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我的明末之旅 > 第十七章 打破谣言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中午大家吃得这么好,效果也是立杆见影,饭后大家充满干劲,努力干活,其实大家非常朴质,只要对他好,有一口饱饭吃,大家就为你死命的卖力。

    从保安队员的身上就可以看出来,大家不管是训练还是巡逻,又有很大的不同,眼神之中,对张丰的感激都能看得出来。

    作为队长,王朝勇正在给大家训话,王朝勇大声的道:“红烧肉,白米饭大家都吃了,大家心里有何感想?”

    有人就大声的回答:“东家对我们好,非常好!”

    王朝勇点一点头,大声的喊道:“东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没有说的,誓死效忠东家!”

    “誓死效忠东家!”

    “誓死效忠东家!!!”

    大家的声音洪亮,这么多人一起大吼,这声音就差点传入了附近不远处的车间里面。

    王朝勇大声的道:“对,没错!誓死效忠东家,以后东家要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谁要是稍有迟疑,我第一个不答应!”

    “誓死效忠东家!”

    大家又大声的吼起来,连正在办公室之中的张丰都隐隐的听到了,张丰推开办公室的大门,朝办公楼前站得整齐的保安队员们看了看,心中想道,这个王朝勇真是一个人才。

    ……..

    张家,客厅之中。

    天色微黑,张丰才从纺织厂回来,张远祥就叫住了张丰,看得出来,张远祥这是有事情。

    父子两人在客厅之中坐下,一名下人给两人端来热茶,悄悄的退下,整个客厅之中,只有父子两人。

    张远祥道:“丰儿,今天纺织厂正式开工了,情况怎么样?”

    张丰道:“很好,再过几天,待大家熟悉之后,马上就会进入大面积生产,每天至少也能生产三、五百匹棉布。”

    张远祥点一点头道:“丰儿,从此之后,我们的纺织厂肯定财源滚滚,但有一点,为父还是要提醒你,手头不能太松了,听说你以后准备免费给工人吃午饭,今天中午更是上了红烧肉。”

    张丰点一点头道:“没事,不过不会天天有红烧肉,每十天一次吧,以后粗茶淡饭为主,但我会让大家吃饱。”

    张远祥有一点肉痛的道:“丰儿,粮价估计会上涨,你要控制一点,餐餐白米饭的话,也会将你吃穷去。”

    张丰道:“父亲,这一方面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心里有数。”

    工厂已经基本建立,新式纺纱机,新式织布机,再加上工厂化的生产管理模式,利润可观,即使餐餐白米饭,也吃不穷张丰。

    当然,也不可能餐餐白米饭,张丰早就已经想好了,以后肯定每天免费为大家提供午餐,而且管饱,偶尔白米饭,平时则以糙米饭,粗粮为主,菜肴也主要以青菜为主,偶尔有荤腥即可。

    每天都有饱饭吃,肯定会吸引到很多人,这个时代,很多人还吃不上一口饱饭呢,即使是富庶的松江府地区,也不能人人有饱饭吃。

    待遇好,才能吸引到更多的人,尤其是人才,这一点张丰非常清楚,另外,张丰也不想做一个“万恶的资本家”,更不会一味的压榨大家。

    见张丰说心中有数,张远祥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说下去,张远祥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张远祥道:“丰儿,我和你说一件事情,我已经为你说了一门亲事,过两天随我去女方家下聘礼。”

    啊!!!

    张丰一惊,急忙道:“父亲,我的终身大事,还是自己拿主意,这件事情你不用操心了。”

    张远祥摇着头道:“不行,这件事情必须我为你操办。”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封建社会讲究的就是这些,婚姻都是父母说了算,哪里能轮到后辈做主。

    对于张丰的婚事,张远祥就准备自己做主,见张丰成熟稳重,且也算事业有成,成家立业,在张远祥的眼里就必须提上日程。

    通过媒婆,张远祥已经为张丰说了一门婚事,到了可以下聘礼的程度,见事情成熟,张远祥和张丰这个当事人说起这一件事。

    见张丰反应很大,张远祥微微一惊愕,“丰儿,我为你说的这一门亲事,是钱知事的闺女,听说钱知事的闺女才貌双全,又是二八年华,上门求媒的人几乎踏破了门槛,能说上这门亲事......”

