你修为,还想着报恩,这份大义倒是难得。”

    “存份念想而已。”杨海再次斜倚到墙壁,半个身子都隐入黑暗当中,沙哑地呢喃道:“或许,是我懦弱得不敢去死……”

    能在如此境地中还想着弥补自己的过错,在白易看来,杨海这个人,品性还不错,至少他敢作敢为,没有抱怨也没有记恨,倒是个汉子。

    “白蚁比黑蚁的药效强得多,如果杨兄需要,我明天送你些白蚁,告辞了。”白易留下一句轻语,离开杨海的囚牢,毕竟白得到一张百面鱼脸,白易已经赚大了,而且他还有一只冥螺蚁后呢,就算现生都能生出一堆白蚁来。

    “谢了!”囚牢中,杨海简短地说了两字,随后就再次一动不动了起来。

    背着食盒,白易将剩余的吃食陆续分发给其他囚犯,当最后一处囚牢发完之后,便准备回去修炼。

    “小兄弟,等等,等等!”

    白易刚要走,忽然这最后一处囚牢中的囚犯十分客气地喊他。

    囚牢里关着的,是一个瘦如马猴的青年,长着一张刀条子脸,眉毛有些秃,一双鼠眼滴溜溜乱转。

    “有事?”白易站在牢外,淡然问道。

    “小兄弟,帮哥哥个忙。”鼠眼青年趴在牢门上朝着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看这天天稀粥剩饭的,把我都快瘦成干儿了,帮我弄点肉来。”

    说着,鼠眼青年挤眉弄眼地承诺道:“放心,只要你能供我一个月肉吃,我送你一块低阶灵石!”

    “囚犯,也有灵石?”白易现出一份好奇的神态,往前走了几步,鼠眼青年的眼中忽然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异色,随后被很好地掩饰了下去。

    “被关进来的时候,我偷偷藏起来的。”鼠眼青年说着,从腰间的衣带里露出一块灵石的一角,又急忙掖了回去,好像生怕被人发现似的。

    “给我弄来肉,灵石就送你!”鼠眼青年压低了声音说道。

    “好啊,我试试能不能弄到些肉食。”白易盯着对方藏灵石的衣带,眼中现出些许的贪婪。

    看到对方如此模样,鼠眼青年在心中一阵的冷笑,表面上却十分认真地叮嘱道:“风沟外面的山林里就有野鸡野兔,你又不是囚犯,可以随意出入天牢,一定能抓到一些,记住,要烤熟了的。”

    “放心,一定给你烤熟了,再送来。”

    说完,白易转身离去,那鼠眼青年的眼中忽然闪过一道冰冷的杀机,他早在几天前就已经被人收买,对方承诺只要他废了这个来完成任务的弟子,就能让他提前离开天牢,将他二十年的刑罚减少到三年之内。

    减免十七年的牢狱之灾,对于鼠眼青年来说,那可是一场难得的机会,废了一个完成任务的外门弟子而已,只要不闹出人命,根本没人会责罚他,因为他已经身在牢狱,能轻易掩饰推脱。

    在心里盘算着废掉对方的双臂,还是弄折对方的腿脚,鼠眼青年一阵的自得,自得着他那一块低阶灵石的诱饵,然而他却没有发觉,白易转身的刹那,嘴角上已经扯出了一丝冰寒的冷笑,眼中的些许贪婪早已化作一缕森森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