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我的明末之旅 > 第十九章 第二次招聘会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旁边的杨升海大跌眼镜,简直不相信,居然还有人哭着喊着求张丰买自己的棉花,要知道,此前杨升海一直为买不到棉花而担心,一直忧心忡忡,担心无米下锅,担心纺织厂停产。

    不会吧!

    居然真有这样的事情,杨升海敬佩的看了看张丰,心中想道,老板真是神人,居然真有人送棉花上门。

    赵老板苦苦哀求,张丰沉吟一下道:“赵老板,买你的棉花不是不可以,但是……”

    赵老板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马上就道:“张老板,只要您买的棉花,我什么都答应你。”

    看得出来,赵老板是想将自己的棉花早一点出手,越快越好,再不出手,可能估计就比较麻烦了,难道一直捂在自己手里等着下一场大雨吗?

    张丰缓缓的道:“赵老板,你也知道,整个松江府的棉花面临全面崩盘,棉价很快就会一泻千里,我收购你的棉花不是不可以,但只能出这个价,一分五厘银子。”

    正常的棉价,像这种大宗采购,一般是四、五分银子,五分银子一斤算是正常价格,四分银子属于比较便宜,至于一分五厘,几乎从来没有这个价格,算是白菜价。

    张丰是一个商人,自然具有一个合格商人的本色,那就是逐利,不可能出四、五分银子的价格。

    一分五厘!

    赵老板一阵肉疼,当初自己收购并囤积那一批棉花,足足花了两万多两银子,如果现在全部以一分五厘这个价格卖得话,估计只能卖三、四千两银子。

    张丰察言观色,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补充一句道:“赵老板,我可以现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现银和赊账又完全不一样,数千两现银,对赵老板来说还是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张丰又道:“赵老板,整个松江府像囤积了超过二十万两白银的棉花,这其中又以徐顺本囤积得最多,随着徐顺本的棉花打了水漂,引发整个棉花市场崩盘,以后如果有人上门求我买他的棉花,我只能出一分银子的价格。”

    如果棉花的量比较小,也许还能慢慢的零售,慢慢的消耗,但大宗的棉花,动不动数万斤,甚至十几万斤的量,不是这容易卖掉的,必须找一个大主顾。

    而整个松江府,需要棉花,也能大量买下棉花的就只有张丰一个人,张丰不急。

    赵老板想了想,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咬了咬牙,然后道:“张老板,那就一分五厘银子,现银!”

    张丰一笑道:“没有问题,肯定现银。”

    送走赵老板,杨升海才回过神来,敬佩的道:“老板,您真是料事如神,如此一来,我们就不愁没有棉花了,且还都是价格低廉的棉花。”

    张丰心中高兴,点一点头,当初徐顺本联合这么多的织坊老板囤积棉花,想要断了自己的原料来源,哪想天公作美,最后的赢家成了自己。

    有了充足的棉花不说,而且全是白菜价,仅仅低价购进这些棉花,足足让张丰狠赚数万两白花花的银子。

    没有比这来钱更快的!

    张丰真想哈哈大笑一声,爽,事情发展成这样,真爽!

    有了这个赵老板开头,其他手里囤积了大量棉花的织坊老板,纷纷寻上们来,张丰自然大力吃进这些棉花,价格全部都是一分五厘银子。

    短短几天,几万两银子花出去,东方纺织厂的几间大仓库之中堆满了棉花,估计即使达到一千多张织机,这么多棉花,足矣满足好几个月的生产需要。

    ………

    铁匠房之中。

    赵左林正在亲自动手,打造一种新东西,这对大家来说,绝对是新东西,这东西在叫做“游标卡尺”。

    要想零件标准化,具有互换性,必须有严格的尺寸,此前,张丰打造了第一把直尺,刻度毫米制,直尺的精度能精确到毫米。

    按照张丰这把直尺,大家动手打造了很多把这样的直尺,不止是铁匠们,就是隔壁木匠房的工匠们都几乎人手一把直尺。

    现在,赵左林对张丰越来越佩服,几乎到了五体投地的地步,赵左林想不明白,同样是人,张丰的脑海之中怎么有这么多新东西。

    现在,不止是赵左林,其他工匠们也基本差不多,大家渐渐熟悉了毫米制,知道不但有毫米,还有厘米,分米,米等长度单位。

    大家的计数也不再采用“壹、贰、叁”等,而是采用阿拉伯数字,如“1、2、3”等等,大家已经能渐渐熟练使用这些数字。

    大家打造的零件,全部用直尺测量,用阿拉伯数字记录测量值,这样一来,不管是新式纺纱机,还是新式织布机的零件制造就方便多了。

    零件打造多大,多长,大家心中有数,也能测量,还知道合格不合格,这样一来,不但零件标准,组装起来也方便。

    为了测量的更精确,更准确,张丰亲手绘制了游标卡尺的设计图纸,交给赵左林亲自打造。

    还别说,赵左林的技术没有二话说,游标卡尺打造得质量非常不错,现在正在进行打磨,使卡尺更光滑,更直,精度更高。

    “赵师傅,这就是‘游标卡尺’?”