    张远祥滔滔不绝,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意思是能说上这么好的一门亲事,完全就是高攀之类云云。

    知事属于九品,算是一个小吏,在商人地位低下的明朝,一个商人能和一个九品的知事结上亲家,在张远祥看来,真的算是高攀了。

    不过,张丰对此并不感冒,暂且不说一个小小的九品小吏,张丰一个穿越人士,现代思想根深蒂固,自己的婚姻大事自然要自己做主。

    张丰道:“父亲,这件事情暂且打住,现在工厂刚刚成立,事情千头万绪,我的亲事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见张丰语气坚决,又想到纺织厂确实事情很多,张远祥微微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丰儿,这件事情那就暂且放一边,我等一下去回了钱知事。”

    见自己的父亲不再纠缠这件事情,张丰不禁心中一轻。同时,张丰心中想道,官本位思想太重,商人地位低下,自己是不是也弄一个官职呢。

    想了想之后,张丰认为自己不合适,自己的父亲倒是非常合适,于是,张丰道:“父亲,现在我们家也今非昔比,纺织厂也开始投产,为了长远打算,我建议你去捐一个员外。”

    明末,一些有钱的商人,可以捐“员外郎”这么一个闲职,于是,就有了什么李员外,刘员外,赵员外等等。

    虽然只是一个闲职,但也有莫大的好处,士农工商,读书的,种田的,做工的,经商的这四类人,“员外”至少是一个官,社会地位就高不少,若张远祥捐了员外,那以后就是张员外,从最底层的商人成了上层的“士”,官也属于“士”嘛。

    张丰的建议让张远祥眼前一亮,张远祥高兴得道:“丰儿,这事情我看行,我去活动活动。”

    张丰点头,“父亲,需要钱的话找我。”

    现在的张丰,可谓财大气粗,捐一个员外的钱财完全能轻松拿出来。

    明末,捐官买官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何况一个闲职,张丰相信,这件事应该能弄成。

    张丰笑着道:“父亲,那以后我要称呼你为‘张员外’了。”

    张远祥笑骂到:“讨打!”

    两人说说笑笑,刚才亲事的事情似乎忘记到了九霄云外,被抛到了一边。

    ………

    张顺家可谓家徒四壁,一间破瓦房,一家老小全靠张顺一人养活,好在张顺年轻,有力气,以前在城内接一些力气活,也能艰难的维持生活。

    现在,张顺不再接力气活,而是在东方纺织厂上班,傍晚时分,张顺推门进了家门。

    “他爹,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要……”

    以前有传言,去张丰的纺织工厂做事,必须被关在那高高的围墙之内,十天半个月才能回来一次。

    这种谣言,自然很快就会打破,随着今天上班的数百工人下班,大家各自回家,这种低级的谣言很快就会消散。

    张顺挥手打断了自己媳妇的话,“孩子他娘,这些都是谣言,东家对我们很好,我以后每天早上去上班,傍晚这个时候回家。”

    闻言,张顺媳妇心中一轻,高兴的道:“他爹,这太好,我们正准备吃饭,大家一起吃。”

    说着,张顺媳妇端出几个刚煮好的红薯,看这样子,应该是每人一个,旁边,张顺的三个孩子,最大大约八、九岁,最小四、五岁,看到红薯,马上迫不及待的拿着就吃起来。

    看这样子,这三个孩子怕是饿坏了,吃得很急,很香,仿佛这是人间难得的美味。

    张顺眼睛一湿,男儿有泪不轻弹,看到这一幕,张顺的的眼角不可抑制的湿润。

    张顺媳妇拿起最后一个红薯,一掰两半,递给张顺一半,不过,张顺并没有接这一半红薯,而是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包。

    一张黄色草纸包着一包东西,纸包拿出来,饭菜香四溢出,三个正在猛啃红薯的孩子,马上就停了下来,看着这个纸包。

    “父亲,这是什么?好香啊!”

    张顺打开这个纸包,纸包之中是一大包白米饭,还有几块大红烧肉,几根油腻的青菜,久不沾荤腥的三个孩子,马上就口水狂吞。

    张顺媳妇疑惑的道:“他爹,这是?”

    张顺道:“我们东家好,对我们这些苦哈哈太好了,值得我们为他卖命,工厂每天中午为大家提供免费午饭,管饱,这是今天中午我吃剩下的,带回来给你们尝一尝。”

    中午在工厂的时候,张顺没有舍得吃,自己只吃了青菜和一半白米饭,将剩下的小心包好,带了回来。

    看到这一包饭菜,张顺媳妇有一点哽咽的道:“他爹,东家真是一个好人,咱干活不能偷懒,必须为东家卖力。”

    张顺点一点头,“这是一定的,来,孩子们吃这些。”

    “哦,有肉吃喽!”

    三个孩子,一脸高兴,马上就狼吞虎咽起来,看着自己的孩子吃东西,张顺悄悄的擦了擦眼泪,默默的拿起红薯吃了起来。

    吃着红薯,张顺道:“他娘,再过不久我们纺织厂还要招人,到时你也去试一试,要是我们两个都在工厂做事,我想我们的日子就有盼头了。”

    张顺媳妇道:“他爹,我行吗?”

    张顺道:“行,我看你肯定行。”

    自己舍不得吃,将饭菜悄悄带回去的人不少,张丰也接到了杨升海的汇报,对于这件事情,张丰默许。

    大家都不容易,反正也是自己省下来的,带回去就带回去吧。

    从今天开始,随着这数百工人下班回家,不知道多少家有了欢声笑语,多少家见到了久违的荤腥。

    当然,此前的种种谣言也全部被打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