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我的明末之旅 > 第三十四章 谭益先的担忧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典型的三段式射击法。

    所谓三段式射击法,就是把队员分成3组,开始第1组站前面射击,完了退后并填药;第2组上前并射击,完了退后填药;第3组上前并射击,完了退后填药。到了第3组射击完了,一般第1组火药都准备好了,所以可以再上前射击了,就是这样周而负始。

    这样一来,就能形成持续火力,在没有自动武器之前,使用射击效率相对较低的火枪,采用三段式射击自然是最好的最先进的射击方式。

    一阵枪声响起之后,一班完成射击然后退后,二班向前射击然后退后,再就是三班上前进行射击再退后,一班已经完成装药,再向前射击。

    这样射击训练,持续了两轮,也就是每一名战士打了两枪,负责指挥训练的少尉排长,见大家动作相比昨天又要熟练一些,速度又快了一分,不禁满意的点一点头。

    “停止射击,大家都去看一看自己的射击效果。”

    说完,这名少尉将指挥刀回鞘,带着大家走向前去,走到那一大片稻草人之前,检查射击效果。

    刚才射击的战士们也背着火枪过来,大家看到这些稻草人的情况,不少人一脸的难以置信。

    “我的个乖乖,这几个稻草人都打得稀烂了。”

    “这要是打在人身上,那绝对死翘翘了。”

    “你们看这个,子弹穿过前面的那个稻草人又将后面这个稻草人打了一个洞。”

    “……”

    大家非常惊讶于火枪的威力,尤其是这三段式射击法,这种持续不断的射击,大家既震惊又佩服。

    “这个三段式射击法,非常不错,谁想出来的,简直就是天才。”

    “听说是总兵大人想出来的。”

    “啊!是总兵大人想出来的,真了不起。”

    “不但三段式射击法是总兵大人想出来的,我们的火枪,我们的军服,以及王排长手上的指挥刀,这些都是总兵大人设计的呢。”

    有人爆了猛料,待大家知道这些都是张丰设计的之后,不少人心里就有了微妙的变化,张丰的形象也在大家的心中渐渐的高大起来。

    三段式射击法,完全是开创性的,有了这种射击方法,火枪就有用武之地,尤其是在冷兵器时代,完全是领先性的。

    本来,张丰今天准备来看一看大家的射击训练,刚出门,在自己家门口就碰到了一名公差。

    显然,这名公差是特地来找张丰,看到张丰,马上就追了过来,急忙道:“张总兵,知府大人有请。”

    张丰是正儿八经的松江府团练总兵,尊敬张丰的人,客气的喊一声“张总兵”,当然,更多的人还是喊张峰为“张老板“,毕竟团练总兵不是真正的总兵,也没有什么权利,也不算正式的官职,更没有品级。

    张丰停下脚步,疑惑的道:“知府大人回来了?”

    松江知府谭益先几个月之前上京面圣,前几天正好回来,谭知府上京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张丰,这才回来几天,谭益先听得最多就是张丰以及张丰的事迹。

    稍稍一了解,谭益先就惊讶得不行,没有想道,自己离开松江府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张丰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前几天更是大规模的招兵,在小青山还建立了一座大军营,这就让谭益先再也坐不住了。

    在京城的时候,谭益先听得最多就是流寇造反,李自成,张献忠等等,谭益先心中想道,这个张丰又是招兵,又是建军营,这不是想造反吧。

    心中有这样的顾虑,谭益先就觉得自己有必要召见一下张丰,好好的敲打一番,这不,一大早就派了一名公差上门,将张丰叫了过来。

    知府府衙,后堂。

    这名公差带着张丰到了这里,这名公差还算客气,“张总兵,您先坐,我去禀告知府大人。”

    张丰坐了下来,摸一摸下巴,心中想道,得,对方是知府,正四品官,自己一个团练总兵,只能耐心得等。

    大约等了十几分钟,张丰听到一阵动静,心中想道,应该是知府过来了,果然,刚才那名公差陪着一名穿着官服的中年人过来了,中年偏瘦,脸色也比较白净,只是脸上有几颗芝麻大小的麻子。

    “张总兵,这是知府大人。”

