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暴风法神 > 第736章 迷之号声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为什么常有人说‘老糊涂’?

    人老了,随着身体机能的下降,很多时候碰上事,会跟年轻的时候有着截然不同的处理方法。

    在杜克穿越前,曾有过这么一个心理学研究。

    一个人如果在三十岁前不去尝试一件他认为很可怕的事情,那么三十岁之后,他有九成的几率不会再去试图尝试。

    比如蹦极。

    出现在杜克面前的安东尼达斯更苍老了,皱纹爬上了他脸颊的每一个角落。一双眼睛尽管还算有神,可是那闪烁的目光告诉着众人他怀疑的态度——嗯,你们洛丹伦人这时候才来,是不是等达拉然跪了,你们好来收果子?你杜克早不来迟不来,阿尔萨斯这边弑父,你那边就赶回来了?

    看到安东尼达斯的目光,杜克的心就咯噔一下。

    人生没有多少个十年。

    十年的岁月,在年轻人的眼里或许一闪就过,在老人的眼里却是无比漫长。

    在来这里的路上,杜克不是没从伊露希亚的嘴里听说洛丹伦大陆的龌蹉事:洛丹伦王国在过去十年为了扩张地盘如何吞并奥特兰克的旧领,泰瑞纳斯为了支持儿子,不分黑白地因为乌瑟尔反对阿尔萨斯屠了孤儿院,而削了乌瑟尔的爵位;达拉然开始玩封闭,拒绝对别国输出法师;斯托姆加德的加林国王乱来;吉尔尼斯玩闭关锁国。

    十年明争暗斗的岁月,足以把联盟内当初一起抗击部落积下来的战友情谊全部消磨掉。

    唯一庆幸的是,南部大陆上暴风王国和卡兹莫丹王国的重建和发展相当好,而且联盟的军事框架好歹保留了下来。

    面对安东尼达斯的诘责,杜克不卑不吭:“卡拉赞被虚空无数的空间裂缝包围着,我也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隙,刚刚才拼命赶回来的。”

    莫格莱尼连忙打圆场:“安东尼达斯阁下,现在不是追责的时候,到底这场灾难是谁的过错,回头我们可以慢慢研究。你们不觉得我们首先要解决的是——那位自称要把整块大陆都变成洛丹伦领土的死者之王吗?”

    杜克也好,安东尼达斯也罢,两人的眼皮都是一跳。

    这可不是精灵那种近乎永生的生命,而是禁忌的死者行走,让一群鬼一样的怪物灭杀所有活人之后,统治世界?

    除了那群想永生想得脑子坏掉的诅咒教派教徒,谁会干这事?

    在生与死之争这个更大的矛盾面前,国与国之间的龌蹉事只能算小矛盾了,如同路边的小石子一样,只能丢一边去。

    安东尼达斯半眯着眼睛,眼角的皱纹蜿蜒而出,他撇了撇嘴:“难道我们要跟那些绿皮怪物联手?”

    除了没经历过第一、二次黑暗之门大战、还同情心爆棚的圣母婊年轻人之外,联盟里不会有谁对兽人有好观感。

    “合作?如果我们无法打倒阿尔萨斯这个亲手弑父的渣滓,我会考虑的。”

    安东尼达斯正想说什么,杜克下一句话把他的脾气给打没了。

    “至少,兽人也算是活人,不是么?难道你想看到,兽人都被天灾军团干掉,然后变成更强的丧尸回过头来攻打达拉然?”

    众人都是苦笑。

    亡灵天灾爆发没多久,作为前线指挥官的众人也算摸索出多少规律了。生前强的家伙,死后也强。

    如果说平民死后变成的丧尸只是战五渣的废物,那么兽人丧尸的战斗力至少有五十。

    现在任由阿尔萨斯宰光兽人,那可真会大事不妙。

    几位联盟大佬对视一眼,立马达成共识了。

    正当号手准备吹号的时候,杜克却道:“吹完我们那个号声之后,用这个号,吹这个。”

    杜克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明显是兽人风格的巨大号角出来。

    “呜呜呜——”

    一开始,联盟这边当然没问题。

    可是联盟方马上就发现不对了,这……似乎是兽人方的号声啊。

    大家把目光投向小山岗上那个吹着兽人巨型号角的号手,真不知道联盟的大佬们搞什么鬼。

    “别看了!指挥这次战斗的是杜克马库斯。马库斯大人的奇谋,是你们能理解的吗?”中层指挥官们呵斥着下面的士兵。

    远隔数公里的中央战场上。

    四位部落英雄跟阿尔萨斯打得不可开交。

    萨尔、雷克萨、格罗姆、奥格瑞姆,这四个部落英雄,放出去绝对都是一骑当千的猛人。

    他们四个围殴阿尔萨斯一个,他们本来自认为怎么都该拿下了。

    死亡骑士最早出现在部落里。作为古尔丹弄出来的怪物,奥格瑞姆多少还是有点儿警惕的,他好歹了解过死亡骑士的技能什么的。

    然而作为巫妖王耐奥祖麾下最强大的死亡骑士,手持【霜之哀伤】的阿尔萨斯之强大,还是远远超过了奥格瑞姆的想象。

    【操纵死尸】不停让周围战死的兽人勇士反过来袭击部落四英雄。

    【邪恶光环】提高附近不死族友军的移动速度和攻击速度。

    最最恶心的是【死亡缠绕】,好多次明明看到已经砸坏了阿尔萨斯的铠甲,甚至是伤到了他的身躯,一个极效【死亡缠绕】上来,立马就是一个围攻的兽人倒下。

    最开始以为这些是施法,奥格瑞姆还让几个新培养的萨满以各种【震击】企图打断阿尔萨斯,后来却悲哀地发现,这是送菜。

    在满地是尸体和活人战场,阿尔萨斯简直是无敌的。

    当然,最可怕的还是那把散发着诡异恐怖气息的【霜之哀伤】,奥格瑞姆亲眼看到,一个被这把魔剑砍死的萨满,死了变成丧尸都不算,连灵魂都被吸入这把邪恶的符文魔剑当中,不得超生。

    奥格瑞姆和格罗姆开始还能以精湛的武艺压制一下阿尔萨斯,谁知道,这个曾经的洛丹伦王子在武道上也是真正的天才。十来个回合之后,已经打得跟奥格瑞姆和格罗姆不分胜负。

    五十个回合之后,倘若没有萨尔的抽冷子攻击,以及雷克萨不时派战宠上来顶住阿尔萨斯的杀招,说不定格罗姆和奥格瑞姆至少要躺下一个。

    这样下去不行!

    就在部落四英雄陷入困局的时候,蓦然听到了一段理论上属于部落的古怪号角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