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我的明末之旅 > 第一章 崇祯十一年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啊呀!头好疼!”

    张丰感到脑袋一阵一阵的疼痛,此时,自己正躺在床上,盖着那种老式的蓝花薄被,张丰感觉道,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

    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克制一下脑袋的疼痛,张丰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显然,这是一间古式风格的卧室,没有丝毫的现代气息。

    卧室之中,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张桌子,两把凳子等,床是雕花大床,柜子和桌子等也是老式家具,往窗户望去,窗户居然不是玻璃的,而是糊着那种薄薄的白纸,光线从外面透进来,卧室之中光线有一点暗淡。

    “这是哪里?”

    “我应该在医院啊!”

    张丰一阵阵的纳闷,记得自己此前刚参加完一个著名的国际性学术会议,和多国学者进行了当今世界最先进和最前沿科学技术问题的交流,然后乘坐飞机回国,在太平洋上空飞机失事,在自己失去知觉之前,飞机全部解体,这么惨烈的空难,自己居然没有死。

    “不对啊!”

    张丰心中想道,自己如果没有死的话,应该在医院里面,而不是在这样的房间之中。

    心中纳闷,张丰努力的挣扎一下,坐了起来,脑袋上的疼痛似乎轻了几分,伸手摸了摸自己脑袋上疼痛的部位,脑袋上有一个鼓包,还没有消肿,再看一看自己手脚和身体。

    张丰又再次愣着了,一股冷气从尾椎直透天灵盖,毛骨悚然,因为张丰发现,自己的手脚白嫩年轻。

    这是一具年轻人的身体,白白净净,非常的年轻,有没有成年还是一个未知数,根据张丰的判断,这具身体的主人最多只有十六、七岁。

    足足呆了半响之后,张丰才接受现实,自己估计如网络小说所写的那样,应该是穿越了,灵魂穿越,现在成了这具身体的主人。

    既然穿越了,那问题就来了。

    这里是哪里?

    现在是什么年代?

    我是谁?

    想到这些,再看一看的伤势,张丰发现自己的伤主要在脑袋上,其他地方只有几处皮外伤,并无大碍,张丰准备下床走出房间去看一看。

    正准备下床,房间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少年走了进来。

    少年看到张丰,脸色瞬间一变,马上浮现喜色,快步走了过来,惊喜的道:“大哥,你醒了,太好了,我这就去告诉父亲。”

    “我是大哥吗?”张丰心中想道,“还有一个父亲吗?”想道自己以前是一个独子,父母双亲早已不在,顿时,张丰心中涌现出一阵阵的暖意。

    “大哥,你快趟下,王郎中说了,你脑袋上的伤比较严重,需要静养。”看着张丰依言躺下之后,少年高高兴兴的出去了,临出门还不忘将房门轻轻的关好。

    少年,也就是张丰的弟弟张海高高兴兴,再没有刚才进来时的那种苦愁,张海心中想道,太好了,大哥醒了。

    不到一刻钟的光景,张海和一个中年人进来了,显然,这中年人是两人的父亲。

    张远祥进来,看到张丰,马上关切的问道:“丰儿,怎么样,还疼不疼?”

    张丰知道,看情形这中年人就是自己的父亲,见这个突然出现的父亲一脸的关切,满是慈爱,张丰心中一阵微微感动,渐渐接受这个父亲。

    张丰道:“父…父亲,只是脑袋还以一点点疼,休息几天应该会全好了。”

    开口叫对方“父亲”,开始的时候张丰还一点张不开口,但还是叫了出来。

    闻言,张远祥道:“丰儿,太好了!你好好的休息,我等一下再叫王郎中再过来看一看。”

    既来之则安之,张丰很快就接受现实,只是,自己初来乍到,一切情况都不清楚,张丰只能装失忆。

    于是,张丰道:“父亲,我脑袋伤是怎么来的?还有,以前的一切我都不记不起来了。”

    “真的记不起来了吗?”张远祥先是一阵关切,然后一脸愤愤的道:“他们真下得了手,还好,我儿没有大碍了,老天保佑。”

    张丰刚才查看自己身上的伤势,看到有不少的皮外伤,不像是自己摔伤的,而有一点像是被别人打了的样子,现在见自己的父亲这么说,更加印证了自己刚才自己心中的猜测。

    尼玛的,我真的是被人打,还被打成这样子。

    张丰气愤,马上就道:“父亲,我这真是被人打的啊,什么人打的,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说起这件事情,张远祥顿时脸色一变,脸上布满愁云,摇一摇头道:“丰儿,这说来话长,算了,你安心养伤,等一下我去请王郎中过来再给你看一看伤势。”

