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我的明末之旅 > 第五十一章 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闻言,张丰先是一阵惊愕,随即,张丰就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张丰大声的道:“陈排长,马上集合警卫排!”

    “是!”

    陈天宝大声回答,然后一个标准的向后转,跑步出了议事大厅,张丰看着陈天宝离去的背影,张丰心中想道,来者不善啊!

    张丰起身,朗声的道:“王营长,我们去会一会卫指挥使司的人,看一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王朝勇气愤的道:“他们翻了天了,居然硬闯我们团练总兵府,找死,看老子不崩了他们。”

    王朝勇天不拍,地不拍,对张丰又非常的忠心,听到这样的事情,哪里还忍得住,一手一把短枪,随着张丰气势汹汹走了出去。

    团练总兵府大门进来就是一个大院,大院之中,几名战士端着枪,正对着那一拨人,大声的喊道:“你们再往前我们就开枪了!”

    无奈,对方人很多,估计有近百人,对方根本就没有将这几名战士放在眼里,还是直接往前冲。

    张丰已经看到了,领头的是一名太监,正扯着公鸭嗓子大喊大叫,“咱家奉命前来捉拿张丰,其他人等全部散开。”

    场面闹哄哄的,剑拔弩张!

    张丰也是一手一把短枪,快步走过来,对着天上就是一枪,“砰”的一声枪响,震耳欲聋,很多人都吓了一跳,当然,闹哄哄的场面也顿时安静下来。

    张丰向前,厉声的道:“什么人擅闯团练总兵府,不想活了!”

    领头的太监正是小德子,仗着自己是卫指挥使司监军赵广才的人,小德子除了被刚才的枪声吓了一跳之外,看到张丰,并不害怕。

    小德子倨傲的道:“你就是张丰?”

    张丰朗声的道:“我正是松江府团练总兵张丰,你们是什么人?”

    一名百户模样的军官大声道:“我们是卫指挥使司的,奉赵公公的命令前来捉拿你。”

    小德子更是扯着公鸭嗓子,指着张丰,厉声的喊道:“拿下,给我拿下,将他给我拿下带回去。”

    顿时,几名官军就向前,准备捉那张丰,站在张丰身后的王朝勇,哪里能容这几人近身,一手一支短枪,抬手就是两枪。

    “砰、砰!”

    “哎呦!”

    “哎呦!疼死我了!”

    顿时那两向前来拿人的兵丁倒地,倒在地上一阵阵惨叫,这是因为王朝勇手下留情,并没有打中要害,不然,足矣一枪击毙一个。

    这不是火绳枪,也不是三眼铳,而是燧发枪,不用点火的。

    顿时,很多人都看向王朝勇手里那两支还在冒着烟的短枪,这些人虽然是官军,但基本没有上过战场,平时训练也稀松平常,若论战斗力,三流都算不上。

    就这么两枪,很多有就有了怯意,担心自己被一枪打死。甚至有人还往后悄悄的退了退。

    小德子也怕死,但看到自己人多,硬着脖子,扯着公鸭嗓子喊道:“大家别怕,他们人少,我们人多。”

    正这么喊完,陈天宝带着警卫排的战士到了,大家一来就将枪口对准了这些官兵,其中小德子是重点照顾对象。

    警卫排的战士都是老兵,纪律性很强,动作整齐,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杀气,看到数十支火枪对着自己,这些官兵怯意更盛。

    这些人的表现,张丰完全看在眼里,嘴角微微上翘,浮现出淡淡的冷笑,张丰对太监没有什么好感,看这个领头的太监就更加不爽。

    张丰几步向前,一支短枪顶住太监小德子的脑袋,狠狠的道:“居然带人到我的地盘闹事,信不信我一枪轰碎你的脑袋。”

    被枪口顶住脑门,小德子显然怕了,战战兢兢的道:“你…你敢,我…我是赵公公的人,我背后是赵公公。”

    张丰冷笑,张丰已经知道了,青龙帮的背后保护伞就是赵广才,或者说,青龙帮是赵广才养的一条狗,现在,这条狗被张丰打死,赵广才就跳了出来。

    另外,这个赵广才也太看得起他自己了,以为自己是监军就了不起,还想将张丰拿下,做他的白日梦。

    不说赵广才还好,小德子一抬出赵广才,张丰就动了杀机,必须给赵广才一点颜色看看,不然,还真以为我张丰是泥捏的。

    张丰狠狠的道:“你这个死太监,回去告诉你的主子,老子迟早收拾他,另外,你带人冲进我们的团练总兵府,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小德子真的怕了,太监本来就怕死,现在被枪口顶着脑袋,张丰又这么说,小德子意识到,自己怕是没有好果子吃。

    小德子上下的牙齿打架,颤抖着道:“你…你想怎…怎么样?”

    “怎么样。”张丰冷笑,“老子要你一条腿。”

    说完,张丰拿着短枪对着小德子的膝盖,果断的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一枪将这个死太监的膝盖打碎,血肉模糊,小德子惨叫,叫声比杀猪还难听。

    这些卫指挥使司的官兵吓呆了,牛人,这绝对是牛人,明知道这是赵公公的人,还一枪将小德子的膝盖打得粉碎,太牛了!

    当然,这些人也更加害怕,担心自己成为下一个被打碎膝盖的人,有人甚至又悄悄的往后退了几步。

    张丰看到这些人样子,心中想道,还是官兵呢,就这熊样,难怪明军会被清军打得溃败,难怪明朝会灭亡,这样的军队,明朝不灭亡才怪。

    张丰凌厉的眼神从这些人身上扫过,不少人莫名的一颤,张丰厉声道:“给老子滚,回去告诉你们的那个死太监,要他给老子老实点,不然,老子不介意连他也一块儿收拾。”

    “滚!!!”

    听到“滚”这个字,这些官兵居然有一种如蒙大赦,回头就走,甚至有人是抢着跑的,害怕自己跑慢了而被打一枪。

    “将这几个人带走,不要弄脏了我的地方。”

    这些人只顾逃跑,地上躺着的人也不顾,张丰这么一喊,才用几人将这几人拖走。

    看着这些人全部走了,王朝勇佩服的道:“老板,你真牛气。”

    张丰已经想清楚了,在这明末乱世,拳头大才是硬道理,你和他讲法律,那是没有用的,只用用拳头将他砸趴下,他就老实了。

    这个“他”,第一个就是赵水泉,在剿灭青龙帮之前,张丰还有一点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现在,青龙帮被彻底剿灭,张丰的心境也有小小的变化。

    老子有枪杆子,我怕谁!

    虽然只有七百多人,加上正在训练的新兵也只有两千人,但张丰豪气冲天,赵广才又怎么样,背后是朝廷又怎么样。

    大明朝糜烂,张丰不相信,这么一点事情朝廷会派重兵剿灭自己,另外,张丰自认,自己也没有造反,朝廷不会闲得蛋疼,派军队过来剿灭自己。

    ………

    松江府卫指挥使司。

    看到自己派出去的人灰头土脸的回来,小德子还被打残了一条腿,赵广才大怒,狠狠的将杯子摔在地上。

    “谁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太监小德子完全成了一条死鱼,自然没办法回答赵广才的话,那名带队百户战战兢兢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赵广才扯着公鸭嗓子,恶狠狠的道,“岂有此理,太可恶了,太嚣张了,张丰,这次如果不弄死你,我跟你姓。”

    发了一通脾气,摔坏了几件东西之后,赵广才道:“去,去将谭指挥使给我请过来。”

    ………