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精品其他 > 薇薇安复国记 > 【薇薇安复国记】(5-6完)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作者:变说2016年12月19日字数:6229

    第五章 雄鹿

    为了避免炸营,军师参谋伊尔山连忙跑去照顾民兵们的驻扎地了。安妮塔则钻进了帐下,将受伤的薇薇安公主拖了出来。

    布鲁子爵还在原地呆呆站着不动----对于自己的前途他一头雾水。自己这种出身卑微的骑士能得到提拔本来就属不易,如果蒙上不忠的污名,恐怕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出头了。

    自己真去举反旗?他手上已经沾了那么多义军的鲜血,怎么可能被放过呢?那又该怎么办才好呢?正在布鲁子爵头痛欲裂的时候,薇薇安被安妮塔搀扶着来到了布鲁子爵身边。

    「不错哦?……嘶……你、你很厉害哦?薇薇安很、很欣赏你哦?」还挂着泪花的公主磕磕绊绊地说道。

    「下官冒犯了……」布鲁子爵下意识地说道。

    「没、没有关系。」薇薇安忍着腹痛摆了摆手,「你、你这么棒,薇薇安很、很开心啊!这是、是王国之福。」

    布鲁子爵听见这事还有转机,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他大改之前的态度,连忙恭维道:「哪里、哪里,公主大人才是身手过人。下臣是使了鬼蜮伎俩才侥幸赢了公主。有公主在军中,匪患肯定很快就可以平定了,非常快!」

    「算、算、算了吧。」薇薇安叹了口气,「薇、薇薇安经师不到、到,学艺不高,果、果然不适合战场。这幅没用的铠、铠甲也该扔掉……」

    那也不可能让公主带着自己踢出的伤回去啊!布鲁子爵赶紧殷求道,「下官多少会一些医术,请您继续留在军中吧,大锅饭最适合调养身体。」

    安妮塔狠狠地瞪了布鲁子爵一眼,但薇薇安却微笑着拍了拍布鲁子爵的肩膀:「放、放心吧,薇薇安不会再给你添乱了。请相信薇薇安一、一定可以加快你平定匪患的速度。」

    布鲁子爵则连连点头称是。

    此后,薇薇安也确实没有再给布鲁子爵添乱。她白天躺在营帐里调养身体,晚上就抱着安妮塔一起睡觉。可怜这小侍女无故地被薇薇安动手动脚折腾得面红耳赤,还不敢呻吟出声,只能咬着下唇闷哼。而薇薇安也头一次发现了调弄安妮塔的身体这么有趣。

    日子一天一天的流逝着,随着薇薇安身体的恢复,她也再度开始了练武。由于有布鲁子爵的指导,她的实战能力也得到了一定的提升。在闲暇时,她则会招伊尔山军师来讨论指挥的艺术,并且推演军棋。这段共处的时间让布鲁子爵对薇薇安公主改观了许多。

    ωωω.01bz.néτ

    半个月后,布鲁子爵借由线人发现了义军残党所驻扎的山峰,便带着伊尔山、薇薇安等人一同迁至了山脚下。

    「倒还真是自给自足的好地方啊。」布鲁子爵眺望着林木丛生的大山轻蔑地说道,「水源食物取暖一应俱全,啃腻了果子野菜还可以打些野味吃,本以为他们还会继续躲在民宅中呢。」

    「是啊。」伊尔山军师调侃道,「这下子,他们还真成了山贼了,啊?哈哈。」

    「是不是他们这样我们就很难打了呢?」薇薇安虚心地求教着。

    「先切断他们的水源嘛。」布鲁子爵低头擦了擦自己的佩剑,「渴他们几天再说。」

    「但这里丰盛的植被依旧可以为他们补充水分吧?」薇薇安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公主殿下果然聪慧,不过您久在宫中可能不知,这山林之中虽然物资丰富,可瘴气也重。唯有饮用、沐浴热水能解。果实与树根中固然有些浆汁,但想满足这些是远远不够的。」伊尔山军师捋着自己的山羊胡解释道。