    算了怎么能行,张丰马上就不答应,被人这么欺负,不找回场子,这不是张丰的性格。

    在后世,张丰虽然早已经是国际工程技术领域的知名人士,一心专研学问和技术,心性收敛了很多,但年轻的时候,绝对不是一个怕事的主,在大学时代更是桀骜不驯。

    张丰急切的道:“父亲,我到底是被谁打的,当时是怎么样一个情况,您一定要和儿子好好的说一说啊。”

    “哎!”张远祥叹了一个气,再次摇了摇头,仿佛这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对方来头很大,自己没有丝毫办法的样子。

    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张海道:“大哥,打你的是徐家老二,哼,我一定要给大哥报仇。”

    说完,张海捏着拳头,一副非常气愤的样子。

    徐家老二?张丰当然一点印象也没有,因为此‘张丰’非彼‘张丰’,已经换了灵魂,只有穿越之前在后世的那一段记忆。

    张远祥见自己的儿子执意要清楚事情的情况,于是,张远祥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张丰终于大致明白事情的经过,张丰暗暗的道:“老子一定十倍找回,不将这个徐家老二打成猪头,老子绝不罢休!”

    见自己的儿子目露凶光,再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张远祥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道:“儿子,你好好养伤,这些事情不用放在心上。”

    安抚一下张丰,张远祥带着张海出了房间,给张丰留下一个安静的养伤空间。

    目前这种情况,张丰也只能安静的养伤,至于报仇神马的,只能暂时记在心中,等养好了伤,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不会放过。

    闲来无事,张丰躺在床上,静静的想着目前的情况。

    自己已经穿越了,这是肯定的,且看样子这是古代,另外,从自己这个父亲的脸上可以看出,目前的处境似乎并不好,似乎面临什么困难或是什么非常棘手的事情。

    平时张丰也没少看网络小说,想到别人穿越不是帝王之家,就是王侯将相之家,直接可以混吃等死,做一个十足的米虫,而自己呢。

    被打了一顿不说,而且处境似乎不妙,不知道对自己有没有什么影响,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凶险。

    想了良久之后,张丰感觉有一点累,精神有一点不振,不知道是因为这具身体缺乏锻炼比较弱,还是因为身上有伤的原因。

    “不行,等伤好了之后,一定要加强锻炼,练就一副强壮的体魄,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正想着这些,房门“吱呀”一身被推开了,张远祥带着一名郎中模样的人进来了,看样子,这就是以前提到的王郎中。

    见状,张丰准备起身,张远祥马上关切的道:“丰儿,你躺下,让王郎中好好的为你看一看。”

    王郎中过来,先是把脉,然后仔细查看一番,最后沉吟一番道:“张老板,令郎脉象平稳,应该已经无大碍,我开几服药,休息几日就会好。”

    闻言,张远祥大为放心,不过,还是道:“王郎中,犬子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不知?”

    王郎中道:“令郎的伤势主要在脑袋,根据我的经验来看,失忆是暂时的,也许,记忆会慢慢的恢复,不过,这需要时间,另外,也许只能恢复部分记忆。”

    脉象平稳,身体已经无大碍,******已经大为放心,至于暂时性失忆,在******看来不是什么大问题。

    王郎中仔细检查一番,开了几副中药,吩咐到药馆去抓药,然后背着小药箱离开,离开之前,王郎中再次吩咐张丰需要静养。

    接下来,张丰的主要任务就是养病,而张远祥则似乎非常忙,不过,只要有空就就会来看一看,满是关切,这让张丰感到非常的温暖。

    养伤的这几天之中,细心的张丰发现,张远祥似乎真的遇到了大麻烦,脸色一次比一次苦愁,只是,每每问起,张远祥只是叹气,并不和张丰说具体情况,可能是不想让张丰担心,影响张丰养伤。

    张海倒是经常过来,通过和自己这个弟弟的交谈,从张海处了解到,这是大明朝,崇祯十一年,自己所在的位置是松江府。

    了解到这些,张丰差点骂了起来,尼玛的,这是明朝末年啊!这是名副其实的乱世!

    唯一让张丰感到有一点欣慰的是这里是松江府,这一带暂时远离战火,在明朝灭亡之前,这里暂时都是安定的。另外,这里距离富庶的苏杭地区也不远。

    同时,张丰想道,明朝末年,我应该做一点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