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暴风法神 > 第14章 再打右脸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在这时候,一堵冰墙蓦然凭空出现在【炎爆术】的射击轨迹上,巨大的火球轰在寒气瘆人的冰墙上,顿时火花四溅,飞溅出来的火苗烧到了白兰度的仆人,直把这些仗势欺人的家伙烧得鬼哭狼嚎。

    一时间,整个旅馆大堂也是一片混乱,其实刚才双方开始争执的时候已经有怕事的家伙先行离去了,但还是有很多渴望看到白兰度倒霉的家伙留下来。结果好了,他们都差点被波及到。

    撞门的撞门,翻窗的翻窗。几秒种后,除了苦逼的旅店店主和当事人之外,全部一哄而散。

    诺顿老头此时才出手,那是有苦衷的。一开始老头本来准备和稀泥的,毕竟暴风城的法师们跟贵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搞太僵就不好了。不同于地位超然、纯粹是探究法术的人类法师圣地达拉然,暴风城的法师往往都在暴风王国里出任公职。

    就他自己都是王家法师团的一员,可看到白兰度早已超越了唑唑逼人,到了发出死亡威胁这个地步,诺顿老头其实已经拿定主意。哪怕杜克不出手,他也要出手收拾法姆*白兰度。

    没想到白兰度居然当着他的面说要干掉他的法师学徒,这简直是当面扇了他一巴掌,他本来要出手的,没想到杜克这个所谓的学徒居然会【气定神闲】这种堪称是bug的神技。

    一愣神的当儿,差点出事。

    如果他诺顿在场的情况下,真被杜克干掉白兰度,那就是震惊王国的大事件了。

    没办法,只好先帮白兰度挡了那个火球。

    看着杜克骤然转头,射来两道杀人似的目光,诺顿老头不由苦笑:这小子居然把我也恨上了。

    正当诺顿老头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忽然发现北郡修道院的卫兵到了。带队的是维里副队长,令人诧异的是,后面还有四个卫兵抬了一个简易担架进来。

    没有多说,维里直接把担架上的盖布掀开。

    白兰度这个废物贵族,何曾见过如此血性恐怖的尸体?

    看到多处被啃得只剩下骨头的血红色人腿骨,“呕!”白兰度当场就吐了。

    维里开口了:“我认得这对名贵的靴子,他应该是白兰度爵士你的人吧?”

    面对维里的逼问,白兰度好不容易吐完,终于点头:“对!他是加斯科!我的仆人,一个盗贼!”旋即白兰度手指一指杜克:“是他杀了我的仆人!”

    杜克冷笑,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竟然被维里打断了。

    “不可能吧!昨晚半夜他离开北郡修道院时被我碰上了,我劝他不要在夜里进入艾尔文森林,他就是不听……结果……他应该是不走运被鱼人袭击了。”

    维里绘声绘色地解释,反而让杜克一愣。

    这时候,他看到转过头来的维里对他眨了眨眼。

    杜克顿时乐了,当即接口:“是啊!这位加斯科先生应该初到北郡修道院吧。一个人,人生路不熟,晚上兴奋不已睡不着,然后不小心逛到了埃尔文森林里,碰上了荤腥不忌的鱼人,结果被吃掉了。”

    法姆*白兰度一听,几乎肺都快气炸了。

    这不就是他编出来,要加斯科去执行的剧本吗?

    一如谁都没办法拿出证据证明是他所为,在有巡逻队队长作证下,他同样无法证明是杜克所为。

    单手捂着脸,白兰度用颤抖的指头指着杜克:“你……你……你……”

    一连说了三个‘你’字,却再也接不下去,一个念头闪过,他旋即道:“那他打了我这事怎么算?侮辱了索拉丁血脉的深重罪孽……”

    “够了!”原本看上去最老成的诺顿老头,蓦然发出一声怒吼,饱含魔力的吼声,没差把旅馆大堂里所有玻璃都震碎。

    他拿起那把放在尸骸边上的匕首,满是皱纹的老手在颤抖着。

    作为一个经验极为丰富的老法师,他怎可能认不出上面的【大脑麻痹毒药】?这东西就是盗贼专门用来攻击法师所用的,被这玩意刺中的法师,会有很大几率在短时间内增加所需的施法时间。

    这东西可不好搞!

    不光昂贵,而且极为稀缺。除了那些非常有钱又十分忌惮法师的贵族们,普通盗贼根本不可能搞到这东西!

    哪怕诺顿是个笨蛋,都知道这次白兰度是如何狠毒,如何阴损了。

    太大意了,还以为有着王家法术学院学徒的名份,白兰度会不敢对杜克出手。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白兰度的丧心病狂。昨晚发生了什么,很清楚了,白兰度派出了这个叫加斯科的盗贼刺杀杜克。不知道为什么杜克逃过了一劫,反杀了加斯科。

    怪不得杜克会如此愤怒。

    任谁差点被杀,都会如此愤怒的。

    诺顿老头的推算基本正确,唯一猜错的就是‘不是差点被杀’,是‘真的被杀了’。

    诺顿老头也怒了,一指白兰度那张尚且完好的脸说道。

    “啊!有蚊子!”

    杜克怎可能不懂?一个箭步上前,左手旋风似的轰上去。

    “啪——”当着白兰度仆人的面,当着守卫队一众队员的面,当着近百位曾被白兰度欺压过的观众的面,杜克又一个巴掌扇上去了。

    可以很明晰看到,白兰度右脸附近的一颗大牙都被扇飞了,带着血丝的牙齿在空中打了好多好多个转,才啪嗒一声掉到一张桌面上,掉落后犹自不停地打转。

    看着站到自己面前,一头白须白发随着强烈的法力波动而鼓起的诺顿,白兰度完全懵了,曾经盛气凌人的双眼只有茫然,与恐惧!

    “告诉你们家长辈,如果被我知道你们再对杜克出手,那么就等着你们的城堡被我一把火烧掉吧。”说罢,诺顿头也不回地走了,走时还一把搭住杜克的肩膀,将杜克拖走。

    几乎是出门,才远远搁下一句:“顺便一提,你今年的法师学徒资格取消了。我就是主考官,我说了算。哪怕麦迪文来也无法让我改变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