    「那要是这里暗藏着温泉呢?」薇薇安依然没有被说服。

    「下官早已亲自踩点,画过这里的地图了。」布鲁子爵自嘲的笑了笑,「小时候家里穷,下官读多了祖上留下的军书就喜欢四处乱跑,测探周遭的险要。与玩伴们指示哪里易守难攻,可堪布阵。为此没少被大人们笑话。就算二十来岁的时候也还没死了这条当将领的心,只是流浪着伐木旅居。要不是这波贼寇闹了起来,下官领着小镇打了个还算不错的防御战,今天也就没有和公主大人说这些的机会了。」

    「这么说来将军对整个布山布斯王国的地形都很熟悉咯?」薇薇安问道。

    「只熟悉西边吧。东边的生活太贵了,单凭伐木活不下来。」布鲁子爵叹息着。

    由于这座无名山的水源主要就是其山腰上的一条溪流,布鲁子爵便在那条溪流旁边安排了布防。在杀掉了几个前来的汲水的义军喽啰之后,义军方就暂时再无了动静。

    「下官劝您打消原来的计划。」一天弈棋结束后,布鲁子爵忽然对薇薇安这样说道。

    「嗯?」薇薇安望向布鲁子爵的眼神有些惊讶。

    「公主殿下一来就说自己能做很大的贡献,又缺乏行伍的经验,因此下官斗胆揣测,您应该是想要收编这群贼匪作为自己的私军吧。」布鲁子爵仍然盯着棋盘。

    「没错……原来你猜出来了啊。」薇薇安颇为干脆的承认了这点。

    「下官想到这点也用了很久。」布鲁子爵惭愧道,「请恕下官直言,公主殿下虽然的确有着过人的魄力,但行事还多少不免有些草率。」

    「薇薇安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能力并没有自己原本预想的那么强……」公主郁闷地说道,「本以为薇薇安一出家门就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是显然薇薇安的能力还不够格嘛。」

    「您也不必太灰心,您已经比众多世家子弟要强很多了。」布鲁子爵真诚地称赞道,「下官也很希望您能继承您父亲的权位,而且并不在意将剿灭残匪的功劳让给您,但他们真的没法为您所用。」

    「因为他们天生性格顽劣?薇薇安才不信这种鬼话。就算真的有天性贪婪的歹人混杂于其中,被毫无希望的生活逼反的也应该占据了其中的大多数。薇薇安当然可以赐予他们阳光下的生活。」

    「重点不在这里----」布鲁子爵随即拈起了一枚棋子,「而在于,他们已经过惯了不劳而获、散漫无度的生活,您缺乏震服他们的威信。」

    「那他们……」公主刚说到了一半,便自己打消了让布鲁子爵接管他们的念头,因为布鲁子爵早已与义军有了血海深仇,「那薇薇安该怎样打造自己的嫡系呢?」

    「下官以为公主心中大概早就有了打算吧。」布鲁子爵将棋子放到了薇薇安面前的桌子处,「首先下官可以向您保证,下官从今往后将忠心为公主您效力。」

    「能得到将军的支持,薇薇安也就不虚此行了呢。」薇薇安把布鲁子爵递过的棋子揣入了挎包中,「薇薇安的初步想法是发起一次比武大会,择其中优者设为亲卫军。你觉得自己在野的话会不会参加这样的比赛呢?」

    「多半会被下级的贵族与官僚增设报名费吧。最后能够参选的都是二世祖与关系户,想借此找个安逸又快活的晋身之所。」布鲁子爵并没有正面回答薇薇安的问题,但他已经说出了薇薇安想要知道的。

