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我的明末之旅 > 第四十五章 立威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注:无第四十四章,但剧情没有跳跃,不影响大家阅读。

    …………

    张丰看到来人,脸上不禁浮现出戏谑的的表情,心中想道,看来这个孙厚林和徐顺本的关系真的很铁,这么快就带着人过来了。

    孙厚林气势汹汹的过来,厉声的道:“张丰,你这是要怎么样?想造反吗?”

    张丰并不怕孙厚林,张丰冷冷的道:“我造不造反不是你一个小小的捕头说了算,你来了正好,我们之间的老账今天也该算一算了。”

    说完,张丰拿出了自己的火枪,一手一只,这是两支短枪,长不过一尺,当然也是燧发火枪。

    孙厚林见过火枪,见过那种火绳枪,以为张丰等人也是火绳枪,并不害怕,孙厚林知道,火绳枪要点火,还不如自己的刀剑好用,孙厚林手里拿着刀,那一众捕快也拿着刀。

    张丰见孙厚林并不害怕,不禁心中笑道,等一下见识了这短枪的威力就有你哭的时候。

    徐二宝这个白痴更是嘲笑起来,“哈哈,拿这么一支破枪出来吓唬人啊,火折子都没有。”

    张丰淡淡的道:“姓孙的,你说我这支枪要不要火折子。”

    孙厚林仔细的看了看张丰手里这支火枪,发现和此前自己见过的火绳枪确实不一样,但不用火折子点火的火枪,孙厚林还真没有见过。

    这个时代,哪里有燧发枪,张丰手底下装备的燧发火枪是独一份,除了这一家,再无分店。

    孙厚林道:“张丰,不要拿这么一支破枪出来晃,我告诉你,这次是私闯民宅,我要将你抓回去。”

    张丰冷笑着道:“姓孙的,你以为这次还能像上次一样,我说了,这次咱们之间的老账该算一算了。”

    说完,张丰拿枪对准了孙厚林,这个孙厚林必须杀,背地你不知道干了多少坏事,张丰已经动了杀机。

    张丰道:“姓孙的,你这枪不用点火,你信不信。”

    孙厚林看到这黑洞洞的枪口,心中有一点莫名害怕,厉声道:“张丰,你疯了吗?我是松江府捕头,你敢动我,你不怕杀头。”

    “谁能杀我的头,我杀别人的头还差不多。”张丰一把边说着,一边用枪对准了孙厚林的膝盖,距离不到一米。

    “砰!”

    除了王朝勇和警卫排的战士,其余的人都吓了一跳,显然被开枪的声音吓到了。

    随即,看到孙厚林倒在地上惨叫,一支膝盖被打烂,鲜血淋漓,一些人脸色有一点发白,尤其是徐顺本,徐二宝等人。

    那些捕快先是呆了呆,简直不敢相信张丰敢动手,待反应过来之后,大家纷纷拔刀,王朝勇见状,拿出自己的短枪,对着天上就是一枪。

    “砰!”

    又是一声枪响,枪响过后,王朝勇大声道:“谁乱动,我就打死谁!”

    “不许动!”

    “不许动!!!”

    “……”

    警卫排的战士们,端着火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这些捕快,看到这么多火枪,加之刚才见识了火枪的威力,这些捕快真不敢动,有人甚至悄悄的缩了缩。

    张丰很满意场面被控制,看了看倒在地上惨叫的孙厚林,张丰知道,孙厚林的这条腿算是废了。

    回头,张丰又走向了徐二宝,看到张丰拿着枪走过来,徐二宝吓的尿都出来了,一边后退,一边哭着求饶:“张丰,张大哥,不,张大爷,您饶了我吧,求求你了。”

    张丰冷冷的道:“杀人偿命,既然姓孙的不抓你,那我就代劳了,这一条小命我要了。”

    说完,张丰拿起短枪,对着徐二宝扣动了扳机。

    “砰!”

    粗大的铅弹高速飞出,打进徐二宝的胸膛,差点将徐二宝打一个对穿,徐二宝倒在地上,抽了几下就不动了,一枪毙命!

    “你,你,你……”

    徐顺本指着张丰,口吐鲜血,缓缓的倒了下去。

    张丰看了看徐二宝,看了看徐顺本,挥手道:“收队!”