    赵左林道:“每错,这就是东家发明的‘游标卡尺’,有了这个东西之后,我们打造的零件就会更精确,质量更好。”

    “东家真了不起,这么复杂的东西都能想出来!”

    “对,对,要是换成我,绝对想不出这东西。”

    赵左林笑着道:“不要说是你,就是我,我也想不出这东西。”

    打磨光滑,刻上刻度,第一把“游标卡尺”算是出炉了,赵左林兴致勃勃的拿起一件打造好的零件,用卡尺一量,然后就大声喊起来。

    “小李子,你打造的这根滑槽宽了零点二毫米,不合格!”

    “小赵,你的这零件也不合格,长了零点五毫米!”

    “……”

    随着赵左林的声音大声响起,不少人围了过来,大家先是看稀奇,甚至还有人拿着卡尺量量自己打造的零件。

    接着,一阵阵啧啧惊奇声就响起。

    “哇,量的真准,你们看,你们看一看!”

    “这尺子非常好使,我也要一把!”

    “让我看一看,让我也量一量!”

    “啊呀,你们别挤,我的鞋掉了!”

    “……”

    看到大家开始哄抢这把游标卡尺,赵左林摸着自己的下巴想到,自己是不是再打造几把呢。

    ………

    东方纺织厂第二次招聘会明天就要开始了,早在数天之前招工的告示就张贴出去了,整个松江府的老百姓几乎都知道这件事情。

    随着第一批工人上班已经超过十天,以前的一切谣言纷纷打碎,大家知道,去东方纺织厂上班,不但每月能赚一两银子,而且中午有一顿饱饭吃,每月还能休息四天。

    这样的好事情,上哪里去找?

    很多老百姓摩拳擦掌,大家都想去东方纺织厂做工,成为一名光荣的纺织工人。

    纺织厂外面,不远处的一块大空地上,杨升海正带着数人在做准备工作,为明天的招聘做准备。

    张家这块面积数百亩的空地,建设了占地一百数十亩的东方纺织厂之后,大约还剩一半的面积暂时空着,这么大的地方,正好用来做招聘会的现场。

    东方纺织厂的第二次招聘会即将举行,张丰寄予厚望,杨升海等在忙碌,而在城西一处宅院之中,这里确不同寻常。

    松江府,城西。

    这里外表看起来似乎是一处平常的大宅院,但是细心的人会发现,这里场面有人站岗,大门一般也不会打开,显得比较森严。

    知道底细的人知道,这里是青龙帮的总部,也是老巢,此刻,在宅院之中的大堂内,正一帮人,袁三赫然在列。

    坐在最上手为一个独眼,脸上一道疤痕一直延伸到嘴角,非常的可憎,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狠角色。

    独眼为江湖人称“独眼青龙”,也是青龙帮的创始人,也是老大,帮主。青龙帮可不是善茬,收保护费,放高利贷,开妓院,同时还干一些杀人放火,绑架勒索的勾当。

    上次,袁三吃了大亏,张丰也彻底将青龙帮得罪,这一段时间青龙帮一直没有动静,原来是有大动作。

    “独眼青龙”有一个做事原则,不做则已,一旦做了,则一定要给对手致命一击,不给对手翻身的机会。

    “老二,人手准备得怎么样了?”

    青龙帮老二肖军辉五短身材,一身短打,看上去非常的精干,脸上还有几分若有若无的笑意,不过,这不是一个简单角色,以心狠手辣著称,手上的人命没有十条,至少也有五条。

    这才是杀人不眨眼的角色!

    肖军辉道:“帮主,已经聚集了两百帮众,家伙也准备好了,这次大家全部带武器。”

    袁三道:“帮主,这次一定要将那个‘东方纺织厂’拆了。”

    独眼青龙道:“不但要拆了东方纺织厂,还要将那个张丰结果了。”

    说完,独眼青龙做了一个杀人的动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