    「……那就缩小一下比武范围吧,变成有贵族血脉的十五岁以上男子与所有骑士。这样官僚也不敢大肆勒索了吧?」薇薇安沉吟着做出了让步。

    「要是您信任下官的话,希望您能让下官担任主考官。」布鲁子爵补充道,「下官如此才能保证对官僚们进行监督。」

    「当然可以了。」薇薇安微笑着说道,「不过呢,薇薇安应该怎样确保他们不会成为你的私军呢?」

    「这个嘛……」布鲁子爵有些尴尬,「下官仅仅是一介子爵而已,无法为他们提供前途吧?」

    「哼哼~你自己也知道等薇薇安上位之后,自己会变成薇薇安倚重的权臣吧?」薇薇安勾出手指挑起了布鲁子爵的下巴,强令他与自己对视,「而假设薇薇安的亲卫军也与你有不清不楚的关系的话,会发生什么呢?」

    「您、您想的太多了……」布鲁子爵不禁流出了冷汗,「下、下官哪有那么大的野心……」

    薇薇安却不理会布鲁子爵了,只是兀自站起来,拍了拍手,高声说道:「决定了!」

    「决、决定什么?」布鲁子爵心有余悸地问道。

    「安妮塔在吗?!」薇薇安自顾自的对着帐外大喊,很快安妮塔便赶来了帐内。

    「公主殿下有什么吩咐吗?」侍女安妮塔低头问道。

    「安妮塔姐姐觉得布鲁子爵的相貌如何呢?」薇薇安的声音有些奇怪。

    「……很、很帅吧?」安妮塔愣了好一会才回答道。

    「就是这样,决定啦!」薇薇安将自己的小手一指安妮塔,对着布鲁子爵说道,「你,现在,就娶了她!」

    「现、现在?」布鲁子爵不妙的预感成真了,「公主大人,现在还是作战期间吧?」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薇薇安摆了摆手,「伊尔山军师过去就是牧师吧?刚好可以做你们的证婚人。你们两个都已经父母双亡,这个主薇薇安可以做!」

    「公主殿下,这样也……」安妮塔也和布鲁子爵一样不敢置信。

    「薇薇安说定了就是定了!」薇薇安走到桌旁亢奋地拍了下桌子,「今天结婚,今晚就圆房!安妮塔有了男人之后,可别忘了再回来看薇薇安喔?」

    于是当天夜里,布鲁子爵和安妮塔还真的躺在了一个营帐之中。

    晚上的山野并不宁静,远方的兽啸与虫鸣交相在布鲁与安妮塔的耳畔回映。二人背靠着背,各自都尴尬而又脸红。

    「那、那个。安妮塔小姐……」布鲁子爵悄悄地低声说道,「我们今夜先别做什么,等回去之后再说可以吗……并不是嫌弃您,而是……」

    「人家知道现在是战争期间啦……」安妮塔将头蒙在被子里小声道,「可是以公主殿下的性格,现在她绝对正趴在帐外偷听……」

    布鲁子爵不禁头痛地捂住自己的额头,「也就是说在下必须冒犯您了是吗……」

    安妮塔默默地「嗯」了一声,其实她心里隐隐也有些期待能与布鲁子爵这样的帅哥发生一些关系。

    「得罪了……」布鲁子爵致歉后转身将安妮塔抱在了怀中,小女生因为子爵温暖的怀抱而忍不住发出了

    ╝寻#回▽网?址╚百喥

    ㄨ寻▲回╛网╗址◣百喥╰弟§--x板☆zんù╔综|合↑社▽区↑

    ?╒弟?--╚板╛zんù3综▼合●社°区◎

    一声娇喘。此时布鲁的下体早已因长期的禁欲而抬起头来。那根火热的硬棍顶在安妮塔的小屁股上,直把安妮塔喘息顶得更加火热。

    布鲁子爵拨下了自己碍事的裤子,将自己粗挺的长枪持在手中,沿着安妮塔的睡裤边缘怼了进去。他热辣的肉棒与安妮塔湿软的桃源蜜穴擦身而过,肉棱刮过安妮塔的小肉唇,引得安妮塔一阵颤抖。