    张丰起身,行礼道:“谭大人,您好,我是松江府团练总兵张丰。”

    谭益先示意张丰坐下,然后挥退刚才那名公差,谭益先也坐了下来,端着热茶轻轻的喝了一口,然后才慢条斯理的道:“张老板,如果我们记错的话,你还是东方纺织厂的老板,也是东方肥皂厂的老板。”

    张丰的长远打算是成立“东方集团公司”,以后将开设的工厂都将冠以“东方”的字样,如“东方xx厂”。

    肥皂厂刚刚挂牌,很多厂房还在建设,但肥皂厂大门已经建好,更已经挂牌,肥皂厂为“东方肥皂厂”,估计再过一个月就会正式投产。

    张丰点头道:“谭大人,您还真了解我,没错,我是这两家工厂的老板。”

    谭益先道:“张老板,虽然你的动静有一点大,但并没有违法,所以纺织厂和肥皂厂的事情我不想过问,但有一条,税费必须按时如实上交。”

    张丰连忙道:“一定,一定按时如实上交。”

    明朝的赋税并不重,商业上的税费更是少得可怜,三十分之一的税费,让张丰都差一点笑醒,这一点税费,张丰从来就没有想过偷税漏税。

    两人聊了几分钟,谭益先稍稍问了张丰一些无关紧要的情况,然后,谭益先的话锋就一转。

    谭益先正色的道:“张老板,承蒙圣恩,我上京面圣,圣上对松江府很是赞誉,赞誉松江府的老百姓安居乐业,不像其他地方那样民不聊生。”

    张丰没有做声,心中想道,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

    谭益先说这些自然是有目的的,果然,马上就道:“张老板,不知你是否听闻,张献忠部已经招降,李自成部遭官军围剿,损失惨重,仅余十八人,目前去向不明。”

    张丰疑惑的道:“谭大人,这些事情我有耳闻,只是不知道,您和我说这些是干什么?”

    这些事情,张丰也不是耳闻,张丰知道历史的大方向,崇祯十一年(1638):张献忠部接受明军招降,李自成部遭明军围剿,损失惨重,仅余十八人。农民军势力一时低沉。同年,清军犯境。

    崇祯十四年(1641):正月,李自成部复振,攻克洛阳,杀福王朱常洵。

    崇祯十五年(1642):新年,揖拜阁臣,再图振兴。二月,李自成部在襄城大败明军,杀陕西总督汪乔年。三月、四月,松山等城相继破,洪承畴被俘,降清。五月,李自成部三围开封。七月,皇贵妃田氏病故。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1644年4月25日):京师陷落,崇祯自缢殉国。

    张丰知道历史的大致走向,现在的农民起义只是暂时陷入低潮,现在,谭益先这么说,张丰自然不会反驳,自然更加不可能能告诉谭益先,农民起义只是暂时进入低潮,明朝的灭亡不可避。

    张丰只是微微点一点头,听谭益先继续说下去。

    谭益先道:“张老板,我是要告诉你,在目前这种大形势下,造反是没有前途的,谁想造反,谁就会被扼杀在摇篮之中,连张献忠部都已经招降了,李自成部更是全军覆没,张老板,你不会认为你比张献忠、李自成之流还强吧。”

    这是谭益先的敲打,也是警告,谭益先这么做,就是担心张丰心里有那样的念头,要将张丰的这种念头掐灭。

    谭益先才上京面圣,得到了表扬,谭益先可不想看到自己的治下有人造反,即使这种造反谭益先自问有能力快速剿灭。

    张丰马上就明白了谭益先的意思,张丰马上就笑了,张丰道:“谭大人,您言重了,我怎么会造反呢,我只是一个团练总兵。”

    张丰想一想继续道:“这个团练总兵还是我捐的,上面不会下拨一兵一卒,所有的武器装备,所有的粮饷我必须自筹,这些要花费大笔的钱财,需要雄厚的财力,我不可能拉起上万的队伍。”

    要想起事,一般人看来,没有上万人的队伍想都不要想,谭益先也是这么想的。

    张丰又补充道:“谭大人,整个松江府,老百姓安居乐业,谁又会造反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