    以前,张丰有一点缩手缩脚,思前想后,现在的张丰完全不一样了,使用雷霆手段,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徐家完了,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从今天开始,张丰向整个松江府的人宣示,从此以后,我张丰就是整个松江府的王,谁敢和我作对,老子一枪轰碎他。

    张丰这么做,看似鲁莽,后果很严重,其实,张丰是认真考虑过的,张丰的理想很远大,要做一番大事业,如果不立威的话,很多事情都不好开展,甚至可能还会被一些人欺负到头上。

    当然,这立威可能是付出代价,惹上麻烦的。

    ………(分割线)……

    知府衙门。

    谭益先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孙厚林一条腿被打废,徐二宝被打死,谭益先很快就接到了汇报。

    事情并不复杂,稍稍调查之后事情就更加的清楚,在府衙后堂,谭益先和高殿柱两人正在商议这件事情。

    谭益先脸色有一点严肃,缓缓的道:“高大人,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说实话,高殿柱和张丰的关系不错,有意为张丰说好话,高殿柱沉吟一下道:“知府大人,这件事情有很多缘由,如果不是徐二宝太嚣张打死人,如果不是孙厚林包庇徐二宝,事情也许不会这样。”

    谭益先道:“事情毕竟已经这样了,且还死了一个人。”

    高殿柱道:“知府大人,反正这个徐家基本上全完了,不如将大事化小,一切罪责全部推到徐家身上,您看怎么办?”

    谭益先马上就反对,“不行,这绝对不行,这个张丰太嚣张了,公然打死了人,我要严办他。”

    高殿柱苦笑着摇了摇头,“知府大人,如果是一般人您要严办他没有一点问题,但张丰不一样,先不说他是团练总兵,手底下有几百号人……”

    谭益先挥手打断道:“区区几百号人又怎么了,难道他还想造反不成?”

    高殿柱道:“知府大人,造反倒不至于,但张丰手底下这么多人,我们要严办他很难,另外,张丰不只是团练总兵,他还开了纺织厂,肥皂厂,很多大商人都是和张丰一条线上的……”

    高殿柱耐心的做了详细的分析,分析了利弊,听高殿柱分析完之后,谭益先脸色有一点难看,在后堂大厅走来走去。

    以前,谭益先还没有意识到,以为在自己这个知府面前,张丰一个商贾,即使再加上一个团练总兵,再怎么也不够看。

    但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即使知道张丰杀了人,但要处理张丰,谭益先发现很棘手。

    正当谭益先在为难的时候,一名公差走了进来,汇报道:“知府大人,张老板求见。”

    张丰来了吗?

    谭益先一愣,然后道:“快让他进来。”

    真是张丰来了,张丰进了府衙后堂,看到谭益先和高殿柱,张丰的姿态放得很低,脸上还带着微笑。

    张丰进来就抱拳,满是歉意的道:“谭大人,高大人,我特地向两位大人请罪来了。”

    谭益先显然还在气头上,没好声气的道:“张老板,你哪有什么罪。”

    高殿柱态度就不一样,笑着道:“张老板,来,请坐,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嘛。”

    张丰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没有必要得罪谭益先,现在这个时候姿态低一点并不吃亏,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

    张丰含笑着坐下,将徐二宝如何指使别人偷自己的飞梭技术,如果打死了自己纺织厂的员工,孙厚林如何包庇徐家,自己为自己的员工伸张正义,含怒打死了徐二宝等等,张丰将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谭益先以为自己对事情算是比较了解的,听张丰这么一说,心中诧异,居然还牵扯到这么多的东西,张丰杀了徐二宝,教训了孙厚林,仿佛一切都是为了正义。

    高殿柱见谭益先脸色缓和,高殿柱连忙为张丰说话,高殿柱道:“知府大人,原来事情是这样的,这个徐二宝真该死,另外,我以前多少都听到过孙厚林的一些不好传闻,看来这个捕头我们必须要换掉了。”

    张丰显然准备很充分,拿出一大叠资料道:“谭大人,这些是我收集的关于孙厚林的罪证,您看一看。”

    接过这些东西,谭益先看了起来,稍稍看了之后,谭益先愤怒的道:“没有想道孙厚林是这样的一个人,高大人,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处理。”

    这样一来,孙厚林不但被打断了一条腿,而且被撤掉了捕头的职务,抓入了天牢,抄灭了家产,听说最后死在了天牢里面。

    张丰轻而易举的搞掉孙厚林,然后趁机表态道:“谭大人,您放心,现在虽然我手底下有几百人,但是我一定在谭大人的领导下,听从谭大人的吩咐,忠心为谭大人办事。”

    这个表态很重要,另外,这样的表态,张丰又不吃亏,因为张丰暂时还真没有想过造反,张丰的近期打算就是好好发展,努力办实业,努力练兵,增大自己的实力。

    果然,张丰这么一表态,谭益先的脸色就好多了,谭益先欣慰的看了张丰一眼,然后道:“张老板,我要纠正一下,不是为我办事,是为朝廷办事,为皇上办事。”

    张丰赶紧道:“对,对,为朝廷办事,为皇上办事。”

    张丰知道,谭益先这一关算是过了,不会再找自己的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