    「……嗯……

    ωωω.零1ьz.neτí

    请、请大人继续吧……」安妮塔娇羞地说道。

    而布鲁子爵也将自己的身子往下挪了挪,他的肉棒也随之有了更好的角度。借肉棒与花穴的磨蹭找准位置后,布鲁子爵便将下身温柔地往里面插了进去。

    「哇啊啊……大、大人的下面好硬……」安妮塔发觉自己那从未有人光临的小肉穴一下子就被布鲁子爵扩张到了不敢置信的程度。

    「呼……您的里面也很舒服嘛。」布鲁子爵的下体适应了安妮塔的温度后便开始了缓慢的抽插,「……现在进去的还只是前面,一会儿后面还有更多哦?」

    安妮塔的胸部也被布鲁子爵伸入衣中的手揉捏起来了,她感觉布鲁子爵带给自己的感觉与薇薇安公主带来的截然不同,现在的自己竟微妙的体会到了一丝丝幸福的感觉。

    「请、请完全地贯穿我吧!」安妮塔回忆着自己偷看到的公主的小黄书上的内容鼓起勇气说道,她感觉布鲁子爵那根刺入自己体内的肉棒随之又变得更大更结实了,这使得她忍不住抱紧了布鲁那对玩弄着自己胸部的手。

    布鲁的阳具向后缓缓撤了些许,正当安妮塔稍稍感到空虚的时候,布鲁子爵突然将他的整根分身都杵进了安妮塔的小粉穴中。安妮塔不由得因吃痛而娇叫了一声,她感觉自己的小肚皮的里面都满满的被布鲁子爵占领了。

    布鲁子爵亲吻了安妮塔的后颈稍侍温存后,便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伴随着布鲁子爵的肉棒在安妮塔的蜜穴中的穿梭,一波波奇妙的快感冲击着安妮塔的心房。

    「大、大人好厉害----啊,啊,嗯!……」安妮塔因快感而呻吟着,「……能、能让我……啊、哦啊……看、看着大人的容貌吗……啊……」

    子爵便将暂时抽出了自己沾满爱液的分身,让安妮塔娇红的脸朝向了自己,安妮塔主动吻上了子爵的嘴唇,并将子爵的肉棒重新吞进了身体。

    二人的战火在第三轮抽插中燃的更加火热了。安妮塔窄小的肉穴里层层的媚肉让布鲁的肉棒在进入时必须接受重重的爱欲洗礼,而拔出时则要被柔情的无尽挽留。布鲁坚硬的肉棒则一次又一次的冲破安妮塔体内的无尽枷锁,叩击着封锁安妮塔最后一线理性的生命之门。几百次的快乐抽插使得二人都与天国无比的接近。

    「……大、大人,我要去了嗯……」安妮塔幸福地贴在布鲁的胸膛上说道。

    「呼,好的,一起去吧。」布鲁子爵温柔地应允着。

    随后,伴随着一阵急促的抽插,布鲁的龟头最终亲吻着安妮塔的子宫口,将七八股滚烫的精液一股股向内射入。安妮塔则因此而陷入了目眩,每当布鲁的精液注入她的子宫中,她那被汗水打湿的娇躯便会激烈地颤抖起来,达到一次新的高潮。帐内的气息无比淫靡。

    而此时的帐外,薇薇安也早已因二人的艳丽之声难以自束。她跑回了自己的帐内,紧紧关上了帐门,脱下了自己被爱液打湿的亵裤,然后用手指拨弄着自己泛滥成灾的花穴,小声呻吟着。

    无论如何,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呢。

    第六章 王冠

    经过了半个多月的断绝水源之后,布鲁子爵终于下达了开始剿灭敌军的指令。由于剩下的任务仅仅是痛打落水狗而已,薇薇安也穿回了她那明亮的战甲,于此役中立下了赫赫战功。他们的几百具尸首为布鲁子爵付之一炬。随后这支军队便打着得胜的旗号回返了王都。

    在劳布斯国王的面前,布鲁子爵为薇薇安公主「详实」地献上了美言,这使得劳布斯国王大为惊喜。因此公主建立自己的私军的请求也为国王所接受了。骑士的比武大赛很快便圆满的取得了成功,薇薇安继而从中选出了自己的亲卫,并于数月后生出了自己与麦克维尔的儿子。

    后来老国王被科丽斯汀娜设计杀死,薇薇安凭借着亲卫军从当夜亲族们发起的政变中脱颖而出,让科丽斯汀娜成为了新国王,并且公开宣布了科丽斯汀娜的利齐达王国正统继承人身份,且向利齐达王国发动了战争。

    经历了数场攻关拔城的作战后,主力尽失的利齐达王国为薇薇安所灭。然而回国后等待薇薇安的并非庆功之酒,而是牢狱之灾。原来由于科丽斯汀娜将薇薇安参与平定义军残党的事情告诉给了麦克维尔,且她找到了为自己的发言作证的义军老兵,深感自己被愚弄的麦克维尔便向贵族与公众们交代了自己被公主救出、与公主通奸以及公主生出的男婴是自己的子嗣的事实(当然,这经由科丽斯汀娜的粉饰抹去了对她不利的部分),布山布斯王国的贵族们则与科丽斯汀娜一拍即合,决定借此机会将能征善战的公主除去。

    碍于薇薇安的身份与功绩的原因科丽斯汀娜与一干布山布斯贵族不敢将她直接处死,而是决定先行让她饱受各种摧残,成为逆来顺受的废人,再由她自行在公众面前以丑态认罪,大失民心后绞杀。但是意志坚定的薇薇安虽然历经轮奸、酷刑以及各种恶趣味的超鬼畜play,精神却仍然没有彻底垮掉。

    另一方面,由于科丽斯汀娜同时辖管了布山布斯与利齐达两个王国,新旧贵族的权力争端也随之发生了。科丽斯汀娜为了确保自己的统治的稳定重用其父亲的手下以及一干利齐达的世家,这侵犯了布山布斯王国的贵族们的权益。经过了贵族们的秘议后,他们决定将薇薇安救出立为傀儡,并推翻科丽斯汀娜的统治。

    薇薇安被救出后亲自指挥了擒获科丽斯汀娜的战争,虽然无论是贵族还是士兵看她的眼神都无比的轻蔑,而她的旧亲信已经于她在牢狱中时便被科丽斯汀娜

    屠杀殆尽,但她还是克服了猪队友的拖后腿再度打下了利齐达的都城,除去了利齐达的贵族势力,且加冕成了女王。

    朝堂上群狼环饲,她无力决策任何大事。不过她还是用尽了办法将科丽斯汀娜的弟弟变成了科丽斯汀娜的替死鬼。至于科丽斯汀娜的真身则被她砍断了四肢做成了人棍扔在了城堡的地下室中。她依然痴迷着与不幸还保留着意识的科丽斯汀娜的爱情,且每天都会找科丽斯汀娜去聊天。可是无论是她还是科丽斯汀娜都已经成为了精神错乱的疯子。

    如果还有下一部的话,主线的故事便将是薇薇安与科丽斯汀娜如何破掉朝堂上的局,并且让布山布斯- 利齐达王国变成称霸一方的势力了。但是鉴于所有作者的朋友除了一个善良的摆明了在安慰她的女生以外都认为故事目前已有的部分很平庸,而作者此前扔到会所上的几章又没有半个回复,所以这个故事的结局便是两个对自己的小聪明沾沾自喜的百合女恶有恶报,疯疯癫癫、惨惨戚戚的遗恨终生了。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